“史雨辰,你個叛徒!還敢回來!?”王一涵不屑的臉上開始變得慌亂起來。

聽到王一涵的叫罵,史雨辰回過頭,狂笑開口:“呵呵,誰告訴你老子是叛徒?我最多算臥底,而你這個連衣服都穿不上的廢物帝者,才是真的叛徒!”

“你!”王一涵的臉羞紅起來,趕緊用手臂擋住被毛子銘力量撕爛的衣服,史雨辰懶得看她,走向毛子銘,他現在的首要目的是奪取天道。

毛子銘看著一步一步走來的史雨辰,開始恐慌,自已該怎麼辦,難道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嗎?史雨辰這個逼雖然捱打沒夠,但是確實不是王一涵之流能比的。

“毛子銘,梵帝和李念是錯的,他們太蠢了,只有我能救你們,讓我殺了你吧。”史雨辰手中詭異浮現,形成一把大黑刀。

“王一涵!廢物東西!別讓他奪走那血肉!阻止他啊!”劉派的聲音在王一涵腦海中響起,王一涵咬牙站起,化為一隻烈焰不死鳥殺向史雨辰。

史雨辰一把抓住極速飛來的王一涵的鳥嘴,任憑火焰灼燒,不痛不癢,這就是初期大帝和大乘大帝的區別,奪走了毛子銘的血肉天道,他就會成為梵帝一樣的無上大帝。

隨著史雨辰狠狠一用力,王一涵化為人形,而握住的鳥嘴變成了頭髮,此刻的王一涵狼狽不堪,史雨辰甩開手臂,死死抓住王一涵的頭髮,把王一涵當溜溜球轉。

“可惡!”王一涵從沒有感到過這麼屈辱,大滿劍仙訣!被高速旋轉的王一涵伸出一根手指,一道金光射出,那金光形成一道劍氣,如同山的壓力朝著史雨辰射去,但是史雨辰只是一歪腦袋,躲過了這一招,遠處的一座高山,直接被削掉一大塊岩石。

也就在這一瞬間,毛子銘大笑:“傻逼史雨辰!老子走了!”大天道開啟,毛子銘跑了,而地點也很牛逼,竟然是梵帝的老宅,俗話說得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周旭得知王一涵遇害,肯定去幫忙了,那廢物爆帝,奈何不了自已。

毛子銘回到爆帝的身邊,立刻用九千嬰鬼抵住了爆帝的腦袋:“別亂動!”而爆帝身後的張婷,早就已經不行了,被帝器傷得嚴重,毛子銘隨手一揮,一元劫斬擊,將張婷劈成兩半。

- - - - - -

史雨辰看著用大天道逃跑的毛子銘,氣的那叫個渾身顫抖,停下了旋轉王一涵,擰笑開口:“你不是喜歡阻攔本大帝嗎?那本帝就陪你個廢物玩個夠!”

說完後,史雨辰一腳就將王一涵踢飛出去,王一涵被踹飛幾十米落地,下一秒,史雨辰直接踩在了她的身上,踩在了白花花的那裡,踩的王一涵喘不上來氣。

“可…可惡啊!”王一涵噴出一口血,她只是一個初期大帝,並且還是剛剛晉升,境界不穩固,史雨辰在帝位不知道呆了多少個歲月了,他可是在那五天帝之後就出現的人物,並且就在前段時間,據說史雨辰晉升到了大乘。

帝者分為:初期、中期、圓滿、大乘和無上。兩字之差天壤之別,當初中期的十七抬手就能吊打初期的滿大人,滿大人運用幾個世界的氣運才打平十七。

梵帝乃是無上帝者,面對十多位中期、圓滿的大帝即便有著天殺誅仙陣的剋制,也可輕鬆應對,並且大乘帝者也有強弱,遠古時期只有軒和和老龍是無上帝者,太一黎貪和祝融只是大乘,單數他們的手段之多,離無上之差一步,故此哪怕面對上軒和也無懼,史雨辰現在的力量,在大乘中,算強的。

“哼,你就是個廢物,殺你我都髒了手,叛徒!”但史雨辰還是舉起了手,手中詭異浮現,他要弄死王一涵了。

也就在這時,一根金色戰矛極速射來,天崩地裂,史雨辰轉身躲過,一個身穿金色戰甲的男人來到了史雨辰身後,一拳打出。

史雨辰沒有硬剛這一拳,哪怕眼前之人只是中期大帝,但是他不可能是自已來的,就在史雨辰還未落地之時,亮皇的秩序神鏈將衝向史雨辰,史大帝料事如神,猜到了這一擊,手中早就出現詭異凝結成的大黑刀,幾個翻轉,完美落地,秩序神鏈崩碎。

“呵呵,史雨辰,沒想到我們這裡面的叛徒竟然是你啊。”劉派緩緩走了上來,他早就恢復好了,因為破爛帝和鬥帝死後石頭帝沒什麼用了,他的詭異就被劉派直接吸收了。

史雨辰用大黑刀指向劉派:“呵,劉派,別說沒用的,你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全靠本神巫,不然你早就被那四個五行陰陽家吃的渣都不剩了!”

“呵呵,相互利用罷了,你是大乘,我也是大乘,來拼一拼吧。”劉派大笑,身上詭異升起,化為無數鬼骷髏,衝向史雨辰,史雨辰反覆躲開,閉上眼,劍隨心意,史雨辰的長劍從神魂中飛出,此劍名為大魔天劍,大魔天劍動了,震盪的詭異斬擊將大地分割,劉派快速躲開。

可是劉派的戰鬥技巧和他史雨辰比,簡直太少了,史雨辰是在這天下,活的最久的強者之一,何況劉派的詭異天下,是自已打下來的,怎麼和他鬥?

