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身後不時傳來的碰撞感,不用回頭迪思馬也能夠猜的得到,這是小傢伙正在用頭不停地撞自已,並且還是撞完就跑的情況。

這惹得迪思馬心中升起些許的不快,但剛剛吃完午餐,陣陣的血液回流,讓自已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只能坐在地上忍受著身後一下又一下的撞擊。

但在下一刻,還在左右跑動的小傢伙,就被身後的一雙手給抱起,那是斯萊芬爾的手。

對方看著不斷玩鬧的小傢伙,怕對方打擾迪思馬的休息,只能從後面將對方抓起放到了廖的手中。

看著小傢伙終於消停下來,迪思馬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笑著對斯萊芬爾與廖說到。

“我們就地休息一段時間,然後再繼續上升吧。”

一旁的斯萊芬爾與廖聽到後,紛紛應答。

“嗯,我這沒有問題。”

“我也可以的。”

在二女的手中,小傢伙被不斷地揉搓著,其柔軟的身體不斷被揉圓搓扁,也好在小傢伙不會掉孢子,不然這兩女渾身都要沾滿淡紫色的孢子。

休息足夠,三人便繼續啟程。

不知是好運作祟,還是另有原因。

三人上升的路途一直都十分平緩,幾乎沒有太多劇烈爬升的路程,大多數地方都是與斜坡相似的道路,偶爾出現斷層也只是數米的突然向上爬升。

一段段由上升負荷造成的恐怖效果,在一位黑笛、一位序列五、一位月底身上,並沒有出現明顯的症狀。

至多也就是受傷的廖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例如血液流逝過快帶來的不適,又或者耳中傳來的陣陣“嗡嗡”聲。

感受著體內不斷蔓延的灼熱,迪思馬微微皺眉,眼神回頭看向身後的兩人。

在身後的廖此時已經滿頭大汗,面色呈現著一種不健康的漲紅,雙眼時而清明時而失神。

至於在隊伍最後面的斯萊芬爾,僅僅只是面龐被汗水浸溼。

兩人的狀態,都不是特別的好。

“斯萊芬爾!今天就到這裡吧!”

“廖的狀態不對,再繼續走下去的話,恐怕就要內出血了。”

迪思馬見狀,便對著斯萊芬爾說道。

“好的!紮營的話,就麻煩你往前探路了。”

跟在隊伍後面的斯萊芬爾,稍加思索後便說道。

“好的,你們在這裡注意安全。”

迪思馬微微打量周圍,前方的道路大約還有兩丈寬,頭頂之上是一路向上的巖壁……想要像之前那樣,找到一處能夠休息的巖洞可沒那麼容易,但也只能先行探究了。

陣陣的機簧聲響起,那已經摺疊的來回之鎬在迪思馬的手中變形張開,銀白的鎬尖從握把中驟然彈起。

帶著岩石被敲擊而發出的陣陣脆響,岩石的硬度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堅固,迪思馬感覺可以考慮一下,像某方塊一樣直接挖一個巖洞,然後化身穴居洞人。

畢竟試了試巖壁的硬度,自已要是想要開挖的話,是可以在天黑以前把面前的巖壁挖出一個容納三人盤膝休息的小洞窟的。

…………

…………

正午的光芒映照在不屈花海之上,毛絨的大兔子繼續著自已的偷窺大業。

娜娜奇有些好奇的繼續盯著對方,這樣的人在這幾日常常徘徊於第四層的各個要道之上,至於他們做的事情就與前些日子花海處,那群人做的事情一模一樣,到處攔截著從下方,或者從上方來到此處的探窟家。

他到底……到底想幹什麼呢?

還不待自已挪動身軀調整身形,娜娜奇突然感覺自已身上的毛髮似乎突然之間就都豎了起來,彷彿有什麼非常不好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砰!”

火藥爆燃時的陣陣煙霧升起,一顆黑色的彈丸劃過空氣,一瞬間便從那炸起的毛髮之中穿過,帶起陣陣毛髮燒焦後的蛋白質香味,隨後便是一聲清脆的木頭崩裂聲,似乎是子彈穿過了自已毛髮,一下便擊中遠方的樹幹。

看著毫無動靜的草叢,舉槍的那一位男子不由得皺眉,自已剛剛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偷偷窺視著自已。但開槍後那細微的入木聲,又表明了自已確實是一槍打空了。

對方一面喃喃著不可能……一面快速的完成著自已手上的動作。

插管在槍膛之中快速的穿插著……火藥、墊紙、彈丸,一件件裝填物被塞入槍中,並在配件的幫助下被快速地壓實。

僅僅不到四息之間,男子就完成了手中武器的復裝填。

幾次聲息過後,男子便背起了那一把武器,快速踱步著離開了這裡。

直至此刻,匍匐在草叢之中的身影才微微抖動了一下,毛髮燒焦的味道在緩緩的升起。

娜娜奇撫摸著自已頭上那因子彈摩擦而燒焦的皮毛,從蕨類構成的草叢之中緩緩退了出來,看著那一名男子離開的方向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陣陣的後怕。

自已若是運氣再差一些就完蛋了,那一發彈丸若是再低一些恐怕就會直接打到自已的腦袋了。

自已可不像米蒂那樣有著不死之身。

娜娜奇一面抱怨著,一面朝著之前男子走過的道路摸去。

自已需要依靠對方所把守的要道快速前往下一處地點,畢竟自已所在的位置已經很難再找到能夠輕鬆捕獲的獵物了。

在透過這一處要道上升過後,自已是知道有一處能夠輕鬆捕獲竹豬的地方,如果這一次沒能成功上去找到食物的話,自已跟米蒂就要捱餓了,

畢竟像上次那處石窩的機會太少了,雖然血腥恐怖……但一次確實是能夠搜獲到大量的補給。(第二十九章中被樹根所環繞的石窩)

只不過那一次的補給也只是剛剛好撐過了,前一段最為艱難的時間。

前段時間並不只是那些類似探窟家的人一同下潛而來,對自已影響最大的還是那巨人之杯底部莫名升起的紅色霧氣。

在那升騰而起的紅色霧氣影響之下,很多小動物都不敢離開自已的洞穴。

哪怕是被餓死在自已的巢穴之中,對方也是完全不願出來。

至於體型更大一些的捕食者,早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或是上升又或者是躲藏在了不知名的洞穴之中。

倘若知道那一段時間之中會是什麼都找不到的結果,自已就不會硬頂著那令自已渾身毛髮都要炸開的危險感,獨自深入那令人看不清周遭的紅霧之中了。

在有一次爬上一段巖壁,娜娜奇微眯雙眼重新打量了一次周圍的環境,見到沒有奇怪的力場升起,娜娜奇便放心的開始了自已的攀爬,自已要在天黑前帶著能夠吃的食物重新回到這附近,並且還要躲過下一次在裡巡邏而過的人。

為了填飽自已的肚子……這一趟行程還真是任重道遠呀……嗯吶……

Ps:需要停更一段時間了,現實中阿蒙身為kp需要去進行一個詭秘團的創作以及編寫,沒啥時間專心寫文,中間會發一些章節但每週兩到三更不太可能,大概在7月初才會完成編寫,到時候帶團的話就有空餘的時間碼碼字。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一念關山:癲狂星光

傑克蘇17

星際守護者計劃

古蠻山的白月初

異能:萬界之主

卍莫琉華卐

完蛋!我有兩個性格相反的妹妹

昱夢

紅粉麗人亂世情

繁花素色

修書之旅:修修補補又一人生

雁過留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