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多出這麼多劍修,不少人還穿得一模一樣,彼此間說著什麼燕赤霞、找女鬼、樹妖姥姥之類他聽不懂的話。

被詢問的是一名小光頭,一眼就看出楚天必定是外出錯過了電影。

因為黑虎山需要弟子鎮守,所以並不是所有弟子都有機會看到那一場精彩的電影。

小光頭正想鄙視兩句,他現在都不跟沒看過電影的人說話;但餘光注意到楚天身上二年級弟子的服飾,心中暗暗一驚,恭聲回答道:

“師兄有所不知,半月前宗門放映了電影-倩女幽魂,這兩位可都是在模仿電影中的人物,此番爭鬥乃是因為比較誰模仿得更像!”

電影?模仿人物?

楚天腦袋懵逼,電影他知道,之前宗門就有訊息傳出,但那東西也有人去看?

那幾天他剛好到了突破關鍵時期,去了黑虎山一趟,本以為這電影不過是玩樂消遣的東西,但似乎...

就在這時,兩名爭鬥的弟子已經罵出火氣,相互間指著對方,邊跳,嘴中邊呵斥:“退!退!退!...”

兩人一瘦一胖,

其中身材瘦弱那名弟子氣憤道:

“可惡,你個死胖子真要與我爭這名頭?你夠快胖成球了,好意思說自已像燕赤霞嗎?”

“哼,你個細狗!你這竹竿身材也好不到哪去,細狗、細狗、細狗...”胖弟子也毫不示弱,各種話張口就來!

眼見嘴上解決不了問題,雙方拔出長劍,準備為了名譽決一死戰!

兩人的修為都是煉氣三層,正當楚天準備看戲的時候,圍觀的人群分開道來。

五個身著黑白條紋法袍、手持沙漠之鷹的弟子走了過來。

“執法隊在此,都住手!”

其中人衝胖瘦兩人大聲警告道。

“執法隊?”

周圍圍觀的人群中,不少人眼神慌張。

這宗門執法隊可了不得,兩個月間手持宗門戒律,在宗門內橫行無忌,不論是誰,只要違反了宗門規定,都會收到懲罰!

上個月有個三年級的練氣後期弟子,將一位新入門師妹騙到小樹林內,妄圖行齷齪之事,被人發現後通知執法隊,

執法隊及時趕到,那名煉氣後期弟子見執法隊的人只有煉氣中期實力,不講執法隊放在眼裡,還要一意孤行。

在警告無效後被執法隊的人一槍爆頭!

從那之後,執法隊的大名傳遍宗門,行走在宗門內,無人敢惹。

那些不將宗門規矩放在眼裡的人都收斂了自已的手腳,宗門內更是肅然一清!

當然,只要不違反宗門律法,便不會被執法隊找上門,若是執法隊犯事,也有專門的部門管理。

見執法隊到場,胖瘦兩人頓時腦子一清,下意識放下武器,規規矩矩站在一旁。

“私下鬥毆,違反宗門律法,按照規定需要罰款五十靈石,拘留三日。可有異議?”

“沒有。”兩人低頭道。

執法隊弟子拿出一本小冊子,在上面寫上處罰方案,然後讓兩人簽上自已名字。

這是處罰備案,一式兩份,被罰弟子一份,執法隊上交一份到長老殿。

看著同樣規規矩矩的執法流程,哪怕不是第一次見,楚天還是忍不住驚歎:太公正了!

其他宗門上層憑藉自已的心情去處罰弟子,很少有宗門會嚴格根據律法來。

等執法隊離開,圍觀的人也逐漸散開。

楚天則向著執法隊離開的方向追去。

......

青雲峰,

青雲峰頂乃是青雲殿,是青雲宗的中心,議事的地方。

山腰處則有幾座別院,是宗門長老的住處。

此時,一間別院內,陸哲、李昌德和金偉圍坐在茶桌邊。

陸哲細細品味著朝來城送來的茶葉,雖是凡物,但產自高山隴道間,經過茶農的精心照料,凌晨採摘,午時便送到這裡,要是放在藍星便是大人物才能喝得起的珍貴茶葉。

此刻喝在陸哲嘴裡,論他如何品味,也只能嚐出涼茶的味道。

“唉,果然不是品茶的料!”陸哲無奈搖頭道。

“嘿嘿,宗主莫怪,定是這凡茶入不了宗主的口,待我下次給您帶點靈茶回來!”金偉以為陸哲嫌棄茶葉毫無靈氣,開口道。

陸哲搖頭,不作回答。

和陸哲不同,李昌德兩人沒有動桌上的茶水,身上注意力都放在院內的屋子裡。

屋子內,一股股靈氣波動明顯,氣息動盪不定, 周圍的靈氣都向房間內彙集。

明顯是有人在進行突破。

“便宜嶽山那小子了!”金偉羨慕道。

宗門內達到煉氣九層的人只有他和嶽山兩人,

在昨天嶽山煉氣期圓滿後,陸哲拿出一枚極品築基丹,讓嶽山進行突破。

極品築基丹啊!

要不是陸哲在,自已也是青雲宗一員,他都忍不住動手搶了!

極品築基丹可是能讓人百分百突破築基的丹藥!

在整個南國,也只有皇室核心弟子,才有機會享受到這種極品丹藥!

其他勢力,連浩然宗也是難搞到極品築基丹!

“靈氣匯聚停了!”李昌德眼神一凝。

“應該是成功了。”金偉一臉羨慕。

這可是築基啊!

他年紀也不小了,再過兩年等到六十歲,體內氣血便會開始衰敗,突破築基的機率大大降低!

和他相比,嶽山才四十多歲,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

嘎吱--

房間門開啟,

精光四溢的嶽山走出,身上散發著築基期的強大氣息。

“多謝宗主成全!”

二話不說,嶽山單膝跪在陸哲面前。

此番若不是陸哲提供地極品築基丹,他能不能順利突破還未可知。

“嗯,起來吧。”陸哲擺手。

嶽山突破築基,對宗門有好處。

至於反骨...那是不可能的。

“既然都在這, 那就順便彙報一下宗門的情況吧!”

陸哲讓三人坐下,

“是!”三人應聲。

主管內務的李昌德沒什麼大事需要彙報的,簡單提了兩嘴宗門弟子到處模仿燕赤霞的問題,

對此,陸哲無語搖頭,

“這種事情不用管,他們想模仿就隨他們,只要不鬧出大問題就行。”

金偉主管功法傳承,算是最為鹹魚的一個,自從陸哲拿出一大堆功法傳承後,這方面的問題都不需要他去操心,只要防止傳承洩露就可以了。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末日來臨,你讓我收喪屍當學生?

深秋居士

重生魔帝還帶攻略百科,我無敵了

瘦成閃電

我在魔法世界當戰士

獨愛辣椒炒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