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進了餐廳,立馬就有服務員拿上選單。

萱萱接過選單,笑道:“快點吧,今天這頓我請!”

聞言,衛明果然毫不客氣地點了好幾道菜,看得戰硯南額上青筋直跳。

這人到底怎麼回事?他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為什麼能這麼心安理得地點這麼多菜?他以前跟萱萱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佔女孩子的便宜?

一堆問題在戰硯南的心頭縈繞著,他也沒心情點菜,匆匆點了一份牛排,就把選單交給了服務員。

萱萱雖然好奇他為什麼吃那麼少,但是也不好多問。

她把選單交給服務員後,突然覺得有點想上廁所。

早上喝了一大杯豆漿,到現在都沒上過廁所呢!

她站起身來,道:“你們先坐,我去趟洗手間,馬上就回來。”

聞言,衛明毫不在意地揮了揮手,低頭繼續回舍友的資訊。

萱萱一走,戰硯南的臉色就沉了下來,他不善地盯著對面埋頭玩手機的衛明,眼神跟淬了毒似的。

這樣一來,饒是衛明再遲鈍缺心眼兒,都不能感受不到了。

他抬起頭,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戰硯南,“你看我幹什麼?”

“我看你也是個人才。”戰硯南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諷刺道:“人家女孩子不過是遲到了一會兒,你就好意思發脾氣、讓人家請客,還點了一堆亂七八糟的。”

“你是不是……經常這麼佔萱萱的便宜?”

“啊?”衛明反映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戰硯南口中的“萱萱”指的是他的表姐孟嫣然。

反應過來之後,他就不高興了,“不是……跟你有什麼關係?人家買單的都沒什麼,哪輪得到你在這裡唧唧歪歪的?”

這小白臉到底怎麼回事兒?

以前去他舅姥爺家的時候就總板著一張臉,現在還對自己陰陽怪氣的,自己也沒得罪他啊!

“萱萱性子單純,自然是不會多說什麼,但是你居然能這麼理直氣壯?”戰硯南頓時就有些歎為觀止了,“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聞言,衛明頓時就炸了毛了,“戰硯南,你腦子有病啊?人身攻擊啊你?!”

“你別以為你是我舅姥爺的小徒弟我就不敢打你!”

“打我?”戰硯南嗤笑一聲,“你有這個本事嗎?就你這小……”

他話說到一半,突然才提煉出衛明話裡的重點。

他臉色微微變了變,眼裡的不善和譏諷消散了些許,裡頭隱隱迸發出激動和興奮的光,“舅姥爺?我師父是你舅姥爺?!”

“不然呢?!”衛明還在氣頭上,壓根兒就沒發現他的變化,“早在幾年前你去我舅姥爺家找我表姐的時候,我就想揍你了!”

“你一個小白臉,一天到晚板著張棺材臉給誰看呢?!”

“聽說我表姐跟你是青梅竹馬?這也就是她脾氣好,換了別人,誰能忍得了你?!”

這番話一出來,戰硯南眼裡的不善徹底消散了。

“萱萱是你的表姐?!”

“不然呢?”衛明沒好氣地反問。

戰硯南現在的心情好得很,是徹底的雨過天晴,“原來是表弟,我都不知道你的身份,真是失禮失禮。”

面對戰硯南突然的友好,衛明感覺他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他一臉警惕地盯著戰硯南,“你又想耍什麼把戲?”

“沒有。”戰硯南一臉的誠懇和友善,“剛才是我不好,態度也太差了點。”

“今天這頓飯務必我請客,就當是給表弟賠罪了。”

說著,他又叫來服務生,把選單往衛明手裡塞,“表弟,你隨便點,有什麼喜歡的再添。”

衛明狐疑地看了戰硯南一眼,雖然他不喜歡這個小白臉,但是也不會跟吃的過不去,而且有這種能宰他一頓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了!

於是乎,衛明又“咣咣咣”地點了好幾道,他打定了主意,吃不完就打包帶走,當成下午茶,絕對不能便宜了對面那小子!

戰硯南心情一好,胃口也好了,也跟著衛明多點了兩道菜。

於是乎,等萱萱上完廁所回來,就看見桌子上滿滿當當地擺放了一堆菜品。

“怎麼多?!”她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剛才……好像沒點這麼多的吧?”

衛明一邊往嘴裡塞著意麵,一邊含糊不清地說道:“戰硯南說了……今天這頓……他請,就當是……給我賠罪了……”

戰硯南請衛明吃飯?!為了給他賠罪?!

這兩人搞什麼名堂?!

萱萱一臉迷惑地看向戰硯南,還沒來得及問什麼,只見對方把一份已經切好的牛排往自己跟前放,笑道:“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萱萱看看自己面前的牛排,再看看微笑著的戰硯南,突然感到有些害怕。

戰硯南這是怎麼了?怎麼跟換了個人似的?

他跟衛明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一頓飯就在這種謎之尷尬的氣氛種吃完了,飯錢果然是戰硯南付的,出門的時候衛明手裡還提著兩個打包袋——是剛才沒吃完的菜品。

“走吧!回學校!”

衛明吃飽喝足了,還狠狠地宰了小白臉一頓,現在心情很好,八顆小白牙都笑出來了。

“表弟,你先回去吧。”戰硯南擋在他和萱萱之間,表情頗為友好,“我還有點事情要跟萱萱說,我們說完再回去。”

衛明疑惑地皺了皺眉,轉頭去看萱萱。

萱萱也不知道戰硯南想跟她說什麼,但還是衝著衛明點了點頭。

“那行吧。”衛明跳下臺階,“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回頭記得把我表姐送回學校。”

“好的,表弟你放心。”

戰硯南手疾眼快地攔了一輛出租,把衛明塞了進去,還裝模作樣地衝他揮了揮手。

衛明一走,他就徹底鬆了口氣,轉頭看向萱萱時,眼神都溫柔了不少。

萱萱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暈乎乎的,“你、你要帶我去哪兒呀?”

“對不起,萱萱。”戰硯南又愧疚又心疼,“這段時間我對你冷冰冰的,動不動就不理你,這些都是我的錯,我跟你道歉。”

“我之前一直以為衛明是你男朋友,所以心裡吃醋,故意裝作冷冰冰的樣子來氣你。”

“其實我很想你的,這十五年裡,我沒有一時一刻不在想你。”

“我很想你,很想跟你在一起。”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泊生

遠雲遙

煙囪

白567

重生:光影城

珂珂雨

培養愛的能力

梔子花的寓意

快穿:來談個戀愛啊!

眠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