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給賀晏舟做了檢查後,便示意許槿初出去說話。

許槿初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默默地跟在醫生身後走出了病房。

病房的門在他們身後緩緩關上,留下了一片寂靜。

等他們離開後,賀晏舟才緩緩睜開眼睛。

他的眼神有些空洞,彷彿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的檢查中回過神來。

他望著上方蒼白的天花板,發呆了許久。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轉動了一下眼珠,將視線投向了周圍。

病房裡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麼陌生,但又帶著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然後,他試著動了動自己的左腿。

可是,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左腿竟然一點知覺都沒有。

賀晏舟的心猛地一沉,彷彿被一股巨大的寒意籠罩。

他下意識地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然而,那曾經充滿力量的肌肉卻如同死寂的木頭一般,沒有任何反應。

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慌在他心底蔓延開來,彷彿無數只冰冷的手緊緊扼住了他的喉嚨。

他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了那個驚心動魄的瞬間——受傷的那一刻,他便已預感到自己的腿可能再也無法站立。

儘管心中早已有所準備,但當殘酷的現實真正降臨,賀晏舟的心情仍瞬間跌入谷底。

他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狠狠地擊中了他,讓他幾乎無法承受。

他的身體在顫抖,心中充滿了恐懼和不安,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再次站起來,再次像從前那樣行走自如。

賀晏舟努力剋制住自己的情緒,他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強撐著一口氣,嘗試用雙手支撐著自己坐起來。

然而,他的力量似乎已經完全消失,無論他如何努力,身體都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著,無法動彈。

試了幾次之後,他感到自己已經累得筋疲力盡。

他無奈地躺在那裡,苦笑著自嘲道:“真是狼狽啊,連坐起來都辦不到。”

這樣的自己,簡直就像一個廢物一般,需要別人伺候吃喝拉撒。

賀晏舟閉上眼睛,心中充滿了無盡的苦澀。

醫生辦公室裡,許槿初焦急地坐在辦公桌前,雙手緊握,彷彿要將所有的擔憂都凝聚在這雙手之中。

她目不轉睛地盯著對面的醫生,等待著賀晏舟的檢查結果。

醫生緩緩地翻開手中的病歷,目光凝重地掃過每一行字,似乎在尋找合適的措辭來傳達這個嚴肅的訊息。

許槿初的心跳隨著醫生的每一個動作而加速,她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其他的傷口都已經得到了妥善的處理,目前來看沒有太大的問題。”

醫生終於開口,聲音裡透著一絲安慰,但隨即又變得沉重起來,“但是,現在唯一讓我擔心的是他的腿。

雖然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和康復,已經有所恢復,但是情況並不太樂觀。”

許槿初的心猛地一沉,她感覺到一股寒意從腳底直竄上心頭。

但她依舊努力保持鎮定,但聲音卻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醫生,您能不能詳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醫生深深地嘆了口氣,彷彿揹負著千斤重擔,他輕輕地將病歷放在桌上,手指在上面的一張圖表上緩緩移動。

那是一幅腿部X光片,上面清晰地顯示著骨頭斷裂的痕跡。

那骨頭,如同被重錘猛烈擊打過的瓷器,已經破碎不堪,令人觸目驚心。許槿初的心隨之揪緊,她感到一陣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

“你看這裡,”醫生指著X光片上的某個部位,語氣裡充滿了無奈和惋惜。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深深的關切和憂慮,彷彿能穿透那層薄薄的膠片,看到賀晏舟的痛苦和無助。

“這是他的腿部。當時,他的腿部遭受了嚴重的粉碎性骨折,情況非常危急。

雖然經過手術,我們已經盡力將骨頭拼接在一起,但恢復得並不理想。”

醫生的聲音低沉而沉重,每一個字都像是重重地砸在許槿初的心上。

許槿初聽得心驚肉跳,她無法想象賀晏舟將來可能面臨的困境。

她看著那張X光片,彷彿能看到賀晏舟痛苦掙扎的模樣,她的心如同被撕裂一般疼痛。

他緊緊地抓住醫生的胳膊,急切地請求道:“醫生,請您一定要想想辦法。

他是軍人,他的生命就是為了保衛國家和人民而存在的。

如果他再也站不起來,那麼他的軍旅生涯就毀了,他的整個人生也將變得毫無意義。”

