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著憂傷的心情,來到了歐陽丹英家。她家的水泥院壩,已經長滿了苔蘚,水泥地面一條條不規則的破縫處,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雜草,在這寒冷的冬天裡依然茂盛。她家房簷各處,佈滿了蜘蛛網 ,看來已經久無人居。無人居住的房子腐朽特別快,她家廚房門已經腐朽,我推開一下腐朽的廚房門,廚房門“啪”的一聲倒地上支離破碎。

我踏著破門走進廚房,廚房裡面也佈滿了蛛絲網。廚房旁邊破舊的豬圈裡,也佈滿了蛛絲網,地上角落裡老鼠明目張膽的跑來跑去!我走進她家屋裡走到樓上,樓上的房門倒是沒有任何損壞,可能樓下太潮溼了,日積月累,加上蟲蟻啃噬,損毀得特別快。樓上房門都是鎖住的,唯有梯步上面一間屋子,我一擰門把,瞬間開啟了房門。

房門裡有一股異香味,裡面整潔如常,彷彿剛打掃過一樣!看不見任何蟲蟻蛛絲。房間床上已經沒有任何物品,床旁邊一張寫字檯,寫字檯旁邊一個大的書架,書架上空空如也。突然,我發現書架上有一個藥瓶,我擰開瓶蓋,裡面有一張捲成香菸一樣的紙。

我好奇開啟這張紙,原來是歐陽達寫給我的一封信:“姚俊,我知道你已經知曉了很多事情,有的事你有所誤解,不明白真正的原因!我知道你一定會來到這裡,並且能找到這封信!我告訴你的是,很多事是命中註定的,你和丹英的姻緣,是永遠無法擺脫的!你們會在一起的!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你不明白的東西,我們有很多世人不知曉的責任和擔當。如有不對之處,請你海涵!”

我看著這封五年前的信件,心中思緒翻滾,這老傢伙真的能掐會算?你就這麼肯定我和歐陽丹英姻緣沒斷?我現在兒子都快三歲了,歐陽達,你只是一個老神棍而已!我一生氣,三下五除二,把這封信撕得粉碎!我手握信的碎渣,走到院子外的冬水田邊,用力朝天空揮舞一下手,頓時信件碎渣,像飛舞的白雪,紛紛揚揚飄落在水面上!

我回到家中,已經傍晚了,父親母親和卿海燕正在客廳包餃子,大姐今天跟著林志強去他老家了。卿海燕問道:“姚俊,你跑哪裡去了啊?半天不著家,是不是會老情人去了啊?”

我苦笑一聲道:“哪裡有什麼老情人啊?我的老情人不就是你嗎?這麼多年沒有回家了,在村裡散了會兒步,找一下童年的回憶!”

卿海燕也沒有過度追問,畢竟大過年的。姚帥滿手面粉,他也在幫忙包餃子,他包餃子其實就是搗亂,他自已臉上衣服上到處都是麵粉。他喊道:“爸爸,包餃子!”

我在他鼻子上颳了一下,說道:“小搗蛋,全身都是麵粉!”我去洗了手以後,也幫忙包餃子。

大姐這幾年都和我們一起過年三十,今年她去林志強家裡了,感覺一點都不習慣,感覺冷冷清清的。但是有搗蛋的姚帥,家裡也是笑聲不斷。

過完年後,大年初二,我把卿海燕母子送到重慶老丈人家,他們剛回老家幾天。我在重慶待了幾天,就回老家,大姐和林志強已經回到我家了,我們全家一起來到了北京。只是沒有卿海燕和姚帥在身邊,總是感覺不習慣,心裡總是感覺空落落的!

我在老家的時候,不知道父親把他的錢,全部拿出來,在二姐夫韓林那裡給我買了一套房,到北京以後我才知道。我並不願意他花錢為我在鎮上買房,畢竟他年齡大了,還能在工地上幹幾年啊?農村老人,又沒有退休金,手頭沒有一點錢哪裡行啊?

大姐過完大年以後,又去實習了,這一期畢業,她就是有教師資格證的教師了,只差分配到單位上得到編制。母親現在不用帶姚帥了,跟著鐵路大院裡租房的老鄉,一起到東方廣場做保潔。一個東方廣場,裡面竟然有二十多家保潔公司!

一晃半年過去了,暑假的時候,卿海燕帶著兒子來到了北京,有時候在我們這邊住,有時候帶著兒子到她母親那裡去住。

暑假結束以後,我送卿海燕和兒子到重慶,兒子幼兒園要開學了。我們也去卿海燕的小姨家串門,但是這次我始終覺得卿海燕的小姨眼神怪怪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彆扭感覺。

我回到北京後一個月,國慶節的時候,我連續兩天給卿海燕打電話,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我心裡感覺不妙,給卿海燕的小姨打通了電話:“小姨,請問海燕和姚帥在你們家嗎?”

卿海燕的小姨還沒有說話,旁邊姚帥問道:“姨婆,是我爸爸打電話來了吧?我聽見他聲音了,我要和爸爸說話!”

姚帥拿過電話,高興的喊道:“爸爸,爸爸,我想你了!”

我說道:“兒子 爸爸也想你!媽媽呢?怎麼打不通她的電話啊?”

姚帥委屈的說:“爸爸,媽媽已經三天沒有回來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心中咯噔一下,頓時感覺不妙,馬上說道:“兒子,你把電話給姨婆!”

卿海燕小姨接過了電話,我問道:“小姨,海燕到底去哪裡了啊?”

卿海燕小姨支支吾吾,說著搪塞我的話語。

我生氣的結束通話了電話,給父母說了一聲,買了一張到重慶的飛機票,當天來到了重慶!

我打車飛速來到小姨家,她開啟門驚愕的看著我。我問道:“小姨,海燕去哪裡了啊?”

她小姨驚慌失措,給卿海燕打電話,竟然一下打通了!我竟然打不通,看來是把我拉黑了。她告訴了我來到了重慶。沒多久,卿海燕來到了這裡,她非常耿直,說道:“姚俊,既然你發現了,我也不隱瞞你,我重新喜歡上了別人!就是小姨給我介紹那個富二代!”

我痛苦的說道:“為什麼啊?你們家不是從開始就嫌棄他醜嗎?”

卿海燕說:“帥能當飯吃嗎?這些年我跟著你,吃盡了苦頭,過著人下人的生活!我是曾經真心愛過你,可是我再也無法忍受這樣沒有明天的日子了!跟著你,我看不到明天,看不到未來!”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師妹用丹爐煮白粥,饞哭隔壁宗門

亂撞的小熊

另一個美好的咒回世界

今天要要做一個正常人

兇手的自述

帥貓會彈吉他

星辰變:修仙

魯日輝

澤深,路淺

梔夏不知夏

民國傳奇之特種兵王

太平會起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