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淺察覺到了她的退縮。

暗下決定,嘴唇附到夏桃桃耳邊,小聲道:“小雌性,別害怕,我不會那樣對你的。”

沒等夏桃桃反應,龍淺舉起夏桃桃手腕咬了上去。

夏桃桃細皮嫩肉的,承受不住龍淺鋒利的牙齒,小臉縮成一團,手腕直接流出血來。

血珠還沒來得及跑出來,龍淺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技巧,全部吸了乾淨。

夏桃桃望向他的眼睛帶著點驚恐。

他這是,打算生吃了她?

一點血都不放過,是不是沒吃過好的?

龍溪沒想到他會這麼做,但也瞬間明白過來,學他的樣子,拿起夏桃桃另一隻手,咬了上去。

如果可以,夏桃桃真的想問一句,“你們是蚊子嗎?”

就算是卓瑪以前囂張跋扈的時候,也沒有受過什麼皮肉傷。

輪到她這,剛來就捱了一巴掌,緊接著肩膀受傷……到現在反而被人咬。

越活越回去了。

不能受這樣的氣。

夏桃桃在兩人鬆手後先咬了一口龍淺,後咬了一口龍溪。

用盡了全部力氣。

甚至疊加了符紙。

真是氣死她了!!

如此一來,兩隻龍獸的胳膊上也都印上了兩排小巧的牙印。

有點點血絲融在水中,兩獸一聲不吭,還有點享受。

對,享受。

他們從來不知道,原來小雌性的嘴巴那麼軟,牙齒那麼精巧,咬在胳膊上,居然有一種異樣感。

並沒有厭惡,煩躁的排斥感。

甚至還想讓小雌性繼續。

真是瘋了。

喝了她的血,身體的疼痛好了一大半。

龍淺這麼做,也不過是冒險嘗試,心裡根本沒把握。

能成功,對他們而言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他知道,如果真的做了,小雌性可能會恨上他。

令他沒想到的是,被暴怒慾望裹挾的龍溪居然也能忍住。

夏桃桃大仇得報,徹底舒服了。

這兩玩意,就不能給他們好臉色,一有好臉色,就蹬鼻子上臉的。

“小雌性,睡吧,忘記今天的事情。”

龍淺的聲音又出現了。

夏桃桃早有防備,沒有真的忘記。

不過這傢伙,催眠能力太強了,睡意還是忍不住襲來,夏桃桃不甘心的閉上了眼。

心裡突突直跳。

她記得,在部落強迫雌性發生關係可是很嚴重的。

他們最好老實點。

不然自已真的會炸。

……

“吼!”

各種動物的嚎叫把夏桃桃強行喚醒。

再睜睛,發現自已身處於空曠的山林。

夏桃桃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龍淺龍溪呢?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莫非,是龍淺的幻境?

來不及多想,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大松鼠朝自已撲來。

動作敏捷,夏桃桃差點沒反應過來。

一個起身躲開,問:“你幹什麼?”

“你說呢,雌性,你們傷我族人,實在是太可恨了,我雖然同為雌性,卻也不想屈服,我和你拼了!”

夏桃桃見她來真的,一腳把她踢得遠遠的。

“什麼亂七八糟的。”

此時,她才來得及觀察周圍情況。

只見一群動物扭打在一起,慘叫聲不絕於耳。

仔細觀察不難看出,這場鬧劇完全是大型食肉動物對食草性動物單方面的碾壓。

野兔,羚羊暴屍荒野。

地上不乏有殘肢碎片。

有的甚至能直接看到裡面的內臟。

幸虧獸人死亡之後會變回獸形,不然場面之壯觀,夏桃桃恐怕難以接受。

那隻松鼠很快爬了起來,大滴淚水跌到地面。

“我不怕你,我跟你拼了!”

還沒來得及跑過來,一隻花豹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一口咬在了她後脖頸處。

隨後,便像丟小雞一樣把她隨意甩到了附近的大石頭上。

花豹口吐人言,“獸公,您沒事吧?”

“別看她是雌性,只要傷了獸公,就必須死。”

花豹眼神中透露出兇狠之色。

夏桃桃喊了一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獸公,主城主帶你來整治附近不聽話的族群了。”

“主城主呢?”

“我也不知道,主城主那麼厲害,不會直接參與戰鬥的,等戰鬥結束後應該會出現。”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穿越粗使丫鬟,我靠賣辣條暴富了

夏日鹽汽水

佔個山頭當大王

柒悅夕陽

今曦何昔

笙玥兒

驚!我從暗衛變成太子妃!

餘明歡

穿成對照組,靠靈泉空間養活四個娃

一隻七柚

重生嫡女宅鬥手冊

蘇雲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