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寧鬆開了捂著耿平的嘴,但這傢伙雖然被放開了,可是兩隻眼珠子到處瞅來瞅去,生怕別人發現不了他的不對勁。

他一手挎著陸寧,一手挎著凌亦,安全感爆棚。

陸寧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要是稍微掙扎一下,這傢伙就開始條件反射地發抖,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為什麼這麼害怕。

“那啥,寧姐,一會兒就好。”耿平嚥了咽口水,努力調整自己,“一會兒我就調整好自己了。”

陸寧嘆了口氣:“隨你吧!”

她不再管耿平,轉而將注意力放在周邊的樹影上。

天上的月亮很明亮,散發著幽幽的光,月光隔著樹枝投射到地上的光影隨著樹枝的搖晃也跟著不斷變化。

地上的影子跟著一晃一晃,像是有了生命一樣。

不過,神奇的是,這些影子沒有一個是落在玩家身上的,就算是被切割了一半,也還是伏在地上。

兩邊的樹影將一條路分割得闆闆正正,中間是玩家,兩側是樹影。

通向山峰的路像是永遠也走不到一樣,明明那片黑黑的尖頂就在前方,但是他們走了二十多分鐘了,還是沒有走到。

按照白天的經歷,二十分鐘,足夠走到了。

“看來,我們是遇到了鬼打牆。”

大家在原地停下。

“我試過用道具了,不行。”有人說道。

有人不信邪,又拿出一樣道具試驗,結果,符紙燃燒殆盡,周圍的一切沒有發生絲毫變化。

“怎麼可能!”

“道具沒有作用,我們豈不是要一直被困在這條路上!”

突然出現的變故讓一些人開始恐慌,甚至神經質地蹲在地上念念叨叨。

“不行!我不要在這裡了,我要離開!我要離開!”

那人瘋狂地抓撓著自己的頭,然後抽抽啼啼地看向周圍。

“他們,這是怎麼了?”耿平慢半拍地看向那幾個蹲在地上的人。

“不明顯嗎?”洛錦笙淡淡說著,“他們瘋了。”

一旦精神值跌破六十,他們的記憶就會開始混亂,神智逐漸混亂,放任精神值繼續下降,就會被副本同化,在這期間,一切屬於玩家的許可權全部被封鎖。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及時恢復精神值,那麼只能等死!

“其實,精神值跌破六十,就已經開始死亡倒計時了,是嗎?”耿平覺得這個結論有些瘋狂,難道周圍沒有人提醒他們嗎?

“嘖,收收你的善良!”洛錦笙不喜歡耿平這副對所有人善良的態度,這讓他很不爽。

“我,我沒有!”耿平虛張聲勢地喊了一聲,然後迅速縮到了陸寧身後。

在場沒有人去提醒那幾個快要抓狂的玩家,他們甚至抱著一種看好戲的態度,等待著那群人一點點在折磨中死去,那個時候,他們就像是網遊中被打敗的bpss一樣爆出許多的道具裝備。

甚至當他們被系統判定不再屬於玩家後,還可以拿著這些他們曾經的同類去發揮他們最後的用途,比如試險。

陸寧他們看不過這些,但不會不自量力地去阻止。

最後瘋掉的玩家有三個,爆出來的道具加起來有十三件,其中十件是防禦類的道具。

“他,他們,真的,死了?”一直沉默跟在梁璇身邊的林小榆突然捏緊了梁璇的衣角,嗓音顫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前面。

“是,死了。”梁璇淡淡道。

在遇見陸寧之前,她早就習慣這樣的場景了。

科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快穿:病嬌反派救贖計劃

桂枝長香

大佬又美又癲,刷爆生存副本

蘇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