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於婆婆家裡出來,姜堰清將洛言言送回了招待所。

“你可算來了,小周都看了不少次了。”

小周侷促的站起身,還擺起了手,“隊長,我沒有,沒有。”

姜堰清哪裡會看不出是洛斯年在調侃他,“剛才有點事耽擱了,我是開車過來的,你開會去,順便幫忙把車還了。”

“是。”

等人走後,旁邊的餘大海也問了出來,“說說是因為什麼事,能讓你開車來,還到的這麼晚。”

“沒事別瞎打聽。”姜堰清並不想滿足兩人的八卦欲,再說了,也算是自已的私事。

洛言言回到房間,從裡面鎖了門,還放了門阻防盜,這才去洗漱。

天剛矇矇亮,洛言言便被鬧鈴吵醒了,關掉鬧鐘,又眯了五分鐘,可算是掙扎著起身了。

昨晚後半夜就開始降溫了,洛言言中間醒了一次,直接進了空間,今天出門可得把自已包嚴實了。

洛言言起的早,樓下的前臺還在桌後趴著睡呢!

好在門並沒有上鎖,只是裡面用鎖掛住了,洛言言將鎖取下來,放到前臺去,然後開了一個小縫,鑽了出去,並快速關好了門。

一股冷風吹過,前臺被凍了一下,抬頭看了一下,因為前臺桌子遮擋,迷迷糊糊的並沒有看到什麼,不過看到了桌上的鎖,應該是有人出去了。

洛言言裹緊自已,朝著於婆婆家裡走去,雖然外面不能穿羽絨服,但裡面可都套上了。

從小門進去,廚房門虛掩著,洛言言推門進去,便快速開始燒火,熱火腿卷和蔥捲了,另外燒水煮了些餛飩,得虧包的多,不然真怕不夠吃。

於婆婆睡眠淺,在洛言言開門的時候便聽到了,聞著廚房傳出來的味,她都有些饞了,不過該有的分寸還是要有的,從櫃子裡拿出雞蛋糕來,就著熱水先吃些。

洛言言將煮好的餛飩盛進兩個飯桶裡,用飯盒分別把火腿卷和蔥卷裝了。將飯桶和飯盒都放進包裡,便快速往病房趕了,這天氣,走慢了就怕過去已經涼了。

“吃飯了。”洛言言推門進去,裡面三個人早就醒了,隨便聊著些什麼。

將餛飩分成四份,裝到四個飯盒裡,將裝著火腿卷和蔥卷的飯盒開啟,放到中間的櫃子上,洛言言一樣先喂洛斯年吃飯。

洛斯年已經能習慣了,他越配合,便能越早結束。

餘大海看看洛言言,再看看姜堰清,“知道了吧!”

“行,我也喂喂你。”說著姜堰清便將飯盒端起來了。

看著姜堰清的表情,餘大海真想回到前一分鐘,他這是何苦來哉,“不,不用了,我自已可以。”

“你還受著傷呢!是我之前沒注意,以後不會了,你這是阻礙我彌補錯誤?乖,張口。”

姜堰清硬是給餘大海餵了飯,餘大海剛開始還有些不情願,後面則開始享受了,有人餵飯原來是這個樣子。

洛言言拿起自已那份餛飩開吃,還拿了兩個火腿卷。

“洛同志還吃嗎?”

聽姜堰清這麼問,洛言言就知道什麼意思,本來以為帶的不少,不過可能還是錯估了他們的飯量,“不吃了。”

“那我就都吃了。”

“嗯,好。”

今天白天過來的並不是昨天的小周,又來了一位新同志,洛言言打過招呼後,便準備離開了,她還得去供銷社買菜呢!現在周圍可都不是一般人,她也不能憑白變出菜來。

洛言言剛出門,姜堰清便追出來了,“洛同志。”

“嗯?有事?”

“沒事,我正好回去,順路走一段。”

“哦。”

等出了醫院,到了外頭,洛言言左右看看,才小聲問姜堰清,“你知道黑市在哪兒嗎?”

