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後……

玉纖將一種很特別的黑色的箭雙手呈給銀司菡

“聖女,弒箭已經準備好了”

弒箭是魔族特有的一種箭,這種箭只有魔族中弒魂部的人能造出來,製造弒箭的代價極大,即使製造了也只能由弒神部的人才能使用

而且只要被弒箭射中的當場斃命,除了混沌之力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弒箭

“你帶著弒魂部的人和他們自已的箭,去青丘”

“聖女,魔塔那邊要不要派人去看著”

“她不是說要到頂層才會出來嗎,歷屆的魔尊都沒有到達頂層的,才五百年她不可能這麼快出來,行了,別人青丘族長等急了”

“是”

銀司菡來到牢房,透過一段很長的走廊,轉入一個房間,房間裡關押著的是弒魂部的少主戈墨

此時的戈墨和銀茴一樣五千五百歲,戈墨的五官有些普通,但他的鼻子很高

眼睛細長,瞳孔較為接近眼角,瞳孔上方約有三分之一為上眼皮所蓋,眼尾優雅地微微上翹,有點笑眯眯眯的樣子的眼睛,看上去比較有靈氣和神韻

是很標準的瑞鳳眼

戈墨的身上全是傷口和淤青,身上本是白色的衣服,早已佔滿了血印,戈墨處於昏迷的狀態

銀司菡不慌不忙的拿起旁邊的水桶,將水潑在戈墨的身上,看到戈墨醒了之後,淡淡開口

“要不是你的父親,不肯乖乖讓全部落為我製造弒箭,你也不用來這裡受苦了”

“以四聖女這蛇蠍心腸,是永遠不可能坐上魔尊的位置的”

“哈哈,說得好”

銀司菡拿起旁邊的鞭子,在戈墨身上猛抽,戈墨咬著牙憤恨的看著她

“還敢用這種眼神看著我,要不是答應長老要好好的把你送回去,我會把你的眼睛挖下來”

打累了,銀司菡便走了

玉纖已經帶著弒魂部的人到了青丘族,青丘族長也早已召集好了手下

“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去往羽鶴族吧”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前往羽鶴族,羽鶴族也早已做好了應戰的準備

族長不放心的看了高鶴一眼,此時的高鶴五百歲已經化形了,是一個很可愛的男孩

族長對夫人說

“你帶著鶴兒走,去一個安全的地方,這一場有魔族的插手不是那麼好度過的”

“夫君……”

高鶴走上前拉住他爹的手,很堅定的說

“爹爹,鶴兒不要走,我要和族人們一起”

還沒等族長回答,前端傳來了羽鶴族特有的聲音,聲音預示著青丘族他們已經到達了羽鶴族的地界了

“快走!”

羽鶴族的族長說完這句話,便前往了戰場前線,夫人擦了擦眼淚,轉身用法術變幻出和高鶴一樣的人偶

“娘,你這是要……”

夫人用法力讓高鶴暈倒,隨後拿出羽鶴族的族印開啟一道密室,她將高鶴放進密室

蹲下身拂了拂他的臉,眼裡滿是悲哀

“鶴兒,這一戰凶多吉少,你就在這裡面好好待著,我必須去幫你爹爹,如果到了那一步,我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

夫人將密室的門關上,並且施加了結界,這個結界除非她本人否則沒人能解開,或者她身死結界會自動消除

夫人帶著人偶,來到了戰場上,此時的場面很不利,羽鶴族的族人已經死傷大半,但場地上只有青丘和羽鶴族,魔族還沒有動手

她看了一眼情形,沒有絲毫猶豫便參與進打鬥中

玉纖看到他們來了淡淡的笑了

“還在想去哪裡找他們,沒想到自已送上門來了,既然主角來了也該開始了,長老下命令叫他們動手”

見他遲遲不動做,玉纖不耐煩的說

“長老可別心軟,畢竟你的兒子可還在我們手上呢”

“四聖女真是好手段”

隨後變幻出弓,舉過頭頂

“進攻!”

一聲令下之後,所有弒魂部的人都幻化出弓開始對羽鶴族進行射殺

“長老,羽鶴族長他們一家人,聖女吩咐過,要您親自動手呢”

此時在魔界,魔後正在和銀炫樺談論銀司菡這件事

“沒想到這銀司菡居然私底下動這些小動作,居然還玩了聲東擊西,這四妹五百年藏的真是好啊”

“你身為大皇子,連一個小聖女都玩不明白,還怎麼去繼承魔尊之位”

“母妃教訓的是”

“想要她的計劃失敗,就得叫銀茴去攪局”

銀炫樺滿臉問號

“可是母妃,她從五百年前就在魔塔裡沒出來過”

“跪下!”

銀炫樺撲通一下跪在地上,魔後臉上寫滿了厭煩

“蠢貨”

隨後她就用傳召向銀茴傳入訊息

魔後和魔尊的傳召只要人在魔界就能人某個人或者全部人都聽到想說的內容

此時的銀茴已經在第一百層了,她抬頭望著最後的八層,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經過這五百年的訓練,她已經能熟練的使用自已的法力了

突然她的耳邊聽到魔後的聲音

“銀司菡正利用弒魂部滅掉羽鶴族,事成之後青丘族將聽命於她,只有混沌之力才能阻止弒箭,相必你很清楚這裡面的利害”

銀茴沒有猶豫立馬出了魔塔,用法術瞬移到妖界,站在妖界的入口,銀茴一臉尷尬

“突然間想起來,我不知道羽鶴族在哪裡,看來只能去找找看了”

因為弒箭,羽鶴族只剩族長他們三個了,族長看著地上的血跡很不解的問青丘族長

“老狐狸,為什麼一定要到今天這一步呢”

“為什麼,妖界總得有一族稱王,而這一族明顯是我青丘!!”

羽鶴族夫人擦了擦嘴角的血,拉著人偶的手來到了他的身邊,此時長老已經將弓拉好

族長牽起夫人的手,看了一眼便知道這個高鶴只不過是一個人偶,他放心的笑了 此時高鶴迷迷糊糊的開始醒了

“夫人,我這一生不爭不搶,只想著我們羽鶴族安安穩穩的便好了,但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是我對不起羽鶴族,對不起你……”

玉纖很不耐煩的開口

“我不想聽他們說廢話了,長老還是快些動手吧”

“……”

長老將箭射了出去,他們三個當場灰飛煙滅,此時的銀茴剛剛才向路人問到路,正在往這邊趕,高鶴已經從密室中走了出來

他知道父親他們應該已經凶多吉少了,他含著眼淚從一個小角落去望著那戰場

玉纖對青丘族長說

“答應族長的事情,我家聖女已經辦到了,還望族長遵守約定,行了,我們走”

玉纖他們轉身化作黑煙回到了魔界,族長開口

“所有人,各自回各自的家吧”

說完之後他變幻出異火盞,用法術讓異火盞裡的火燃燒這片土地

異火盞裡面儲存著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麟火,凡被麟火燃燒過的地方几萬年都寸草不生

被麟火燒到的人三秒內便被焚燒殆盡,除了麒麟族和畢方鳥不會被麟火燒傷,其他種族都懼怕麟火

青丘族的人在這之前,大多就變回原型跑走了,等到銀茴到地方的時候,只剩一片正在燃燒的空地

“還是來晚了,可惡,居然還用了麟火真是惡毒”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總裁的寶貝計劃A

大劍仙靠著AI出滄海

奔向你,抱緊你

愛嘉嘉0417

遺憾與驚喜

李剛同志

古域蒼皇

九寶

佛見笑

不苦苦瓜

公子,世道變了

寰宇無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