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殺!殺!”吳戰的幾句言語激勵,頓時得到了上黨軍的反饋,他們如同剛剛被母親培養完畢,初次下山的小猛虎,發出著整齊劃一的怒吼,爭先恐後的朝著白波軍們衝殺過來。

在陪伴著吳戰討伐黃巾的處處戰役中,雖然前期在蘇定方的指揮下吃了不少的敗仗,但是伴隨著旋門關在旋門關下一舉擊潰黃巾軍的主力,也讓這些士卒們產生了些許的傲氣。

他們有著士卒自已的驕傲,如今劉淵竟然大言不慚的鼓勵白波軍,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那麼他們作為百戰的老兵,自然也不能落了下風。

不然敗給白波軍的話,怕是要成為他們士卒生涯中的汙點,日後要是跟隨吳戰前去討伐異族,哪裡還有臉面和同僚進行競爭。

一想到這一塊,這些上黨軍士兵就連衝鋒的速度都提升了許多,對面的手裡有兵器怎麼了,咱們手裡的也不是一塊豆腐。他準備給我一點顏色瞧瞧,我直接給他見識一下花兒為什麼那樣紅。

更何況,還是宇文成都這個一個人形推土機衝鋒在最前方,他身處的位置因為鬥將的緣故本來就站在前列,速度又快,待到後方的大軍趕到之時,堵在最前面的白波軍倒黴蛋們老早就已經在成都的鳳翅鎦金鏜下死了多少,甚至在他的身邊,形成了一個真空的半圓,彷彿在訴說著生人勿入,一定要進來的話,那就做好死的準備吧。

看著正在人群之中大殺四方的宇文成都,在喊完話之後就立刻閃到後面的劉淵只感覺到無比的慶幸,幸好他的這一番話,雖然十分的熱血,但總歸沒有把他自已的熱血給點燃,然後帶領著大軍開始衝鋒。

不然的話,看這個宇文成都一副殺神的模樣,劉淵感覺自已和被他給隨手秒殺的雜兵沒有任何的區別。

“常言漢將個個驍勇,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劉淵不由的讚歎一聲。

隨後他便與早已聚集在一塊的劉曜等人一起,悄悄置換了一身普通士兵的鎧甲,趁亂開始撤退。

然而,或許是他撤退的太過於慌張的原因,他沒有發現,早就已經有兩雙眼睛,在他背後悄悄的盯住了他。

一個是吳戰暗中指派的真田幸村,在收到了吳戰的指示之後,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出手,而是悄悄的隱藏在了暗中,時刻關注著劉淵的一舉一動,在看到劉淵要準備離開之後,他也帶著一批人,悄摸摸的跟了上去,想著找到一處沒有什麼人礙事的地方,將他的屍體給帶回去交差。

對於劉淵,吳戰自從知曉自已沒有能力收復他之後,也就直接給真田幸村下了一個只要屍體的命令,畢竟在戰鬥中生擒比殺死困難的多,一個需要受到戰鬥的種種掣肘,另外一種莽就完事了。

而這另外一雙眼睛,則是白波軍中的李樂。

雖然劉淵的一番話說的漂亮,但是終究改變不了他異族人的身份,自幼飽受異族鐵騎肆虐的李樂,也自然不會真心實意的投靠劉淵。

在看到了上黨軍的軍隊戰力之後,李樂自然也是起了心思,想著趁機反水,將劉淵給擒獲,交給吳戰,好給自已獲得一個投降的機會。

若是叛變將郭太擒獲,吳戰或許會以為這個傢伙不能重用,但是如果將偷摸摸來到大漢地盤的異族給擒獲,那麼吳戰也就沒話講了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李樂也是喊過來自已的千餘親衛,跟著劉淵進行了離開。

就這樣,三方勢力,各有各的想法,卻不約而同的走在了同一條路線上,至於誰能夠達成自已最後的目標,那就要看各方的造化了。

“快快,將馬匹牽來,我們收集的什麼金銀財寶全部不要了,就帶幾天的食物和水。趕緊從北門走,再不走的話,我怕來不及了。”剛剛一進他們的駐紮地,劉淵就急切的說道,按照他對於白波軍戰力的估算,現在應該已經差不多完蛋了。

