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不可能的吧……”

聽到白媚的這句話,柳建直接打了個冷顫。

“您的意思是……”

柳建嘴角顫抖,不敢置信的重複問道。

“那兩個煉氣期的殺手,根本就不是葉臨的對手。”

“而且這麼短時間就能將其中一位斬殺,而且追著另外一位跑……”

“這葉臨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更高的境界。”

“什麼???”

聞言,柳建猛吸一口涼氣。

“那傢伙現在已經是大聖宗了?”

“這不可能啊!”

“若他是大聖宗,那麼早就成為龍國其中一位戰神了吧。”

“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那小子是……”

說著說著,柳建目光開始呆滯,彷彿想起了什麼一般。

“莫非……江城的鎮魔戰神殿,就是為那小子建的???”

柳建絕望了。

若是白媚所言是真的,那他還報個錘子的仇?

葉臨可是戰神級別。

想挑戰戰神級,一萬個柳建怕是也不可能報仇成功啊!

“你慌什麼?”

白媚開始還有些意外,不過隨後捲了卷自己的秀髮,烈焰紅唇在後視鏡中微微掀起。

“你們世界的大聖宗又如何?”

“大聖宗之間也亦有差距!”

“要是如你所言,那小子之前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戰神,那就說明他是最近才有所突破!”

“等為師的實力悉數恢復,區區一個剛突破大聖宗之境的初境戰神,我還不在話下!”

大聖宗,一共有十二個境界!

初境,一到四境。

中境,五到八境。

上境,九到十二境!

白媚冷哼一聲,大聖宗之上,先要突破境界難如登天!

葉臨剛剛邁入大聖宗,怕是也只有區區一境而已。

“師傅,那您是什麼境界?”

柳建眯起眼睛問道。

“按照你們世界的修煉體系來講,我是大聖宗四境!”

“大聖宗,每一境之間的察覺,都宛如鴻溝!”

“那葉臨,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原來如此!”

柳建也逐漸從懵逼中回過神來。

聽到白媚如此自信,柳建臉上也漸漸浮現出了冷笑。

“到時候拿到你們柳家的寶貝,為師就帶你去那個世界。”

“等你再次回來之時,在這個世界,也會是絕對強者的地位!”

白媚雙眼嫵媚,對著柳建保證道。

“好好好,師傅一言為定!”

柳建聞言喜笑顏開的點頭同意。

嗡嗡嗡……

一腳油門,他們便離開酒店。

而在另外一側,暴食滿頭大汗的帶著孫茜,來到了一處廢棄的爛尾樓。

“呼呼呼……”

“特麼的,得趕緊把這個訊息告訴老大。”

暴食放下暈厥過去的孫茜,躲在石柱後面四下張望一番,確定葉臨並沒有出現後狠狠的鬆了口氣。

“計劃有變。”

“目標實力超過我和傲慢的實力。”

“傲慢已死,我被迫逃跑。”

拿起手機,暴食將訊息立馬發給了老大。

又檢視了一番江城的地圖後,暴食心中已經有了逃跑的路線。

此刻,他又扭頭看向了一旁的孫茜。

“呲溜。”

“這次我可不能白來。”

“都說龍國女人嬌小可愛,不知道吃起來什麼味道。”

暴食說著,舔了舔嘴唇。

之前他吃過一個來自寒國的女人,全身上下都是矽膠填充物,噁心了他大半個月。

再次確認葉臨沒有跟上來後,他便饒過柱子,準備前往找到提前備好的直升機,然後帶著孫茜離開。

“瑪德,你大聖宗又怎麼樣?”

“我可是七宗罪的人,我逃跑的技術你能比得了?”

見直升機就在眼前,暴食不由得得意了起來。

“嗯???”

砰……

轟!!!

然而就在下一刻,暴食突然愣住。

他看到在直升機的另一側,葉臨正在向他衝來。

速度之快。

在暴食急速擴大的瞳孔之中,直升機直接被葉臨一腳射穿,對方整個人都穿過直升機,滿身殺意的朝著他如同流星般衝來。

“法克……”

“你不要過來,不然我殺……”

暴食被葉臨身上那宛如修羅一般的殺氣,鎮的腳步都無法挪動半分。

就在他準備將手放在孫茜脖子上,來威脅葉臨時。

話都沒說完,葉臨直接像是剛才踹爆直升機那般,當場踹爆了暴食擄著孫茜的那條胳膊。

噗嗤……

血如泉湧。

葉臨抱起孫茜,腳步在原地轉起一百八十度。

“什……什麼……”

暴食還沒來得及沉浸在斷臂的悲痛之中,葉臨又是一腳爆射朝他襲來!

大聖宗,含怒一腳!!!

轟!!!

此時此刻,就連整棟大樓都顫抖了起來。

葉臨收腳。

方才在暴食所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團血霧。

“葉……葉哥哥……”

孫茜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在葉臨的懷裡後,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沒事的。”

“有我在。”

葉臨安慰她道。

突突突……

直升機的聲音響起,懸鏡司的人也隨之出現。

“酒店那邊的武者屍體我們已經處理了。”

直升機之上,一個帶著蛇頭面具的男人,恭敬的來到葉臨面前說道。

“好。”

葉臨聞言點了點頭。

“那麼……剩下一個殺手的屍體……”

蛇頭面具四下張望,當看到地上一攤血後,滿意忌憚的看了葉臨一眼後,便苦笑一聲。

“這裡就麻煩你們了。”

“我先送她去醫院。”

葉臨看了一眼孫茜,對蛇頭面具男點了點頭。

“葉哥哥你真好。”

孫茜連忙撒嬌。

“我不會不管你的。”

葉臨微微一笑。

“咳咳咳……”

“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蛇頭面具男人突然莫名奇妙的猛咳起來。

“怎麼了?”

葉臨疑惑的看向了他。

“葉哥哥你真好~”

這時候,蛇頭面具男人,身後突然出現一陣陰陽怪氣的女聲。

柳藝霏,突然出現。

“沒事的,我不會不管你的~”

她又學著葉臨的語氣,晃著小腦袋氣呼呼的說道。

“葉大人,這不管我事……”

“是夫人非要跟來的……”

蛇頭面具見氣氛有些不妙,當即大手一揮。

懸鏡司眾人迅速撤離,開著直升機離開。

“藝霏……”

“冷靜……”

“你幹嘛,我受傷了,我需要葉哥哥抱抱……”

“狐狸精你給我下來!”

爛尾樓上,此起彼伏的聲音不斷響起。

而此時此刻,在江城一棟建築物的最高處。

一名紅髮的中年男子,正手裡拿著一罐啤酒。

“怎麼樣,那個新戰神的資訊查到沒?”

男子晃著手裡的啤酒,對著耳機說完後,隨即一飲而下。

“咔嚓……”

“咔嚓……”

那頭,耳機斷斷續續響了幾聲後,隨即傳來一陣聲音:“報告白虎戰神。”

“鎮魔戰神的身份還是機密,無法查詢。”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穿書女配,敲可愛

小損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