姜堰清看看自已這身衣服,他應該是不能知道的吧!“你想買什麼,我可以幫你問問。”

“想買些菜和肉。”

“你先回招待所,中午我把東西放到於婆婆那裡。”

有人樂意代勞當然是好,洛言言伸手摸兜,取了些錢票出來,“你先拿著,不拘是什麼肉,有骨頭可以多買兩根,熬大骨頭湯喝。”

“嗯,知道了。”

洛言言覺得姜堰清這人除了有些時候覺得怪怪的,人還是挺好的,總能在需要幫助的時候伸以援手。

有人幫忙,洛言言能省不少事。

不過現在回招待所也沒什麼事,洛言言便去供銷社看看了,雖然有姜堰清幫著買菜,但她也能自已去看看,她手裡還有些票沒用完。

進了供銷社,和他們鎮上的差不多,很多東西是沒有的,能滿足一些日常所需罷了,菜也就是那樣,白菜蘿蔔的,而且洛言言還沒有本子買不了。

從供銷社出來,洛言言只買了些紅糖。

十點鐘左右,洛言言便早早出發了,從小門進去,直接去了廚房,將灶點著,還能稍微暖和些。

“洛同志,時間還早,進屋裡來吧!”

於婆婆喊了,洛言言便沒繼續點火,將火柴放下,進屋裡了,還是屋裡好。

看洛言言有些侷促的樣子,還是於婆婆喊了她才坐到炕上去。

“早上謝謝了,還給我老婆子留了飯,以後不用的,來的早就到屋裡來取暖,姜同志是給了錢的。”

“我做飯把不住量,做少了不夠吃,習慣了多做些。”

“你還是年輕輕,別怪老婆子囉嗦,升米恩鬥米仇,時間長了,能經得住的人心少啊!”

“婆婆這是有故事?”

“很多年前的事了,沒什麼好說的,你記住就行,別總是給別人送東西。”旁人都說她可憐,丈夫、兒子都不在了,其實她可一點兒都不可憐,沒了他們,她反而日子順心多了。

於婆婆不願意說,洛言言便沒有多問,能讓於婆婆和她一個認識沒多久的人說這些,那肯定是個教訓,而她並沒有於婆婆想的那麼大方,能送出去的,要麼那個人對她來說是朋友,要麼那些東西對她來說不重要。

洛言言沒事做,就在炕上坐著,看於婆婆縫鞋底。

姜堰清來的時候不算早,聽到動靜,洛言言就從屋裡出去了,這處理食材也是要時間的。

到了廚房,開啟一看,不僅有骨頭,還有一塊豬肉,一個白菜和兩根蘿蔔。

洛言言處理食材,姜堰清就在旁邊打下手,等骨頭湯熬起來,才算能歇一歇,“你不用訓練嗎?”

“這兩天任務不重,而且照顧兩個病患也是作為隊長該做的。”

“這樣啊!你說我哥願意離開嗎?”不知道為什麼,洛言言突然就想問問姜堰清,說實在的她和她哥更多的是金錢和物品往來,他給她寄錢票,她給他寄吃的,要說知道對方怎麼想,那是不可能的,一點兒都猜不出,而姜堰清和她哥一起這麼久,多少有些默契,或者說同樣的身份更容易共情。

姜堰清不知道洛言言為什麼要這麼問,而且不出意外,這也算是既定事實,他承認洛斯年和餘大海都很優秀,但這並不是他們能左右的事,“如果他沒受傷,應該是不願意的。”

“那如果他真的這麼想,能幫他爭取一下嗎?或者說給他一點時間恢復。”

“我可以盡力幫他,但最後怎麼樣,我不敢保證。”其實有沒有緩衝期都是一樣的,要是有可能,醫生不會給出這種意見的。

“謝謝,我下鄉的時候認識一位老中醫,他能治很多醫院治不了的病症,我想先請他幫忙看看,要是治不好,也能早點死心。”

“嗯?老中醫?”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穿越粗使丫鬟,我靠賣辣條暴富了

夏日鹽汽水

佔個山頭當大王

柒悅夕陽

今曦何昔

笙玥兒

驚!我從暗衛變成太子妃!

餘明歡

穿成對照組,靠靈泉空間養活四個娃

一隻七柚

重生嫡女宅鬥手冊

蘇雲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