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柚是真的不能坐視不管了。

她迅速調監控,找到了這位財大氣粗的……超級偶像,洛北。

寶石項鍊自然是成功還了回去。

洛北不要,死活都不要。

但崽崽只要是不想,那就沒人能給它戴上。

洛北只能遺憾地帶著崽崽戴過的項鍊走了。

據說那款項鍊現在被他放在了家裡的展示櫃裡。

為了避免這種事情再度發生,花柚直接在崽崽之前直播的平臺賬號上勸說過這件事。

她努力想讓大家別再送禮物,只要支援喜歡崽崽就好。

這條影片的點贊唰唰漲,但沒人認同。

崽崽的粉絲非常默契地裝作不知道這件事。

花柚無奈。

就像崽崽的特殊安撫能力那樣,彼此心知肚明。

花柚沒辦法,她不讓粉絲偷偷給崽崽送禮物那又怎麼樣,她又不能天天在那裡守著。

為了拒絕收粉絲的禮物,花柚還對崽崽說過,讓它堅守主播美好品德,要堅決拒絕收粉絲送的禮物,做一個合格的優秀主播。

崽崽守了!但沒守住。

因為他們現在換成了匿名給青寒山寄快遞,點名說是給崽崽的,而且最關鍵的是提前說明了價格不貴,手工製作的居多。

還是匿名!!

退了禮物不僅退不回去,還會被賤賣,這多不好。

花柚能怎麼辦,還是代替收下崽崽粉絲給崽崽的禮物了。

“崽崽,你喜歡哪個?”

一人一狐眼睛盯著漂亮的寵物裝飾都挪不開眼睛了。

花柚盯著可愛的珠串花朵髮夾,眼睛都在發光:“我們今天戴這個好不好?上面的花朵亮晶晶的。”

崽崽聽麻麻的話,爪爪一伸,輕輕扒拉了一下:“嗷!”

好!

花柚親了口崽崽的耳朵:“母女所見略同!”

“嗷!”

嗯!

崽崽本來就越來越漂亮,戴上髮夾之後更像是仙女狐狸了。

原本崽崽就在青寒山很受歡迎。

一是崽崽是很多老顧客看著長大的,二是崽崽雖然看似高冷,實則可愛活潑。

今天崽崽戴上了粉絲親手做的珠串髮夾,美貌更上一層樓。

粉絲的歡呼在神獸樂園此起彼伏。

營業前,花柚開啟光腦,認真對崽崽道:“崽崽,這個漂亮髮夾是你的粉絲給你做的!咱們收了粉絲的禮物要怎麼做?”

“嗷嗷!”

崽崽搖尾巴。

貼貼!

花柚冷靜:“我們要努力營業,知道不,我們要讓你的粉絲覺得喜歡你超級值噠!讓她感受到情緒價值!待會兒麻麻給你拍美美的影片,你要展現美貌和實力知道不?”

“嗷!”

花柚狠狠地給崽崽拍了貌美的營業影片,努力回饋大家。

來青寒山看它的粉絲沉迷於崽崽的美貌無法自拔。

拍照,瘋狂給我拍照!!

花柚快速剪輯完影片,快速上傳。

搞定。

崽崽的粉絲看到影片後一秒鎖定了關鍵資訊。

那必然是崽崽的新發夾,髮夾的製作者直接狂喜。

其他寄了快遞的粉絲也感受到了崽崽和崽崽主人對粉絲禮物的看重,開心的同時,也在期待著自己送的禮物哪天能被崽崽戴上。

評論開心到爆炸。

花柚收到了唯一一個譴責。

來自正在開演唱會,目前處於中場休息時間,在後臺補妝的洛北。

“別人送的都可以收,為什麼我的不行!!!”

洛北心碎了。

他發完語音,知道他什麼德行的經紀人多了句嘴:“你看看人家送的,漂亮,心意滿滿,你再看看你送的……只有金錢,沒有心意!”

“金子難道不是最能代表我的心嗎?”

洛北確實是送了寶石項鍊失敗之後,後面還嘗試送過金鍊子金鐲子金戒指之類的。

什麼華麗什麼貴送什麼。

崽崽會收才怪。

他經紀人無語:“你以為你求婚呢!”

洛北眼睛一亮,一看就想了什麼餿主意:“求婚?!”

洛北經紀人面無表情:“……你要跟一隻狗求婚也要問問小老闆答不答應。”

問:為什麼他完全沒想到洛北是想跟小老闆求婚。

答:洛北跟很多普通人一樣,對小老闆實在是不敢有世俗的想法。

小老闆漂亮,但那種不染世俗的仙氣讓人只可遠觀。

簡而言之就是:我不配。

他超級高薪聘請的保鏢凌漾抱胸冷眼旁觀了半天,才淡淡補刀:“崽崽也不答應。”

洛北:“……”

洛北經紀人:“……”

演唱會中場休息結束,在粉絲的熱烈歡呼聲中繼續進行。

全程都沒什麼意外,直到散場前,一群人有目的地從臺下衝了上來,手中拿著什麼液體,面色癲狂地說了什麼,然後就要將不明液體潑到洛北身上去。

洛北那一刻以為自己的事業走到了盡頭。

只聽到一聲“喚風”,那些原本快要潑到他眼前的液體便被強大的風力吹了回去。

演唱會的現場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風呢?

洛北沒等到液體,茫然地睜開眼。

尖叫聲不絕於耳。

凌漾的臉冷淡而可靠。

此刻的他,是洛北的神。

花柚上傳完影片後,沒能成功退出軟體,被硬控了。

“師父,你看什麼呢?”

她專心致志又激動不已的樣子,讓尹禾走了過去又好奇地退了回來。

“前些年的閱兵,好震撼啊。”

花柚的光腦螢幕上,整齊帥氣又壓迫力十足的機甲隊伍踩著點走來,尹禾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真帥。”

倆人一塊兒嘰裡咕嚕看了半天哪個機甲最帥,哪個星球的軍隊高燃場面最值得回放……

“啊啊啊這個好帥!”

花柚身後的顧樾淮黑氣沉沉:“……”

湯挽一邊做飯一邊看戲,想了想,還是沒去提醒師父。

戀人之間的事,他們還是少插手為妙。

花柚跟尹禾一塊兒尖叫。

花柚尖叫暫停。

耳邊的嗓音冰冷撩人:“喜歡他?”

顧樾淮捏著花柚的脖子,動作不輕不重的,花柚隨隨便便就能掙開,但就像是按住了自己的命脈似的,她動彈不得。

“喜歡你。”

花柚繃著臉說完,後頸的手總算是鬆開了。

尹禾早就溜之大吉了。

唉呀媽呀,再不走她容易成為電燈泡,還是高瓦度的那種!

她跟湯挽一塊兒看的津津有味。

嘿嘿嘿。

師父跟師公在一塊兒真的好好磕!

師父好可愛!

師公也還是個人!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能否再喜歡我一點

日黎

快穿之解氣文學

小炭

身為魔女的我也想要貼貼

小七菌

錯行悔悟

總是忘

驅御獸

執筆無

凹凸:今天又是想溜出大賽的一天

一顆番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