史雨辰預判到了劉派會跳開,在斬出這極快的一擊之後,就快速朝著劉派起跳方位射出一道微小的劍氣。

果然,劉派跳起,本來這一劍是瞄準眉心,直接射穿神魂,但是偏偏歪了一點,沒射中,劉派的臉被劃爛,留下一道血痕來。

“可惡啊!你果然變強了!”劉派說道。

“呵,你以為我很菜?梵帝不出誰能攔我?!”史雨辰張狂。

“一起上!”劉派大喝一聲,亮皇和土申還有王一涵一起衝上史雨辰,史雨辰抬手,太一一脈修士的傳統巫術,影地牢,亮皇腳下岩石崩碎,散發著巨大的威能,岩石變得柔軟如同影子一般纏繞住亮皇和王一涵,土申反應快跳起才逃過一劫。

史雨辰和劉派拳對拳,轟鳴聲響起,兩人皆倒退出去,巧妙一招就化解了四人圍攻,妙不可言。

土申身後五條血手探出,纏繞詭異和血地煞,兇猛的朝著史雨辰抓來,史雨辰看都沒看,詭異飛鏢扔出,斬斷土申所有血手。

“土申,你個梵帝的小叛徒!世上除我之外最偉大之人就被你給背叛了!還有個那個後代傻逼毛子銘,氣死我了!”史雨辰罵道,但從沒停止進攻,戰鬥同樣是藝術,很有講究,口舌攻勢沒有任何傷害,但是血手加血地煞對史雨辰也沒有任何傷害,可後者消耗極大,前者卻無消耗,隨便的無時無刻的使用,如果敵方因為幾句言語大亂陣腳,那麼對於自已就是機會。

史雨辰逼退土申,看著快要掙脫的王一涵,罵道:“王一涵,你們這群八荒的叛徒廢物!連衣服都穿不上!”

王一涵瞬間被衣服這句話氣到了,低頭看著自已的胸口,毫無遮攔,但是史雨辰的攻擊一直在進行,說話的時候已經衝向王一涵,此刻,狠狠的抓住了王一涵的柔軟部位。

王一涵感受到了那裡傳來的刺激,方寸大亂,史雨辰的手開始快速揉起來,笑罵道:“被敵人弄硬了?真是廢物!”

王一涵聽到這句話渾身都軟了,一種恥辱和羞愧感湧上心頭,沒了掙扎之力。

史雨辰大喜,強大的一劍直接就砍掉了她的腦袋,當想要斬爛神魂之際,劉派一拳砸來,史雨辰放棄擊殺王一涵,放開王一涵柔軟的部位,手掌攤開,金系巫術,麒麟天霄,強大的雷霆在史雨辰的手中噴薄,瞬間將劉派打退,劉派全身劇震。

“呵呵,知道本大帝的真正厲害了嗎?”史雨辰嘲笑。

“哼,你們四個,還真是廢物啊。”天空之上傳來一道聲響,一個留著辮子穿著乾淨利落黑衣的男人踏雲而來,他環抱雙臂,身體微微後傾,昂首挺胸,卻在低眉俯視他們,那張杏仁臉上寫滿陰沉,眼睛中透露出一股不屑和驕傲。

“呵哈哈哈哈哈,五行陰陽家們,真正的正主,你們終於來了,無數紀元的計劃,被本帝毀於一旦,什麼滋味啊?”史雨辰大笑,他們幾個陰陽家以為自已是棋子,其實他全都知道,甚至知道的比他們還多,比梵帝還多,比所有人都多!

“史雨辰,我小看你了。”男人開口道。

“不,是本大爺高看你了,你就是運氣好罷了,碰巧找到了那個地方,如果在以前,你看到本大爺,得乖乖跪在地上磕兩個頭喊聲神巫大人。”史雨辰狂笑,但是手中狂雷已經攻擊向男人,男人心中暴怒,但是沒有自亂陣腳,抬手,無數道詭異神針落下。

可是隨著史雨辰的意念一動,那詭異,竟然被扭曲了!史雨辰穿越而過,狂雷直接擊退男人。

男人手臂劇痛,震驚:“這就是你那血肉的力量嗎?真是強啊!告訴我這是什麼,饒你不死。”

“呵呵,你也配?”史雨辰笑道,史雨辰抬手,男人身後的一切包括空間,都開始扭曲了,被史雨辰所控制,劉派看到史雨辰的能力震驚,這傢伙,一直在藏拙,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如今到了大乘,居然這麼厲害!

男人周圍被無比強大的詭異包裹,擋住了扭曲的蔓延,他開口了:“史雨辰,你這能力一直有吧?新入八荒的那群草民,是你在其他星域散播的種子吧?你把血肉塞進他們體內,他們修煉你獲得力量,他們越強你越強,很不錯啊很不錯啊!這能力也很不錯!”男人說道。

“哈哈哈哈,你猜吧!老子就不告訴你!”史雨辰大笑,開始和男人繼續交手,隨著幾個回合過去,看在劉派等人眼中基本不分上下,但是男人知道,自已被史雨辰微微壓制了,男人快速退開。

“你們幾個b,去殺了那毛子銘,史雨辰要是強到他的血肉,就壞了!”男人說道。

史雨辰一聽,大驚失色,隔空對著毛子銘的意識喊話:“他們去找你了,快躲起來,快點。”

“大天道能力很厲害,別顯化那些沒用的,直接跨界跑!如果不行就顯化古代強者!顯化個梵帝十幾秒你完全可以做到,梵帝那上次和我交手的老龍就是顯化出來的,你千萬別死了!”史雨辰繼續說道。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