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已成敵人的師兄,奉信仍下意識地回擊過去,揮舞起來的棒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頂端處的火苗立刻彈射出去將已經活死人化的奉義點燃。

但活死人並無痛覺,即便成了火人也阻攔不住他的步伐,奉信立即從屋子中後跳出去,奉義追上,一腳踢碎礙事的門檻。

木頭門檻破碎的聲音吸引了上方的竇生言,竇生言用餘光看去,只見奉信被一個火人追逐著,立刻清了清嗓子對著下方怒吼一聲。

“喂!”

奉義被聲音所吸引,馬上抬頭看去,但與其他活死人一樣,看到竇生言與長劍的活死人統統會被定住。

看師兄定在原地,奉信反靠近過去對準奉義的脖頸處便是一滑,屍首分離,她不想這位師兄以這種姿態活著。

奉信順勢熄滅奉義身上的火焰,並把他放倒在地上,在他身上摸索一番後找出兩顆黑色的圓球物體。

隨後她對著天上的竇生言喊了兩聲,竇生言下降高度,二人登劍立刻起身遠離了此處。

“謝謝。”

奉信站在劍上仍舊驚魂未定,不斷喘著大氣向竇生言致謝。

“找,找到,了嗎?”竇生言儘量讓自已語氣柔和一些,其實剛剛看到奉信對那具倒地的屍體翻翻找找,他便大概明白那人正是奉信要找的師兄。

“沒有,他死了。”

奉信有氣無力地回覆道。

方才來時所營造的稍微輕鬆的氛圍此時全部消散,二人再次陷入一陣沉默之中,竇生言本就與人相處不多,這又是個跟自已年紀差不大太多的異性,仍舊是有話卻難說出口。

好在最後還是奉信主動打破了這份沉默,如今大師兄已經不在,她便是幾位師弟妹的表率,對於情緒的一定要把握住。

“竇兄弟,你剛剛那個神通還真是厲害,能定住這麼多人。”

“就,就是普通,的定身,定身法而已。”竇生言雖然是這麼謙虛地說,奉信還是很快看到了他狀態有些不對。

“竇兄弟,你是不是比剛才瘦了......”

奉信注意到竇生言身上衣服的結釦似乎要比剛才長了不少,而且本來被填充的滿滿當當的衣服此時被風吹的鬆鬆垮垮。

“沒,沒事,小,小毛病而已,一會兒,多,多吃些就好了!”

奉信此時明白竇生言的定身法並不像他說的那般輕鬆,看來僅是那一小段時間便已經消耗了他身上不少的儲存。

“你放心,回去我一定會讓師弟們給你好好做好吃的,奉敬師弟平日裡所說有些不著調,但他做飯確實挺不錯的。”

“行......”

二人沿著來時的路飛行,一兩個時辰下來,奉信基本已經熟悉了腳下的御劍,竇生言因此將飛行速度加快了些,說不定還能遇見奉敬他們。

“那,那群怪物,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竇生言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當初我們從修行場逃出來的時候其實還沒有那些很是詭異的人,圍剿我們的只有一個修行很高的人跟他的一些弟子。”

“後來從後山跑出來我們想去城裡找神官報案,但沒想到中了埋伏,後面就被困在那個院子裡了,那些活死人也就是那個期間出現的。”

竇生言思索著奉信的話,他不是神官,知道的自然沒有何時多,但眼下光是能夠看到的情況便有很多說不清楚。

府城這麼多的神官似乎都不見了蹤影,而且整個西永受到如此劫難,別處卻沒有什麼大的動作跟反應。

所謂唇亡齒寒,若是整個西永淪陷,周遭的幾個府城遭殃也只是時間問題,不過有一點何生還是告訴了他的,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正是黑山宗。

“你,你知道,黑,黑山宗嗎?”

想到這,竇生言順口便把腦子所想給問了出來,奉信聽到後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

“我聽長老們說過,好像是個挺難纏的宗派,怎麼了嗎?”

看樣子奉信知道的情況還沒有竇生言多,他也不再多說了,這種事情上面的大人物都在隱藏著,自已四處傳播只是徒增麻煩。

“沒,沒事,等,接到,他們,我把,你們都送到安全地。”

。。。

“二位大人,這裡就是前面山林的入口了。”

在士兵的領路之下,李阿古跟九隱終於到了目的地,眼前一座還算大的牌坊立在一片山林前,顯得十分違和。

“這怎麼還有個牌坊啊,你們修的?”

九隱靠近牌坊,上面的刻痕已經被灰塵與風蝕給摧毀,完全看不清上面的字跡,看來這裡已經有些年頭了。

“不是,我聽說這片林子以前有個很大的鎮子,後來都搬到下面的平地了,這就荒廢了,正好你們可以沿著他們以前修的路上山。”

士兵撥開一處茂密的草叢,順腳踢開幾塊石頭後,果然,隱藏其中的一條石板路顯露出來。

“原來如此,有路就好說,省的我們爬山爬的腳疼,那個,你可以回去了交差了。”

九隱一隻腳踏進石板路,用力踩踩發現並沒有塌陷後便整個人跳了進去,隨後轉身向士兵說道。

眼看李阿古跟這家九隱進到裡面,士兵嘖了一聲後喊住二人。

“那個,二位,請恕在下多嘴,你們二位已經是我領過來的不知道第幾位神官了。”

“什麼?”

李阿古站立住,回頭問道。

“其實前段時間已經來了很多來自各地的神官,他們都是聽了雁將軍的話來這山林裡探尋,不過這些日子下來,我還沒見過一個人從裡面出來。”

士兵眼神中有些恐懼地說著,其中還防範著向身後看去。

“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們,你這可是背叛你們將軍。”李阿古繼續問道。

“我,我知道!但是,我看你們還沒我弟弟妹妹年齡大,看著你們送死,我......”士兵說著說著情緒有些激動起來,但很快便壓制住了。“早些年跟界國士兵打仗還沒有這種感覺,唉,算了,我什麼都沒說過,你們什麼也都沒聽見,二位保重。”

說完,士兵轉身消失在了李九二人跟前。

“沒想到還是個好人。”李阿古望著前方自顧自地說著。“咱們還上去嗎?”

“上,怎麼不上,來都來了。”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眾神亂鬥

愛吃咖哩炸雞飯的孛爾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河東不知名小卡

鬥羅娶妻成神,多子多福

小新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