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丞這幾日早就將梁府的一切事物摸的一清二楚,自然也知道梁府的某個屋子裡,有一間專門用來關押女人的密道,之前他去找傾天樓的金衛,也是得王爺親自點頭同意,想著藉此解決梁府的問題。

只不過他沒想到,王爺會選擇親自來解決。

帶著一眾暗影閣的殺手,蔣丞已經將整個梁府在暗中全部包圍了起來,開始找尋密道的開關。

密道開啟時,楚夜寒身後也跟著人過來了。

梁老爺跟在後面,心驚膽戰,而霜兒,則是心不在焉的看著四周。

她有種預感,今晚,她就解脫了。

可是她就見不到之前那位公子了……

基於身份的關係,楚夜寒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直接和當地最有勢力的人聯絡,也是為了更方便於做事。

他此次出宮的目的原本也只是散心,順便完成父皇交給他的任務,剿滅邊城新起的勢力——傾天樓。

而大勾縣的梁家,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發現慕容荻的蹤跡,對於楚夜寒而言,是意外,也是驚喜。

楚夜寒雙手緊握,骨骼發出卡卡的聲響,毀滅的念頭一閃而過,但又有一種微弱的期盼。

萬一呢。

萬一是他誤會了呢。

“轟——”內力貫徹掌心,讓梁群引以為傲的密道轟然坍塌,裡面發出了數個女人此起彼伏的驚叫聲。

“丞右。”

蔣丞的身影從暗中走出,“是,公子。”

隨後立刻動身,將裡面的姑娘全部救了出來。

“咳咳……”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女人,楚夜寒眼中一沉,不是她。

“啊——”一個女人瘋了一般從坍塌的密道衝了出來,神情瘋狂狀若瘋癲,蔣丞差點都沒有拉住人。

一伸手,和他同樣帶著面具的暗影閣殺手走了出來,幫忙控制住了從下面帶出來的女人。

女人們一個個深色驚恐,精神大多都處於崩潰的邊緣,蔣丞一邊在下面找人,一邊砍斷束縛者女人們的鐵鏈。

七個女人,全部都是貌美的新婚婦女,身上都還有受到過凌辱的痕跡,蔣丞平穩的心態也逐漸暴躁起來,梁家,該死!

“沒了?”楚夜寒站在密道口,神色平靜的問。

蔣丞卻無端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殺意。

“回王……公子,下面沒人了。”

楚夜寒手驟然鎖緊,不在這裡,那她在哪?

他的頭緩緩抬起,目光落在了一臉驚恐的梁老爺身上,“你自己說,還是讓我的人逼你說?”

“我、我真的不知道群兒去了哪裡啊,許是他又出門找姑娘了,明日就回來了。”梁老爺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關鍵所在,單憑藉著自己的想法開始解釋。

說這些人都是自願過來服侍他兒的,因為犯了錯才會被關在這裡。

說的同時梁老爺心中還在想暗影閣本來也不是什麼偉光正的組織,殺手怎麼可能會為陌生人伸張正義呢?在他心裡還是以為這個寒公子在為霜兒出頭,沒見霜兒就已經和他的女人一樣,跟在寒公子的身邊了嗎?

思及此,梁老爺心中更加憤恨,恨自己一時大意,竟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給騎到了自己頭上。

察覺到身旁滿是惡意的視線,霜兒沉默了一下,有些猶豫的拉了拉男人的衣角,男人仿若要殺人的目光猛地落在自己身上,霜兒的後背湧上一股寒意。

迎著這道目光,她硬著頭皮道:“梁府西邊有個宅子,也是梁家產下的,梁少爺……或許在那裡。”

梁老爺眼眸一瞪,“胡說八道!”

心中暗罵這個賤人,同時又對楚夜寒道:“寒公子,那地方已經不是我們梁家的了,我們早就已經盤了出去。”

他越是這般掩飾,在楚夜寒眼裡就越是心虛,楚夜寒淡淡看了眼對自己說這件事的女人,眼中滿是漠然。

“丞右,讓她跟著其餘人離開,剩下的,找一找這位姑娘所說的宅子。”

蔣丞道:“是!”

可在他去請霜兒的時候,霜兒卻在原地沒有動,“姑娘,請。”

“我能和你們一起去嗎?”她想,在那裡或許會遇到那位公子。

他說過,他會來帶她走的。

楚夜寒有些意外,但神色依舊未變。

“隨你。”

另一邊,慕容荻已經和差點廢了第三條腿的梁群到了他所說的宅子。

從宅子大門往裡走,沒有任何下人,只有房內依稀亮起的燭光瑩瑩閃爍,還伴隨著若有若無的女人的抽泣聲,在這般昏暗的地方,顯得格外陰森。

慕容荻背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但有梁群這個領路人在,她也稱不上多麼害怕。

就算是有鬼,第一個殺的人恐怕也是梁群而不是她。

梁群沉著臉,慕容荻手中的繩子一縮,他立馬變了一副面孔,故意做給慕容荻看一樣,朝著裡面叫了一聲:“簌簌~”

那道似有似無的哭泣聲驟然停下,從亮著燈的某個房間內傳來一道柔柔的聲音。

“你怎麼來了?”

梁群聽到這個聲音就心裡一軟,被摧殘的差點崩潰的心頓時變得美滋滋的。

“想你們了,來看看你們。”

慕容荻順勢看向四周,整個宅子能住不少人,但亮著的也緊緊只有兩間房間,自這邊叫簌簌的人應聲後,另一間亮著燈的房間頓時暗了下去。

她眯了眯眸子,覺得這裡不止兩人。

“姑娘,人就在這兒了,全都在這兒了,我真沒騙您。”梁群討好的說。

慕容荻覺得這種時候了他應該不會耍什麼花招,就讓他過去開門。

“篤篤——”簌簌,我進來了啊。

梁群敲了兩下房門,伸手一推,門自然而然就被推開了,可就在梁群推開門的一瞬間,房屋內的燈光驟然熄滅。

慕容荻前腳已經踏進了房間,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當即就要後退,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肩膀被重重的敲了一下,登時眼前開始發暈,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簌簌,乾的好!”梁群分外解氣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意識昏迷的那一瞬間,房屋內燈光再次亮了起來,慕容荻看到了一個滿臉淚痕的女人面無表情的被梁群攬著腰,看向她的目光流露著不忍。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山茶花又開了

沫堯

我只想種田,怎麼都想殺我

氣人鱸魚

魂穿後我無痛當媽,在娃綜養老

遲橙子

驚,我的夫君是敵國太子

沒有記何來憶

隱隱愛慕

琳默吖

壹身正氣

雪夜酒一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