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的運氣也是沒誰了,隨隨便便就遇到一個大老闆,關鍵是這大老闆還信任老五!”

王豐年想想都感覺離譜,玉米的問題這麼久沒能解決,連縣裡都沒辦法,誰能想到最後把這件事解決的竟然是王老五。

現在,周圍幾個村子的村長見了他跟見了親爹似的,生怕他不讓王老五要他們村子的玉米鬚。

想想以前,這些村長中間有好幾個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因為他們村破落戶多,在本鎮幾個村子裡都屬於墊底的,每回到鎮上開會,他坐冷板凳不說,還要被提出來當典型,當然是不好的典型。

也因為此,他現在大有揚眉吐氣的感覺,別說周圍幾個村子的村長見了他遞煙賠笑了,他去鎮政府,鎮長見了他都得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

“明山,你家祖墳冒青煙了這是,老二當了官,老五跟著大老闆混,早晚有一天也是老闆,你們兩口子的好日子在後頭呢!”

族長一邊喝茶一邊恭維,本族要是多幾個有本事的他這個族長當然很開心。

聽了族長恭維,王明山並不開心,相反他感覺很刺耳。

“族長,您就別拿俺開心了,老二的情況你們都知道,他那哪是當官,他要是當官了,俺家的日子也至於過成那樣,還有老五,等玉米鬚收完,人家大老闆拍拍屁股走了,老五還不跟以前一樣嗎?”

“明山,你不會真信了趙大闖那狗日的話了吧?趙大闖就是故意那麼說了,老二讀了那麼多書,還當了國家幹部,怎麼可能偷家裡的地契,全都是趙大闖瞎說的,他是為了氣你,你可千萬別相信!”

族長勸王明山千萬別上了趙大闖的當,反正他是不相信王得權會幹出那種事,偷家裡的地契賣給趙大闖,這種事村裡的二流子都幹不出來,何況是讀了書當了國家幹部的王得權。

“是啊,你可千萬想開了,趙大闖說地契是你們家老二賣給他的就是你們老二賣給他的了?你們家最近一段時間進進出出這麼多人,指不定地契是讓哪個手腳不乾淨的偷去了,賣給了趙大闖!”

“再說老二不經常回家這件事兒,別人可能不知道,我這個村長多少還是瞭解一點兒的,你別看老二隻是一個基層的小幹部,可是,那工作是一點兒都不少,各種事情能把人忙死,老二不經常回家肯定是抽不出時間,他要是有時間能不回家嗎?那戲文了不是還說,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你要理解老二,不要別人說啥是啥,村裡人啥都不懂還裝懂,嘴巴說了東家說西家,再他們嘴裡,這人沒一個好的!”

王豐年也勸慰王明山想開一點兒,不要胡思亂想。

王明山見族長和村長都這麼說,他也覺得有道理,趙大闖很可能就是為了氣他,才說地契是老二賣給他的。

再說地契是不是老二偷的誰也沒看到,說不定地契早就被人偷走了,他們只是才發現而已,正好碰上老二回來,老二正好翻看家裡的族譜,家裡人讓誤會了老二偷的地契。

這麼一想,王明山的心情頓時豁然開朗,心情就沒那麼沉重了。

“誒,該死的趙大闖,差點兒讓他給騙了,他這是用離間計,敗壞老二名聲不說,還想破壞我們之間的父子情。”

他一拍大腿,懊惱不已,自已怎麼就想不通,要不是有族長提醒,自已就著了趙大闖的道了。

“明山,你能這麼想就對了!”

族長見王明山想通了,他就放心了。

這時候,王老五正好端著兩盤涼拌菜進來,三人的談話他盡收耳底。

他心說,完了,王明山那顆慈父心又活了,對王得權又燃起了希望。

再跟金貴家交涉的過程中,王明山都萎靡不振,王老五知道他是被王得權偷家裡地契傷透了心。

王老五覺得這要是好事一件,王得權偷家裡的地契實在是天怒人怨,正好讓王明山認識到了王得權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可是,族長和村長几句漏洞百出的話就讓王明山重新對王得權燃起了希望。

王老五真是謝謝族長村長的十八輩祖宗了······

嗯,等等,他們好像也姓王,跟自已家一個祖宗!

算了算了,不罵了,還是祝他們老祖宗對子孫們有求必應吧!

“涼拌豬耳,豬肝菠菜,看來老東西我今天有口福了!”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一念關山:癲狂星光

傑克蘇17

星際守護者計劃

古蠻山的白月初

異能:萬界之主

卍莫琉華卐

完蛋!我有兩個性格相反的妹妹

昱夢

紅粉麗人亂世情

繁花素色

修書之旅:修修補補又一人生

雁過留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