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當方安東來到檔案室時,就看到馬主任是一臉的不開心,鬱悶地坐在椅子上不吭一聲。

方安東心裡已經猜測出馬主任肯定是接到了組織部門調他去獄管科的通知了,他也能理解這個女人內心的鬱悶。剛調來一個英俊的下屬,這才沒兩天又被調走了,給誰都不開心。就像即將到嘴的一塊肥肉,正準備大快朵頤,忽然發現被別人搶走了。

“馬主任,又是誰惹你生氣了?”方安東明知故問。

“還能有誰,獄管科那個狐狸精秦淺嵐。”馬主任的嘴張得好大,一副想要吃人的架勢。

“秦科長也敢得罪你?”

“這個狐狸精自從到了茅家嶺後,就一直嫉妒我的美貌,無時不刻與我作對。”馬主任咬牙切齒地說。

方安東聽到馬主任這句話差點笑出聲來,要說秦淺嵐嫉妒她的其他方面還能信,說嫉妒她的美貌,真得有點牽強。

有一種女人,對自已的容貌迷之自信,即使她長得五官挪了位、身材走了樣,仍然認為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無疑,馬主任就是這種女人。

“嫉妒就讓她嫉妒唄,你也不少塊肉。”方安東假模假式地安慰道。

“唉,她現在就是要搶我的肉啊!”馬主任說著說著都要哭起來了。

方安東其實心裡知道馬主任是一萬個不願意他調走,但組織部門的通知她又不得不執行,只能在這發些牢騷。

“小方啊,組織科通知你調獄管科工作,我是胳膊拗不過大腿啊,只能忍痛割愛讓你去了。希望你不要有想法。”

方安東暗笑,他還能有什麼想法?調去獄管科本來就是他期望的,他是一點想法都沒有。

“馬主任,雖然我在你手下也就幾天,但是也向你學習了不少業務知識,現在組織讓我去別的地方工作,我也只能執行命令了。”

“去吧,你現在就去吧,免得那個賤人說我太小氣。”馬主任擺了一下手。

方安東扭身走出了檔案室的門,就聽到馬主任殺豬般的嚎哭聲:“姓秦的,老孃與你不共戴天,等哪天你落到我手裡,我一定把你給撕了!”

下了二樓,方安東來到了辦公樓一樓,靠近樓梯的位置就是獄管科的辦公室。一抬頭他就看到了站在裡面的秦淺嵐。

“秦科長出院了?我正好來向你報道。”方安東一進門就向秦淺嵐彙報。

“喲,小方來了呀,坐坐坐!醫生說我身體恢復了,我早上就直接出院來辦公室了,好多事務還等著我簽字處理呢!”秦淺嵐指著房間裡的沙發讓方安東坐下。

“秦科長真是我等楷模,剛出院就來辦公,佩服佩服!”

“咦,沒看出你也是個馬屁精啊,如此老套的恭維話張嘴就來。”

“沒有,沒有。是發自肺腑的感觸之言。”

“你的辦公桌就在裡間,原來那位同志上次在轟炸中意外犧牲了,你就抵他的缺。”

“好的,那我也不坐著了,我就抓緊進入工作狀態了,向秦科長看齊。”方安東從沙發上起身,走向了裡間。

一進去裡間,方安東就看到了房間裡一排排整齊的檔案櫃,這讓他心裡一陣暗喜,不出意外這些檔案櫃裡就藏著英子的檔案。

“小方啊,在我們獄管科工作,首先就要熟悉檔案,那些檔案櫃裡的材料你要學著看,爭取對全茅家嶺的在押人員逐步熟悉。”秦淺嵐在外間大聲說。

“好的,秦科長,我現在就開始閱覽。”一聽秦淺嵐的話,方安東更是欣喜不已,馬上就可以看到英子的檔案了,也意味著他很快就知道英子的關押地點了。

方安東邊說邊打量著這一排排檔案櫃,上面貼著一排排標記貼,標記貼上寫著“一中隊”、“二中隊”、“三中隊”的字樣。

這讓他又不知道如何下手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英子被押在哪一個中隊,又不能問秦科長,看來只能大海撈針了。

方安東推測近來投監人員大機率會押在三中隊,因為前幾天鍾南就是被投送至三中隊的,於是他從三中隊的檔案櫃裡開始看起。

他從檔案櫃中拿出了一堆檔案,坐在辦公桌上開始閱看起來,他最關心的就是檔案的姓名欄,一看不是“何王氏”三個字,他就跳到了下一份。

為了不讓秦淺嵐懷疑,他刻意降低了閱讀速度,如若被她看出有目的地去查閱某個人的檔案,那就相當危險了,雖然他救過秦淺嵐的命,但要被她識破出他是共產黨,她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拿槍斃了他。

在看了幾摞材料後,他發現了其中的“鍾南”的檔案,這一下子讓他回到幾天前晚宴上發生的事。在押送鍾南上車那一刻,方安東在他耳邊悄悄說的話還記憶猶新:“同志,冷靜,到三中隊後要學會智鬥,我找機會救你出來。”

方安東仔細看了下鍾南的檔案,當前標註他還是未決犯,關押地為三中隊十六號監舍。方安東默默地記在心裡,他暗想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將他營救出來,決不能讓這樣的好同志犧牲在這裡。

“叮鈴鈴,叮鈴鈴!”秦淺嵐辦公桌上的電話鈴響了。

方安東就看秦淺嵐不緊不慢地接了電話。

“是我,我是秦淺嵐。”

“秦科長,向你彙報個事,那個女共黨絕食死了!”電話對面的聲音好像很焦急。

“慢慢說,女共黨那麼多,你說的是哪一個?”秦淺嵐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

“秦科長,就是剛來不久那一個,絕食幾天了,今天早上一看,沒氣了。”

“死了就死了吧,好好的日子不過,她非要死,我們也攔不住啊!”秦淺嵐嘆了一口氣。

“秦科長,你不派人來驗個屍?”電話那頭問。

“好吧,馬上我帶人過去。”秦淺嵐掛了電話。

方安東聽著秦淺嵐的通話,一陣不祥的預感襲來,看來又是一名同志在監獄裡絕食自盡了,真是一名剛烈的同志啊。

“小方,現在和我一起去趟一中隊,把相機帶著。”秦淺嵐大聲對方安東說。

方安東心想這個秦淺嵐也不見得比他大啊,左一個小方右一個小方,感覺比他大許多似的。

“好的,我來拿相機。我們去一中隊有事?”方安東起身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部相機後問秦淺嵐。

“去驗屍!”

“驗屍?”

“前不久新投送了一個女共黨,一進來就絕食,是個烈性子,今天早上死了,按照慣例,我們要去拍照驗屍。”

“這樣啊,這個女共黨叫什麼名字啊?”方安東不經意地問。

“好像叫什麼何王氏!”秦淺嵐也不經意地回答。

什麼?叫何王氏!方安東一聽瞬間感覺天暈地轉,手裡的相機差點摔在地上。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