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醫生團伙迅速控制局面的時候,一聲巨響忽然從地下傳來,巨大的震動令整個大樓隨之晃動。

小頭目兔子差點沒站穩,一把抓住旁邊的柱子才沒有狼狽摔倒,他大叫:“怎麼回事兒?”

對講機裡面傳來了驚叫聲:“不好了,停車場炸了!”

“誰讓你們動手的?換了醫生的計劃,活活砍死你啊!”

“不是大哥,不是我們接觸過的區域,是地下停車場正中心,現場已經變成了一片火海,怎麼辦?”

兔子愣住了,他扭頭看了一眼披頭散髮的喪波,對視了幾秒之後,艱難的嚥了一下口水:“報警!”

“什麼啊?”

“我叫你報警呀!動靜鬧得這麼大,那些條子再蠢,也知道出大事了!叫兄弟們把屍體藏得隱秘一點,先把警察放進來,找機會一次性把他們解決!”

“……,是!”手下也被兔子瘋狂的決定驚呆了,愣了幾秒之後,才連忙應了下來。

切斷對講機,兔子扭頭道:“沒時間耽擱了,通知醫生,必須儘快動手!”

喪波冷冷一笑:“別慌張,出了點意外而已,跟我們最初的計劃也沒有太大的差別,我會通知一聲的,你帶著這幫小的,守好下邊,別再出了差錯!”

兔子眉頭倒豎:“你在教我做事?”

“怎麼?老子沒資格嗎?”

他眼神兇狠起來,滿滿的殺意。

兔子毫不畏懼的與之對視,雙方僵持數秒之後,同時冷哼一聲,各自轉身離開。

頂樓宴會廳,一切美好而祥和的氛圍被一陣劇烈的晃動而打破。

上百名衣冠楚楚的上流社會人士,狼狽的趴在地上,控制不住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君度酒店雖然只有三十五層,頂樓宴會廳距離地面依舊有超過一百米,平時或許感覺不出來,在宴會廳確實是處於一種動態平衡狀態。

也就是說,上面是一刻不停的在左右搖擺,如同高高豎起來的竹竿。

現在停車場忽然發生爆炸,強烈的震動和餘波沿著鋼筋水泥的建築一路向上,振幅越放越大,導致在一樓大廳只是差點兒站不穩的震感,到了頂樓就會被放大數十倍。

而且震動的時間也會延長很多。

剛才短短几分鐘,一群人就像是突然被扔進了過山車,上下震動左右搖晃,彷彿大廈隨時會被折斷,一下子坍塌掉。

這種情況下,別說普通的客人,就算是醫生也差點兒沒被摔背過氣。

爬起來的時候,他整個臉都因憤怒而變得扭曲。

本來為了隱藏身份,他是沒有裝對講機的。

畢竟珠寶只是他這一次目的之一,這些非富即貴的賓客同樣是等待收割的果實。

為了能夠把贖金喊高一點,他本來是計劃在手下人發動佔領君度酒店期間,在近百位非富即貴的賓客當中,找到最有錢或者能夠拿出最多現金的人選。

沒想到還沒行動,就發生這樣的意外。

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醫生臉色難看的從懷裡掏出電話,拉開天線:“怎麼回事?”

話筒裡頓時傳來了說話聲。

隨後就看到醫生本就已經很憤怒的臉,顯得越發扭曲,光潔的額頭青筋一根一根的凸起,整個人彷彿變成了一顆被點燃的炸彈,隨時會發生爆炸。

半分鐘後,他狠狠結束通話電話,大步走到一名黑衣安保人員面前,扯開對方的衣服,從肋下槍套裡拔出手槍,熟練的開啟保險,子彈上膛,抬手對著天花板就連扣三槍。

砰砰砰!

三聲槍響,讓本就已經驚慌不定的宴會廳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趴在地上,驚恐且帶著幾分茫然的看著醫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女士們先生們,很遺憾的通知大家,我們今天晚上的宴會要更改一下主題了!”

醫生看著如同鵪鶉的待宰羔羊,閉著眼深呼吸了一下,聞到空氣中清晰的硝煙味道,常常吐出一口濁氣,整個人的情緒也跟著穩定了下來。

“本來還想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跟大家玩一個遊戲,沒想到突然發生了一點意外,令我不得不臨時改變計劃!

不過也無所謂,提前跟大家見面,效果其實也是一樣的!”

說著話,他又有些神經質的朝著天空開了三槍。

隨著彈殼掉落地板,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現場顯得更加安靜了。

醫生見狀滿意的笑了笑:“很好,看來你們已經初步瞭解了我們的意圖,沒錯啊,我們只是謀財,並不害命,只要大家合作,那就都沒有事!

現在大家聽我指令,男左女右靠牆坐好,把雙手舉過頭頂,掌心向前,如果誰耍花樣,那不好意思,我不介意讓他提前領一張船票過奈何橋!”

