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傅擎鈺這個語氣,謝長安很難不聯想到,傑森又對蕭蕭做了什麼?

“傑森在哪?”謝長安轉過頭來,滿眼壓不住怒的看向徐常力:“他最近不是在觀摩公司專案嗎?每天轉來轉去的。”

提起傑森,他就來氣,本來對傑森他就不太喜歡,但想著人家好歹是海外資方,而且合作案的確對於公司來說,機不可失。

才會任由傑森每天在公司轉來轉去,只不過,每次謝長安看到他,都是壓著後槽牙,跟他打著招呼。

徐常力拿出手機跟下面的人打電話,沒一會兒,就彙報:“今天傑森也來公司了,但聽保安說他剛出去,這個點……應該是去吃早茶了。”

傑森似乎很喜歡國內,總感覺這裡的生活方式跟他的國家,有著天差地別,他好像挺喜歡接受新奇事物,每天先來公司轉一圈之後,再到附近的早茶店,跟著年齡大的叔叔阿姨,看著新聞,慢悠悠的喝茶。

只是他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跟謝長安一起吃。

謝紫風的辦公室。

謝紫風看著滿身散發著冷冽氣息的傅擎鈺,墨眸光芒冰冷,像是要殺人般,趕緊站了起來,攔住他的去路。

“你先別急著去的傑森算帳,我跟你說,也僅僅是猜測而已,你最好是找個機會跟他當面談談,我記得這批合作商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來國內的,他們……不是你的朋友嗎?”

說完,謝紫風擰了擰眉,然後又道:“也是,應該不是你的朋友,是你朋友的話,就不會影響你跟蕭蕭的感情。”

而這一切都是她的猜測,她不能保證一定跟傑森有關,所以還是想傅擎鈺弄清楚再說。

傅擎鈺頷首,語氣算得上溫和:“嗯。”

他知道該怎麼辦事。

說完,他就要往外走,只不過在到房門處時,墨眸如同鷹凖般,掃了眼盆栽中間的某處,迸發出一股子銳利而冰冷的光芒。

監控這邊,只剩下徐常力,當他看到傅擎鈺直視的眼神時,心頭猛地一跳,接著呼吸都停了下來。

糟糕,難道傅先生髮現了?

不過很快,傅擎鈺就斂回視線,推開門離開。

龍鳳茶莊。

今天日子特別些,臨近過年,所以店裡面有組織老一輩,喜歡看的地方風俗表演,整個莊裡面都溢滿著笑意,透著一股子祥和的氣息。

傑森穿著一身中式衣服,坐在中間,跟著他們樂了起來。

當他看到一身西裝走過來的謝長安時,還站起身來,開心的跟他打招呼:“謝先生,你怎麼也來這家店吃飯,好巧哦,你來得正是時候,你快看看這表演,真是老有意思了。”

話音剛落,謝長安已經來到他的跟前。

他走過去,伸手就要勾到謝長安的胳膊上,跟兩哥們似的。

“我跟你說啊,我現在越來越喜歡你們國家,可真是比我們那好玩多了,我決定在你這裡過完年再回去,嘿嘿,以後每年我都過來。”

可等他說完,他才注意到謝長安,始終眼神冰冷的看著他,笑都沒有笑過。

當他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謝長安已經按著他搭肩膀的手,一點點的用力。

長期搞研究的人,手勁不比一般人小,沒一會兒,就捏得傑森的手指發疼,想要抽回來又抽不回來。

“謝先生?”他皺起眉,不解的看著謝長安。

謝長安沒有鬆開他的手,兩人一同坐下來,外人看不出來什麼,但只有傑森感受得到他身上的戾氣。

“我是很在意你跟謝氏的合作,我也想跟你好好合作,能當長期夥伴,可是我也跟你說過,我的底線是我妹妹。”

聞言,傑森碧藍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的無辜:“謝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再找過你妹妹,而且那天宴會上,真的是個誤會,我是好意,沒有想過別的,你是不是對我的敵意太重了。”

剛說完,謝長安手上的力道驟然收緊,疼得傑森差點叫了出來。

“我再問你一遍,你究竟又找了我妹妹,做了些什麼!”謝長安耐心有限,眸底壓著的火漸漸蔓延出來:“說實話我還會考慮放過你,但是你要說假話……你別忘記了,這裡是我的地盤。”

“我真的聽不明白。”傑森聳聳肩,疼的不停想抽回手。

見謝長安鐵了心要弄他,他不得不開始向旁邊的人求助,正想找幾個熟悉的面孔,讓他們幫忙報警的時候。

就看到從門口處進來的傅擎鈺,漆黑的著裝像是一抹化不開的夜色,隨著他進來之後,房間裡面的色調都暗了暗。

傑森朝著他趕緊招著手:“傅先生,你快過來,幫我說說話,我真的沒有對蕭小姐做過什麼越格的事。”

聞言,謝長安鬆開了他,轉過頭看向來人。

傅擎鈺腳程很快,沒一會兒,就坐到他的旁邊。

而傅擎鈺沒有急著看向傑森,只是看著謝長安,不說話。

謝長安在他的注視下,略有些心虛,畢竟他是看監控,知道這件事的。

“你在這幹嘛?”傅擎鈺先開了口。

“找傑森談一些要事。”

“是吧?”傅擎鈺倒了杯茶,然後看向傑森,開門見山:“他找你談的是公司的事嗎?”

傑森正握著發疼的手,不停的動著,然後立馬搖頭:“不是,他就是來找我談蕭小姐的事,但我沒對蕭小姐幹嘛,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

傅擎鈺點頭,復而看謝長安:“這件事是謝紫風單獨跟我談的,你是怎麼能先我一步找到傑森的。”

謝長安:“……”

其實到這,謝長安都已經猜到了,傅擎鈺估計是知道了監控的事。

有些抬不起頭來,聲音低低的:“我現在只想幫我妹妹出氣,其他事之後再談。”

“這件事過不去,關於蕭蕭的事,也不用你談。”傅擎鈺頭一次,顯出格外獨裁的一面,渾身上下瀰漫著強大的氣勢:“我來跟傑森談,你先回去。”

“不行,她是我妹妹。”

“她是我老婆。”傅擎鈺微抬下巴,幾分倨傲,卻又不容抗拒。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罪不容姝

思無

血包我來當,相柳沒我可不行

金碧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