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太傅拖著病體,讓人攙扶著入宮。

可是還未到立政殿,就被宮人攔了下來:“給辛太傅請安,聖上正跟鄭侍中、李侍郎他們議政,暫時無暇接見太傅,還望太傅去偏殿等候。”

辛太傅養病的這半年裡,聖上漸漸培養了自己的心腹,前去辛府求助的次數越來越少。

可辛太傅冷眼旁觀,卻只看到佞臣欺上瞞下,商漸璞看似大權在握,實則他看到的一應政務,都是這些人想讓他看到的。

偏偏商漸璞不自知,一味寵信這些阿諛奉承之輩。

辛太傅勸了兩次,無果後,便不再上書。

可這一次,辛太傅卻是不能在看著商漸璞被鄭侍中等人牽著鼻子走上絕路,也令大殷走向絕路。

宮人看著辛太傅嚴肅的神情,客客氣氣地伸手,示意辛太傅前往偏殿。

辛太傅雖然心裡著急,但總不能硬闖,還是隨著宮人去了偏殿等候。

這一等,就是兩個時辰,辛太傅的臉色越來越黑,宮人都過來上了三次茶水了,聖上那裡依然沒有召見的動靜。

辛太傅又怎會不知,這是商漸璞刻意躲著他。

直到太陽漸漸西沉,聖上依然沒有召見他,辛太傅便站起身來。

宮人不斷阻攔,可辛太傅卻是發了火,直接跪在立政殿前,大聲道:“微臣有要事求見聖上!”

殿內,李侍郎等人抬眼看了商漸璞,又默默低下頭。

商漸璞放下筆,雖然祖孫二人日漸離心,他也不能放任辛太傅跪在外面,便命宮人將辛太傅帶進來。

辛太傅進來時,聽到李侍郎和鄭侍中等人自請告退,但商漸璞道:“無妨,辛太傅不是旁人,你們沒什麼好迴避的。”

辛太傅聽得此話,心中一痛,經過門檻時,腳步都踉蹌了一下。

一進來,辛太傅便開門見山道:“還請聖上收回成命!”

商漸璞猜到辛太傅是為這個來的,但他沒想到辛太傅這般直白,一點兒轉圜的餘地都不給他留。

商漸璞放下筆,神色寥寥道:“辛太傅指什麼?”

辛太傅向來嚴肅的臉上,難得出現幾分哀求:“還請聖上收回令神威大將軍出冰絲鎮壓逆...逆臣南川王的聖令。”

商漸璞冷笑:“太傅既說那是逆臣,又何必阻撓朕?”

辛太傅道:“如今邊關戰事焦灼,神威軍對上涼兵尚且應接不暇,哪裡能在此關鍵時候分神,轉頭去攻擊咱們自己人?”

“自己人?”鄭侍中站出來道:“逆臣南川王也配稱作自己人?”

方才商漸璞沒叫辛太傅起來,辛太傅還跪在地上,此時仰頭看著鄭侍中道:“同為大殷人,哪怕他們一時走岔了路,又怎能在外敵入侵之際,自相殘殺,給涼兵可趁之機?”

說完這些話,辛太傅因為過於激動,猛烈咳嗽起來。

辛太傅分明是居家休養,可因為多思多慮,鬱結於心,身子反而每況愈下。

商漸璞坐在龍椅上,看著辛太傅心有不忍,正要命宮人將他攙扶起來,就聽李侍郎道:“要說自相殘殺,也是逆賊南川王先行舉兵,聖上不過是照例派兵鎮壓,何錯之有?”

辛太傅激動道:“南川王雖然舉兵,然他並未攻向盛京,也並未傷及百姓,而是一路前往邊關,意欲支援邊軍,共同抵抗涼軍!”

商漸璞長嘆一口氣,心中泛著隱痛。

說一千道一萬,辛太傅此行過來,還是來替堂兄求情來的。

商漸璞先是命宮人把辛太傅攙扶起來,輕聲細語關切了他身體幾句,聽辛太傅不依不饒,非要讓他收回成命,商漸璞才冷下臉:“朕知太傅慈愛之心,只是攘外必先安內,今朝若不壓制逆賊南川王,明日,只怕他南川王便要勾結邊軍,攻入盛京了!”

辛太傅激動道:“外患未平,焉能自己人先殺起來。如今敵兵未退,邊關已被涼兵拿下四座城池,而鳳翔將軍又帶兵馬深入涼國腹地,朝廷非但不派援軍,反而將大量兵馬用以鎮壓南川王,乃是自取滅亡啊!”

商漸璞這半年裡聽慣了順承之言,乍然聽到辛太傅帶著批判的諫言,便覺逆耳得很。

“太傅多慮了,涼兵雖拿下邊關四座城池,可神威大將軍已然派兵圍堵,令涼兵被困雪雁關,進退維谷,而鳳翔將軍在涼國大顯神通,邊關戰況一片良好,自有餘力鎮壓逆臣。”

辛太傅猛然抬頭,抬手指著殿中李侍郎、鄭侍中等人,惡狠狠道:“他們便是如此讒言媚上!隱瞞軍情!”

商漸璞皺起眉頭。

辛太傅道:“鳳翔將軍雖佔據涼國五城,可涼國朝廷調出十餘萬兵馬圍剿,犯我大殷的涼兵雖被困雪雁關,可兵力依然不容小覷,倘若被他們破關而出,涼國的鐵騎將擋無可擋!如今我軍雖暫時佔據上風,可若不能乘勝追擊,邊關依然岌岌可危。聖上,且不可在此時分散兵力,來鎮壓我大殷同胞啊!”

被辛太傅所指的幾個官員連忙站出來為自己辯白:“回稟聖上!臣萬萬不敢讒言媚上,所說皆是實情!邊關形勢大好,反倒是南川王勢不可當,若讓其和邊軍聯手,只怕他們狼子野心,擁兵自重,威脅聖上啊!”

鄭侍中雖然品階不高,但近來頗得聖上寵信,一時有些得意忘形,竟在此時直接站出來對辛太傅嗆聲:“邊關皆為捷報,怎麼到了辛太傅口中,便好似邊關岌岌可危一般!如此危言聳聽之言,莫非辛太傅和那逆臣南川王是一夥兒的!”

辛太傅位高權重,便是聖上都要在他面前客氣三分,如今被一個奴顏媚骨的當面構陷羞辱,他怎麼受得了?

辛太傅不由瞪大了眼睛,直接站起身來,指著鄭侍中道:“豎子!焉敢血口噴人!”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傾朝

霜璃月月

穿越民國,湘鄂贛開啟星辰大海

故國旗鼓

守護最好的艾澤拉斯

放白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