就在此時,樓上的安全門被一腳踹開,一身迷彩服,戴著軍帽和墨鏡,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悍匪氣質的兔子,帶著十多名西裝革履,酒店服務生打扮的悍匪闖了進來了。

他們一進來便左右散開,居高臨下將所有人質團團包圍。

每個人手裡都拿著衝鋒槍或者連發步槍,連型號都是統一的,一看就是有實力的悍匪。

醫生扭頭看了兔子一眼,見他微微點頭,嘴角的笑容更大。

“各位也不用想著報警,因為在三分鐘之前,我就已經叫人打過報警電話,如無意外的話,警察最多隻需要十分鐘,便可以將樓下圍的水洩不通!

不過我提前在整條街埋伏了人手,只要他們的車隊透過這條街,就會被我的人幹掉,所以,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乖乖的配合才是唯一的出路!”

醫生說完,見眾人低頭害怕,沒有給出半點反應,滿意的點點頭。

“很好,那就讓我們開始吧!”

醫生打了個手勢,兔子右手握拳輕咳了一聲,開啟了擺在門口上的賓客登記名單:“那麼哪位是得力保安公司負責人陳立明先生?”

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白人大驚失色,下意識的想要低頭縮排人群。

然而他這麼明顯的動作,無異於自報家門。

一個手下走上前,冷笑著把槍口頂著了中年白人的腦門上。

兔子笑呵呵的走上前:“陳先生,不用害怕,我們是很講規矩的,密碼告訴我吧?”

中年白人舉著雙手,額頭直冒冷汗:“我不知道!”

“呵!想當英雄?我成全你啊!”

兔子拔出腰間伯萊塔,麻利的拉動槍栓,對準他的腦袋就要扣動扳機。

中年白人嚇得連忙蹲下,大聲道:“我真不知道,公司今天下午才派了專家過來,我都還沒來得及跟他見面,哪知道什麼密碼!”

“別緊張,我相信你!”兔子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中年白人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就在他準備問一問自己能不能回去的時候。

兔子面色忽然一冷,“那你就沒用了呀!”

嘭!

一發子彈的直穿心臟,中年白人當場倒地,血液瞬間染紅了地面,屍體抽出了幾下,沒了動靜。

“殺人了殺人了!”

“上帝呀!”

“哎呀呀,死定了就是死定了!”

現場一片騷亂,夾雜著驚慌和壓抑的尖叫聲,不自覺的往裡面竄,似乎只有與同伴身體接觸,才能獲得一點可憐的安全感。

有幾個心理素質不達標的女人,更是直接翻著白眼便暈了過去。

然而,她們竟然打錯了主意。

這邊剛倒下,那邊就有兩個凶神惡煞的匪徒衝了過去,一陣拳打腳踢,把幾個不知道是真暈假暈的女人全都踹了起來。

看著幾個女人的慘狀,一群正準備有樣學樣的傢伙,互相對視了一眼,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繼續維持原狀。

樂惠貞擠在牆角,拿著隱藏式攝像機不停的拍攝,表面上維持著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害怕模樣,私底下興奮的情緒都快要衝出腦門了。

“發達了發達了,這次發達了!獨家新聞啊,現場槍戰,只還有人命!死老頭下次再敢吼我,老孃就把帶子摔在他的臉上!”

由於被男女分開關押,偽裝成樂惠貞頂頭上司油頭粉面男的分身,此時正在大廳另外一邊,旁邊正好是龍威的老爸和經紀人。

分身不動聲色的左右打量著,沒有龍威的影子,果然這傢伙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果然不是個安分的主。

幹掉保險公司負責人,兔子臉上沒有半點表情,顯然他們本來也沒指望這個傢伙。

他扭頭看下一個戴著眼鏡的手下阿三,阿三微微點頭回應。

“速度快一點,本來按照原來的計劃,我們大概有一小時二十分鐘左右,現在只有三十分鐘,所以必須在三十分鐘之內解除密碼!”

“沒問題,如果順利的話,甚至用不上三十分鐘,最多十五分鐘就能搞定!”

阿三一點都不在意,拎著一個軍用筆記本坐到了三個展示櫃前。

兔子目光追著他看過去,眼底深處帶著幾分不信任。

他扭頭看向醫生,醫生微微搖頭。

兩人用眼神無聲的交流著。

你確定這貨是頂級高手?

時間緊迫,只能用他頂一頂了,不行也得行!

好吧!這傢伙說話的樣子好囂張,一會我一定幹掉他!

隨你便!

兩人交流完畢,兔子再次開始點名:“金氏珠寶公司趙德明先生在嗎?請出來我們聊聊天!”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萬古上界我為尊

盧固安汁莉

週六異世界食堂

溫靈

你能找到我嗎

是個矮子

無垠事務所除魔實習日誌

毛二蛋

玄幻:我的丹田有塊地

李大錘子

五等分:天才物理學家的日常生活

無神論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