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瓏病房內。

林老爺子在病床前守了整整一白天,身子有些扛不住。

喬巧好說歹說,將他勸回了家去。

她此時正坐在林瓏的床邊,握著她的手,靜靜的看著總是幫助自己的好姐妹。

忽然,她感覺到一陣風吹過,回過神來,病床前就多出了一個人。

“江,江風?”喬巧驚詫萬分,揉了揉眼睛。

他怎麼來無影去無蹤的,難,難道這是鬼魂?

“喬巧,想什麼呢?”

江風揮手在喬巧的面前晃了晃,露出一個暖心的微笑。

“江風,真的是你!你,你這麼快就沒事啦?”

喬巧騰的一下子站起來,激動的握住了江風的手。

她掀開江風的衣袖,細細檢視。

溫熱的觸感傳來。

這不是做夢,也不是見鬼!

“江風,真是太好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喬巧望著江風那張俊朗的面龐,一時間有了想要與他擁抱的衝動。

“怎麼會呢?我這麼厲害,區區火災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江風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接著滿眼關切的看向林瓏,問道:“她不是已經醒了嗎?怎麼又昏迷了?”

“啊?”

聽到林瓏兩個字,喬巧心裡揪了一下。

她迅速收回了自己的雙手,臉上有些尷尬的說道:“林總一直沒醒過來。”

好姐妹生死未卜,自己怎麼可以去抓她男友的手?

這種行為真是該死!

不用多說,江風就已經知道,齊文修是想用林瓏來刺激自己。

不然也不會這麼快醒來。

“既然我來了,林瓏就不會有事。”

江風安慰了喬巧一句,坐在了林瓏的床邊。

“江風,治病不帶工具怎麼行?”

就在這時,齊文修走進來,遞給了江風一副銀針。

“多謝。”

江風會心一笑,接著心念一動,真氣帶動著銀針準確無誤的紮在了林瓏的關鍵穴位裡。

齊文修站在一旁,即是觀摩,也是學習。

可惜無論他如何努力,有些針法始終不得要領。

沒幾分鐘的時間,林瓏腿上的傷就完全治癒。

“江風,你真是厲害,林總的腿竟然一點疤痕都看不出來了!”

喬巧聽說江風醫術厲害,但是沒想到他的醫術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眼神之中滿是崇拜。

“這點小傷對我來說完全是小意思。”江風得意一笑。

又過了幾分鐘,林瓏的呼吸漸漸平穩,有些黑紫的嘴唇也恢復了往日的粉紅色。

“江風,依你看,林瓏還需要多久醒來?”

齊文修看著治療結束,關切的詢問道。

“最晚明天早上八九點就可以醒過來。”江風說道。

林瓏的身體不如江風,沒辦法強行輸入真氣讓她立即醒來。

否則會虛不受補,讓林瓏的情況更加糟糕。

眼下,只能靜靜的等待林瓏可以自然甦醒。

……

江風看著夜已深,便讓喬巧回家休息。

他握著林瓏的手,另只一手拖著下巴,看著林瓏絕美的面容,就這樣一夜無眠。

叮。

七點半的時候,江風收到了白虎的簡訊:江少,八點開庭。

林瓏依舊在昏睡當中。

“看來我沒辦法陪著你醒過來了。”江風有些不捨的鬆開了林瓏的手。

喬巧帶著早飯進來。

江風隨便吃了兩口,看了眼手錶,衣服也沒來得及換,朝著庭審現場趕去。

白虎和紅練站在庭審現場之外,時不時的看一眼手錶。

還好,在距離開庭還有五分鐘的時候,江風穿著病號服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江少。”

紅練看到江風安然無恙,露出了一個欣喜的微笑。

這次,她沒做越界的舉動。

其實,在得知江風燒傷的時候,紅練無數次想要離開北辰小區。

但她不想讓江風醒來後失望,忍住了去醫院探望的衝動。

“紅練,你這次表現的不錯。”

江風對紅練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對此十分滿意。

庭審現場。

觀眾席幾乎被各大媒體的記者佔據。

江風因為來晚了一些,三人坐在了靠邊的角落裡。

他看到,本市李市早早就坐在了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

兩旁和身後,還坐著身材魁梧的保鏢。

時針指向八點,法官、陪審員、書記員先後走進庭審現場。

隨著清脆的木槌聲響起,庭審紀律宣讀完畢,

於秋燕穿著囚服,帶著手銬腳銬,被兩名執法人員帶了進來。

現場的人群瞬間變得躁動。

閃光燈、拍照聲、辱罵聲此起彼伏。

“快看啊,她就是那個心如蛇蠍的女人!”

“沒想到她長了一張這麼漂亮的臉,卻做出如此令人髮指的事情。”

“這種女人死不足惜,判死刑,判死刑!”

……

江風能夠想象的到,此時李市的樣子,應該極為得意。

於秋燕坐在被告席上,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在旁人看來是一副薄情寡義、心狠手辣的樣子。

只有江風知道,她心裡應該很難過,很氣憤吧。

“肅靜!肅靜!”

法官大喝一聲,對於秋燕的謾罵才消停了下來。

“於秋燕,你知法犯法,可認罪?”

很快,法官宣讀於完秋燕的罪證後,厲聲質問。

於秋燕沒有說話,也沒有點頭和搖頭。

她就像是一尊矗立在被告席的雕塑,神色木然一動不動。

“法官,我是被告方的律師。”

此時,一個身材壯碩,身穿西裝的男人朗聲說道:“於秋燕無罪可認!”

江風一眼認出此人,他就是那個曾經把江風當成實習生使喚的黃律師。

“江少,天啟律所裡,黃律師的能力最強,我找了老熟人,把他安排進來,至於郝軍生,關鍵時刻他自會出來。”白虎低聲在江風耳邊說道。

“嗯,你做事,我放心。”江風點了點頭。

於秋燕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緩緩轉頭看向了黃律師,麻木的臉上充滿了不解。

曾經的手下小楊,去看守所裡探望過她。

小楊相信於秋燕是清白的,一直在暗中調查,結果卻發現於秋燕和於大龍之間竟然真的存在大額轉賬記錄!

來來往往,數以億計!

於秋燕得知後,心如死灰。

沒想到自己敬愛的伯父,早就在暗中做好了拉她下水的準備!

知道在劫難逃,於秋燕拒絕了小楊幫她找代理律師的請求。

沒想到此時,竟然忽然出現了一個陌生男人,替自己辯論。

原本應該高興的事情,於秋燕卻笑不出來,就算有律師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會輸掉官司?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三百詛咒裡有一個是非人種的愛

遠燁貴溯

御空【世間一切為我所控】

被推前的鹹魚

反方向的重生

權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