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讓他自己發展,他或許也能發展起來,但最多就算是個小打小鬧。

可要是搭上守龍集團這輛車,那他就真的起飛了。

而且沒有管理權,是幫他!

秦守都沒打算參和集團管理,憑啥給他?

再說給了他,他能有田蕊他們厲害?

本以為柳子瞻會不同意,結果他立馬就答應了。

“沒問題,我巴不得當個甩手掌櫃呢!”

“投資了我也是股東,集團需要我,我肯定不能幹看著!”

“坐著收錢不做事,我心裡也不踏實!”

“你能做到就行,我去了月港,和張先生說一下,他會答應的。”

“老四,謝了!感謝的話不說了,以後咱們事上見。”

“柳大哥,客套話就別說了……”

兩個人說了幾句,秦守就把電話掛了,然後把電話打去了家裡。

接電話是林鳳,秦守讓她去叫朱坤,才知道他已經兩天沒回家了,單位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忙。

“表姐怎麼樣?”

“預產期快到了,朱坤怕出事,五天前就把表姐送醫院了,現在還沒生呢。”

“家裡沒別的事吧?”

“沒有,一切都挺好的。”

秦守掛了電話,打去了朱坤的單位。

等了好半天,才接通他辦公室的電話。

“老四?”

“姐夫,你有事找我?”

“你小子是不是跑東廣省去了?”

“我昨天來的,明天去月港。”

“是不是我之前給你的那些物資出問題了?”

“不是,那個沒問題。”

秦守想想也是,之前和林豹打電話的時候,林豹說了,交易很順利。

他留下的那些商人村民和鐵傀儡都去了各個省份,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我找你是因為別的事……你應該聽到訊息了,我們要和白眼狼真刀真槍的幹了,現在急缺一些物資……”

“還缺?”

秦守捐了不少東西了,他自己合成的火炮,炮彈,還有從外面採購回來的飛機大炮。

第二批都已經在路上了!

“缺!主要是糧食!”

“除了糧食,你最好能給弄點肉和蔬菜……我們做成肉乾和蔬菜乾。”

“姐夫,我可以直接提供一批罐頭,肉乾和蔬菜乾,不過不能白給你們!”

秦守上一世看過一些資料。龍國和白眼狼作戰初期,戰士們的補給是大問題。

後來也發了一些罐頭,但和後世的那些罐頭不一樣。

現在的肉罐頭,是肉煮熟了切塊,放到罐子裡,然後放上一大把鹽粒子。

那肉吃起了,又腥又鹹……

所以秦守打算自己合成,然後賣給物質局。

“不白要,我們……打欠條!”

“老四,現在國家確實是困難,真的拿不出那麼多錢來。”

“姐夫,打欠條……也不是不行,但你們得給我點東西做抵押吧?”

“我們沒啥可抵押的啊……”

“恭王府!”

“我看上那套宅子了,你去和你們領導說,物資我幫你們弄,要多少有多少!價格比市場價便宜一毛錢!”

“但是要把恭王府給我做抵押,到時候你們給不了錢,恭王府就是我的了。”

秦守這也算是圖窮匕見了……他其實早就打恭王府的主意了。

只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現在這個機會就不錯!

“不可能!恭王府可是文物重點保護單位,怎麼可能抵押給你!”

“我也不要,你們給錢,房子就還給你們!”

“在此期間,房子還是你們的,我又不過去住!”

“之後即便是你們沒辦法還賬,房子給了我,我也不會搞破壞的,我會找人好好的修繕一下,保護起來。”

“姐夫,領導給你安排的任務,你也算是完成了……我答應幫你們搞物資了,至於交易條件,你做不了主就去找領導!”

“別啥事都想著自己解決。”

“這……行吧……你兩個小時後打過來。”

“你別掛電話……我表姐怎麼樣了?”

“挺好的,在醫院住著呢,我找了人照顧她,我每天下班也都會抽空去看她。”

“那就行……別工作起來就不管我表姐了。”

“我知道,我知道咋疼媳婦……”

朱坤回了一句,就把電話給掛了。

秦守把話筒放下,然後又打了個電話出去。

他把電話打給了張功德,說了一下最近這些天不能回盛京的原因。

“沒事,你忙你的!”

“讓張先生來投資,才是大事!”

“小秦,你好好和張先生談,我們肯定會開出最好的條件給他。”

“你最好是能請他來盛京,讓他和商業部,工商部以及其他部門的領導見見面。”

“張爺爺,我知道,我會和他說的。”

“你也注意安全……注意一下形象,你現在是龍國軍人,別給身上的軍裝抹黑。”

“張爺爺,我有數。”

“我知道你有數,我怕你喝多酒出事……出門在外,少喝酒!”

“對了,張先生捐贈的那些物資,武器裝備,已經放到前線部隊了。”

秦守一聽這話,立馬就來了精神。

“張爺爺,那些火炮……”

“全都發下去了,另外還成立了五個炮兵旅……只要開打,就讓白眼狼的先頭部隊,下去見他們姥姥!”

秦守有點小激動,腦袋裡全都是萬炮齊發的大場面……

白眼狼能不能扛得住啊?

“那種單兵迫擊炮也發現去了,咱們的先頭部隊,每個班都分到了一門。”

“等火炮攻擊結束,先頭部隊就會衝入白眼狼境內。”

“後續火炮也會繼續跟進……你給了那麼多炮彈,絕對夠他們喝一壺的。”

秦守嘿嘿的笑了起來,他有點迫不及待了……

何止是喝一壺,到時候等於是把白眼狼按水裡了!

“我和你說的,不要和別人說,注意保密!”

“我肯定不會亂說,您老放心。”

“還有,我聽武建業說,你能弄到卡車和燃油?”

“張先生弄的……”

“我還聽他說,你弄到的卡車,都是咱們國產的?”

“是國產的車型,但是在海外製造的。”

“張先生準備了2000輛,過幾天我從月港回來,車差不多也到了,到時候我給您打電話,你安排人來開。”

“多少?兩千!好好好……真是我的好孫子!”

秦守嘴巴歪了歪,這老頭是不是罵街呢?

秦守和張功德又說了幾句,他就把電話掛了。

將話筒放到機座上,秦守就躺到了床上。

“明天去月港,正好還能去看一場好戲……”

靈異小說相關閱讀More+

生存遊戲:成神試煉

橘貓的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