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素,好好走路,我平時不這樣……”

落在後邊的陌言,不僅僅因為突然變成了女兒身而無法適應走起路來身前那種晃動的奇怪感,更是無法適應這一覺起來腰痠腰軟的疲態。

他如今總算是體驗到了,平日裡月素到底被他折騰得有多累了。

前邊的月素聞言便是停下步子地回過身來,她看到陌言不僅走得極慢,身子還繃得極其僵硬,便是又挑眉壞笑跑過去湊近他道:

“我平時也不像你走得這麼慢呀!

怎麼,是不是覺得身體有哪裡不適的呀?

不過,這可不像你呀,陌言,你不是男子漢大丈夫,一向能忍嗎?怎麼今日這點腰痠腰痛就把你給難住啦?”

“素素……”

看著那張充滿玩味兒的自己的臉,陌言又是無奈地嘆息一聲。

“別不好意思呀,你現在是我,有哪裡不舒服的儘管說出來,我今日身為夫君,肯定會好好呵護娘子你的!”

月素說著就是伸手一摟陌言的腰,陌言猝不及防地就撞在了月素的懷裡。

雖說抱著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原本的那副肉身,但這種被男子抱著的感覺,實在是讓陌言心裡膈應,故他想推開月素,可月素不等他推開,便又直接一把將他橫抱而起,使得他更是羞恥地低嚷一句:

“素素別鬧!”

“我才沒鬧!

按你這速度,我們今日得幾時能到鳳鳴山啊!

反正平日裡你這樣抱著我走來走去的事情也幹了不少,在別人眼裡不會覺得突兀的!”

月素一邊得意洋洋地說著,一邊抱著陌言就繼續往空聞道人等人的所在之處,大步而去了。

儘管陌言千萬個不願意讓月素這樣橫抱著走,但是月素把他抱得緊,她現在這副肉身可是比他要有力氣,他便是想掙脫也掙脫不掉。

而在空聞道人、蕭凜然和魑魅魍魎六人眼裡,看到的只是陌言抱著月素,月素似是一臉害羞地把頭轉向陌言的懷裡而已,這樣的畫面大家早就司空見慣了,唯一讓大家覺得彆扭的地方,大概就是陌言的表情了。

畢竟陌言平日裡都是冷清的表情,就算是高興,也是微笑而已,除了月素,旁人是很難看到他笑得格外燦爛的時候。

但今日,因為陌言的軀殼裡裝著的是愛笑的月素的靈魂,所以眾人便是難得地看到了陌言的臉上掛著十分燦爛的笑容,雖說他長得極好看,這般笑起來自然也極好看,但眾人只要一想到這樣的笑容和他平日裡的性格完全不符,就讓大家心裡生出一種發毛的違和感:

陌言今日這是怎麼了?!吃錯藥了?!

“空聞,魑、魅、魍、魎,前夜妖兒平安產女,我二人打算現在就啟程前往鳳鳴山看望她們。”

月素來到膳房,儘量學著陌言的口吻,與還在用膳的空聞道人和魑魅魍魎如是話道。

聞言,圍坐在桌邊的眾人才自以為地明白了,陌言今日會笑得這般燦爛皆是因此。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大宋宮詞

劇改作者:唐蓉

寫給未知的自己

寶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