這也將說明,高都縣很快就要被上黨軍所佔領,繼而就是封閉城門,不允許任何人的進出。到時候他們想要走可就困難了。

劉淵可沒有信心帶著一大幫子人在上黨軍的重重圍堵中殺出去。

因此,他直接忍痛丟棄了他在高都縣收集的一些金銀財寶。

逃命最重要的就是輕裝上陣,這些東西都屬於身外之物,憑藉他的地位和本事,可以隨時掙回來,但是性命就只有一條,兩眼一閉那可是什麼都沒有了。

然而,就當他們急急忙忙騎上馬匹,準備朝著北門突圍的時候,卻發覺,門口在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批人馬,並且已經將他們的地方團團的圍住,瞧著這一套準備滿滿的樣子,劉淵感覺要是再給他們一點時間,怕是拒馬這種東西都要擺好了。

“他孃的,還是慢了一步,被上黨的將領給盯上了。早知道就不出去喊話出這個風頭了。”劉淵心中暗罵道。

他麾下的第一猛將劉曜也很看得清如今的形勢,直接對著劉淵說道:“兄長,看這些士兵的打扮都是上黨軍,繼續扯郭太的旗幟已經沒有意義了,唯今之計,也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了,那就是殺出一條血路。”

“沒錯,匈奴的兒郎們,看來咱們不用再混在這些被我們看不起的漢人堆裡了,舉起你們的兵器是,隨我衝殺,相信我,我會帶你們殺出一條生路。長生天將會保佑每一個奮勇殺敵的勇士。”

“哦。”這些匈奴士兵可不是白波軍這種郭太隨意裹挾來的百姓,他們既然能夠從人數眾多的南匈奴部落中脫穎而出,被劉淵看中,視作心腹,平日裡也隨著劉淵與周圍的部落展開了不少的戰鬥,可以說是劉淵實打實的親兵。

因此,劉淵的言語對於激發他們的戰鬥力自然也是有著極為不錯的重用,只見在劉淵的言語之下,這些士兵也是一個個怪叫了起來,這倒是讓真田幸村不免想起了他沒有被吳戰收服之前,跟隨東瀛的玩家戰鬥的時候,那些東瀛計程車兵,也會在戰鬥將要開始的時候發出一陣陣的怪叫,以此來激發自已的勇氣,和戰鬥的信心。

“只不過,我現在是漢將了。”在這短短几日與吳戰麾下各將的相處之中,再加上吳戰平時給他不錯的待遇和系統道具的效果,真田幸村老早已經融入了吳戰麾下的集體當中,將自已視作為漢人的一份子。

而在如今大漢的風氣中,對於這些經常肆虐大漢邊境的異族,自然是零好感和零容忍。

因此,在將這一份曾經的回憶重新的放回了心中之後,真田幸村舉起了他的炎槍素戔鳴,對著身後計程車卒們大喊道:“諸位將士,隨我殺敵。”

說著,他便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作為一名武將,他對於自已的定位很清楚,那就是身先士卒的去戰鬥,用自已那一往無前的氣勢,激發身後士兵們的戰鬥力,繼而拿下戰鬥的勝利。

“劉曜,我們一起上,速戰速決。然後不要戀戰,直接衝出去。”這一邊,在成功的激發了匈奴士兵的鬥志之後,劉淵也是直接對著劉曜喊了一聲,劉曜與劉淵一起戰鬥許久,自然也明白劉淵的想法,當即與劉淵一起,拿出馬刀,一左一右的朝著真田幸村殺了過來。

而隨著真田幸村拿著十字槍與他們交戰在一塊,在高都縣的這一個區域性戰場,也正式的展開。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召喚師很弱?傑頓:一兆度火球

吃竹子的浣熊

公主府裡養了個女魔頭

森林樹海

葉羅麗之月星公主

Serein璐

夜芽記

狗子愛飄移

陪一個人長大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白楊洋

庶民重生

俗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