醫生點點頭,表示理解許槿初的心情。

他深吸了一口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的空氣,然後才緩緩開口:“許小姐,我完全明白你現在的心情。對於你丈夫的傷勢,我們醫療團隊一定會全力以赴,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他恢復。”

他的聲音溫和而堅定,像是一股暖流緩緩注入許槿初的心田。她抬頭看著他,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醫生繼續說道:“但是,你也必須明白,身體的恢復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你丈夫的傷勢比較嚴重,需要長時間的康復治療和堅持不懈的鍛鍊。

這將會是一個漫長而艱苦的過程,需要他付出極大的努力和耐心。”

他停頓了一下,看著許槿初認真地聽著自己的話,才繼續說道:“我們會為他制定一個詳細的康復計劃,包括物理治療、肌肉鍛鍊和心理疏導等方面。

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他的恢復效果。”

許槿初聽著醫生的話,心中的擔憂雖然並未完全消散,但也感受到了一絲希望的曙光。

她緊握著醫生的手,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謝謝您,醫生。我們一定會按照您的建議去做,盡全力幫助他恢復健康。”

她的聲音雖然有些顫抖,但卻透露出一種不屈不撓的堅定。

醫生看著她,心中也不禁為她的勇氣和堅強所感動。

許槿初又問道:“那麼醫生,他的腿這種情況好了以後,還能繼續當兵嗎?”

醫生微微皺眉,似乎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知道,對於許槿初和她的丈夫來說,這個問題可能比任何治療都更加重要。

他深吸一口氣,儘量用平和的語氣回答道:“這個問題很難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和恢復能力都是不同的。

但是,只要你丈夫能夠積極配合治療,堅持鍛鍊,並且保持良好的心態,我相信他一定能夠最大限度地恢復自己的身體狀況。”

他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當然,當兵這個職業對身體素質的要求非常高。

即使他能夠恢復得很好,也需要經過嚴格的體檢和評估才能確定是否適合繼續服役。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先關注他的身體健康和恢復情況。

只有身體好了,才能有更多的可能性和選擇。”

許槿初聽著醫生的話,心中雖然還有些許的不安和擔憂,但也感到了一絲寬慰和希望。

她知道,賀晏舟的路還很長,充滿了未知和艱難。

然而,這並沒有讓她感到絕望,反而激起了她內心深處的堅韌和決心。

她堅信,只要他們兩人攜手並進,無論前方的路有多麼崎嶇,他們都能一起走下去,直到賀晏舟重新站起來的那一天。

從醫生的辦公室出來,許槿初的步伐堅定而有力。

她深吸一口氣,感受著空氣中混合著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和淡淡的藥味,心中卻充滿了勇氣和希望。她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她要去病房找賀晏舟,她要跟他好好談談。

她不能讓他再這樣消極下去了,不能再讓他被病痛和挫折擊垮。

她知道,想要把腿治好,不僅僅需要醫生的醫術和藥物的治療,更需要賀晏舟自己的振作和積極配合。

許槿初走到病房門口,輕輕地搭上門把手。

就在她準備開門的一瞬間,突然聽到一陣重物落地的聲音從病房裡傳出來。

她的心頭猛地一驚,彷彿被什麼重物狠狠地撞擊了一下。

她來不及多想,一把推開門,衝進了病房。

眼前的景象讓她瞬間愣住了。

在昏黃的燈光下,賀晏舟的身影顯得格外落寞。

他如同一隻受傷的野獸,狼狽地跌坐在地上,疼痛和無助在他臉上交織成一幅令人心痛的畫面。

那雙曾經充滿活力和光彩的眼睛,此刻卻空洞而無神,彷彿所有的希望和力量都在這一瞬間被抽離。

許槿初的心如同被尖銳的針尖無情地刺穿,疼痛與酸楚交織在一起,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她看著賀晏舟那虛弱的身軀和滿是傷痕的面孔,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悲痛。

