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若鴻怒髮衝冠,瞪大雙眼,對著林蕭怒斥道:“好啊!你這個臭小子,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吧?”說話間,他揮舞著手中的利刃,一副要將林蕭碎屍萬段的模樣。林蕭心中暗自叫苦不迭:“以我現在的實力,跟他硬拼肯定不行,看來只有跪地求饒,或許還能博得一線生機。”

想到這裡,林蕭毫不猶豫地蹲下身子,緊緊抱住頭部,驚恐萬分地喊道:“大哥,饒命啊!都是小弟一時糊塗,如果今天您高抬貴手放過我一馬,日後小弟定當湧泉相報,感激不盡啊,大哥!”然而,林蕭等了許久,卻始終未見沈若鴻揮刀砍來,也聽不到任何回應。他心生疑惑,緩緩抬起頭,朝著前方望去,卻驚訝地發現沈若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一個模糊不清的黑色身影,遠在百里之外。

林蕭摸不著頭腦,自言自語道:“這沈若鴻到底玩的是什麼把戲?既然不殺我,為何又要逃跑呢?真讓人費解。”此時此刻的林蕭並不知曉,沈若鴻其實是被他嚇得落荒而逃。最初,沈若鴻還把林蕭當作軟弱可欺之人,可以隨意宰殺。但萬萬沒想到,林蕭身上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符紙可用,而且還有能夠隱匿身形的神秘寶物加持身側。面對如此詭異莫測的對手,沈若鴻心生恐懼,權衡利弊之後,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沈若鴻可不敢和林蕭賭他就只有那一個寶貝。

也許林蕭那傢伙手上還藏著其他能夠隱匿身形的寶物呢,這誰又能說得準?如果真讓他拿出來用了,那麼沈若鴻這條小命恐怕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沈若鴻暗自思忖:“連跟自已實力最強勁的競爭對手衛忠良都已經命喪黃泉了,那自已今後的前途豈不是一片光明?還是不要再跟林蕭這個刺頭兒硬剛下去比較明智,免得把小命給搭上。”想到此處,沈若鴻當機立斷轉身開溜,但嚴格來說這算不上逃跑,應該叫做戰略性撤退才對。

林蕭見狀忍不住罵道:“搞什麼鬼,老子都做好等死的準備了,你居然撒丫子跑了,怕不是腦子有問題吧?”不過心裡卻暗暗鬆了一口氣:“也罷,他跑了正好,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老天爺還是眷顧我的嘛!”既然如此,林蕭便開始搜刮起戰場上的戰利品來。要說最令林蕭眼饞的,莫過於那個神秘莫測的陣法了。

因此,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它找出來。林蕭迅速跑到那個像走狗一般的人身旁,開始仔細搜尋起來。然而,經過一番苦苦尋覓,最終只找到了一個儲物袋。林蕭集中精神力量,運用念力將儲物袋開啟,果不其然,在裡面發現了一面小旗子。

林蕭暗自思忖:“想必就是這個東西了。我曾親眼目睹那個人取出此寶插入地面,緊接著便出現了一道無法看見的屏障。這肯定是一件珍貴的寶物,得留下來才行。”

林蕭洗劫一空所有人後,原本打算扔出一張火球符轉身離去,但就在此時,突然間又湧來了一群人,人數多達數十人。林蕭不禁暗罵一聲:“該死,怎麼還沒有結束!”

與他一同前來的兩人面色凝重地開口說道:“林......林蕭,你......你可真是讓我們好找啊!”林蕭聽到聲音緩緩抬起頭,定睛一看,心中不禁一喜,原來這兩人竟然是熟人,而且還是尉遲戰冥身邊之人。

林蕭趕緊站起身來,滿臉笑容地迎上去,拱手作揖道:“哎呀,兩位大哥,原來是你們啊!真是太巧了,我是林蕭啊,小鳳師姐的師弟!你們還記得我嗎?”說話間,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期待和緊張。

其中一名男子看著林蕭,冷冷地說道:“我當然知道是你。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你,這堆灰那塊是你的腦袋。!我們這次可是專門來找你的!”他的語氣帶著毫不掩飾的敵意,讓林蕭不由得心頭一緊。

林蕭嚥了口唾沫,強裝出鎮定的樣子,小心翼翼地問道:“大...大哥,找小弟有何事呢?”其實,他心裡跟明鏡似的,心知肚明對方此番來意不善。在這妖獸橫行的森林裡找上門來,難道會是好事不成?這其中必定大有文章。想到這裡,林蕭不禁暗自叫苦不迭,但臉上還是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試圖緩和氣氛。

林蕭剛剛想要靠近那兩個人,試圖詢問一下他們的名字,但這兩個人完全沒有給他任何機會。其中一個人突然喊道:“兄弟們,把他包圍起來,給我狠狠地揍他!”話音未落,一群人便迅速圍住了林蕭,毫不留情地對他拳打腳踢。

林蕭毫無防備地遭受了一頓毒打,痛苦地尖叫著:“大哥啊!你們為什麼要打我?哎喲,哎呀媽呀!”他一邊求饒,一邊試圖抵擋那些如雨點般落下的拳頭和腿腳。

過了一會兒,那兩個人覺得打得差不多了,其中一個人喊了一聲:“停!”隨著這聲命令,數十個人立刻停止了對林蕭的毆打。此時的林蕭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臉部腫脹得厲害,面目全非。

林蕭顫抖著聲音問道:“你們……你們為什麼要這樣打我?”他的語氣充滿了委屈和不解。此刻的他心中暗想:“難道這些人是要先將我暴打一頓,然後再殺掉我嗎?我的命運怎麼如此悲慘啊!來到這個破地方後,不是捱打就是面臨被殺的危險,真是命苦啊!”

林蕭感到無比絕望,不知道自已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何會遭到如此殘忍的對待。他只能默默忍受著身體的劇痛,同時祈禱神明能夠儘快找到擺脫困境的方法。

林蕭真是命運多舛啊!每次故事一開始,他總是遭遇不幸,不是被打得遍體鱗傷,就是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這種情節設計或許是作者故意安排的,旨在營造緊張刺激的氛圍,吸引讀者的注意力,並激發他們對主角命運的關注和同情。

也許作者想要透過這樣的起點來展現林蕭成長之路的艱辛與坎坷,讓他在不斷地挫折中逐漸強大起來。畢竟,一個沒有經歷過風雨洗禮的主人公很難引起讀者的共鳴。而這樣的設定也增加了故事的戲劇性和可看性,使得情節更加扣人心絃。

當然,這也可能是作者獨特的敘事風格,喜歡用一種極端的方式來推動劇情發展。無論如何,我們都期待著看到林蕭在接下來的故事中能夠逆境崛起,戰勝重重困難,實現自已的目標。同時,也希望作者能給林蕭更多的機會展示他的智慧和勇氣,讓我們一同見證他的成長曆程吧!

林蕭心道:“行吧,累了,快點弄死我吧!”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星穹鐵道:煉製傀儡,從裂界開始

fortda

等知音

孤單聽歌想你

快穿,怎麼能保住我的狗命!

東方冰心

亂世一願

傲雪孤梅

平平無奇的商戰

北脈

四合院:開局拿捏淮茹,鎮壓傻柱

小肚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