她快步走到賀晏舟的身邊,蹲下身子,關切地詢問:“你怎麼掉下來了?你還好嗎?”她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透露出內心的緊張和焦慮。

賀晏舟沒有回答,只是用那雙空洞的眼睛默默地看著她。許槿初心中一緊。

許槿初心中焦急萬分,她知道自己必須儘快把賀晏舟弄回到病床上。

可是,賀晏舟雖然此時消瘦得不成樣子,但他身上的傷口也讓她不敢輕易觸碰。

所以她一個人根本無法將他扶起。

“來人,周勇快過來!”

許槿初慌亂地叫喊著,希望有人能夠聽到她的聲音,趕過來幫忙。

她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裡迴盪著,顯得格外刺耳。

不一會兒,周勇聽到了許槿初的呼喊聲,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他看到賀晏舟跌坐在地上,頓時也嚇了一跳。他連忙蹲下身子,和許槿初一起將賀晏舟小心翼翼地扶起。

兩人合力將賀晏舟慢慢地抬回到病床上,許槿初輕輕地為他蓋好被子,然後坐在床邊,緊緊地握住他的手。

她的手心裡滿是汗水,卻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她看著賀晏舟那蒼白的臉龐,那雙緊閉的眼睛,心中充滿了擔憂和不安。

她輕聲說:“賀晏舟,咱們需要談談......”

然而,她的話剛一出口,賀晏舟便從她手裡抽回了手。

他閉上眼睛,彷彿想要隔絕外界的一切聲音和光線。

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彷彿一尊雕塑般靜靜地躺在床上。

許槿初靜靜地凝視著眼前的賀晏舟,他緊閉雙眼,臉色蒼白,彷彿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島,抗拒著任何人的接近。

她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表的失落感,像是被冷風無情地拂過,讓她的心也隨之一沉。

她知道,此刻的賀晏舟正深陷於自己的痛苦之中,彷彿被黑暗籠罩,無法掙脫。

他的內心或許正在經歷著一場暴風雨,讓她感到無比心疼。

但是,許槿初並沒有放棄。她深知,賀晏舟是一個堅強的人,只是此刻他需要一些時間來面對自己的困境。

她決定要用自己的溫柔和耐心,去喚醒他內心深處的力量。

於是,她深吸一口氣,輕輕地握住了賀晏舟的手。

她的手指輕柔地摩挲著他的掌心,像是在彈奏一首安撫心靈的樂曲。

她希望能夠將自己的溫暖和力量,透過這雙手傳遞給賀晏舟。

“賀晏舟,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但是你不能就這樣放棄。”

許槿初的聲音溫柔而堅定,像是春風拂過賀晏舟的心頭。

她繼續說道:“我們都在這裡陪著你,一起度過這個難關。

你需要我們,我們也需要你。所以,請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們吧......”

她的話像是春風拂面,讓賀晏舟緊閉的雙眼微微顫動了一下。

許槿初見狀,心中一陣欣喜,她知道自己的話已經觸動了賀晏舟的心絃。

於是她再接再厲,繼續說道:“剛剛醫生說,只要你積極配合治療,你的腿還是有希望痊癒的。

想想那些你曾經克服過的困難,你一直都是最堅強的人。

這次也一樣,我們相信你一定能挺過來。”

許槿初的話語中充滿了鼓勵和希望,像是陽光穿透烏雲,照亮了賀晏舟內心的黑暗。

她的話語讓賀晏舟的心靈得到了滋養,他的內心開始泛起一絲波瀾。

漸漸地,賀晏舟的雙眼緩緩睜開,他看向了許槿初。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八零重生嫁前男友

陽陽暖暖

從賽博朋克開始

ARKSilver

全民領主,但我有超級爆兵系統

老陸子

風暴止息,世界走向它的路

一隻i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