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亞斯在一旁抓了抓鼻頭,疑惑地插話:“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汪明遠緊跟著附和:“沒錯,肯定是場誤會!”

沃克皺著眉頭,冷笑道:“誤會?張神醫提到的拔罐針灸,難道就是用蘸水的鞭子抽打患者?”碧哥攤開雙手,解釋道:“正是這樣,這可是刮痧的加強版。考慮到這位貴國患者過於肥胖,普通刮痧效果不顯著,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沃克仍不甘心,繼續追問:“那三天不給飯吃,又硬灌了兩斤巴豆,這又作何解釋?”那胖子也抱怨著,嘴角抽動:“灌巴豆還不夠,竟然還灌了整整一大壇馬尿?”碧哥從容不迫地解釋:“這些都是古老而有效的排毒方法。三日的禁食,是為了讓體內毒素集中至胃部,巴豆催洩,順勢將毒素清除體外。至於馬尿,它蘊含著溫和的藥性,能中和餘毒,有何不妥?沃克又指出:“那他那舌頭被拇指粗的針扎得至今說話還結巴呢?”

碧哥點頭:“那是一種傳統的中醫放血療法。如若不信,各位儘可去查閱古籍。我所說的,句句屬實。還是那句話,這位患者身形過於臃腫,體內毒素積存過多,故而使用放血的針自然要比平常的粗一些!”

沃克眉毛一挑,繼續追問:“那喂他吃屎又是怎麼回事?”碧哥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緩緩解釋:“看來你對我國的博大精深的中藥文化了解還不夠深入。在中藥世界裡,諸多動物的排洩物其實都是寶貴的藥材。比如說蠶砂,那是蠶寶寶奉獻的寶貝,能有效治療眼疾和面板病;五靈脂,源自於鼯鼠的饋贈,專治痛經和瘀血。夜明砂,由蝙蝠的糞便提煉而成,對眼疾和癲癇有奇效;海金沙,則是海金沙蛾幼蟲的贈品,可以治癒尿路結石和淋……”

沃克打斷他,急切地說道:“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你給他吃的是——人的屎啊!張神醫不告訴我這人屎也能入藥吧?”此話引起在場眾人表情的微妙變化,既帶著同情,又忍不住流露出一絲笑意。碧哥卻泰然自若,他清清嗓子繼續說:“那是當然了,這可不是普通的糞便,這是童子屎,源自於十八至二十五歲、未經世事的純真少年。我經過多年的鑽研,發現這種糞便對治療不孕不育有著不可思議的效果。”

沃克的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流露出一抹冷峻的戲謔,語氣中夾雜著幾絲諷刺:“哦,如此說來,是我們‘誤會’張神醫了,你這兩日非但未曾虐待待他,反而盡心盡力醫治他的不育之症?”

碧哥心中暗笑,老小子就等你的這句話了,他整理了一下衣襟,神色莊重地說道:“正是如此。我看不必等到半月之後了,既然大家已治療一週,何不今日就揭曉成果,瞧瞧誰的療法更勝一籌,更能為陛下排憂解難。”

沃克挑起一邊的眉毛,充滿挑釁地說:“可以,不過我得給張神醫提個醒,如果你的治療毫無效果,那可休怪我狀告你虐待患者!”說罷,他轉向伊利亞斯,語氣恭敬而不失傲慢:“請陛下,對這兩位患者進行仔細檢查!”伊利亞斯眼神在碧哥和汪明遠之間遊移,捕捉到他們二人從容不迫的神態,於是揮手示意侍衛帶領那胖子和其他病人前去受檢。

碧哥無奈地長嘆,那神情就像是一腔熱血錯付了銀河,滿腹委屈如同秋日的落葉,隨風飄散。“我傾盡心血,廢寢忘食探索治病救人之道,卻落得個曲高和寡。唉!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啊。”沃克冷笑一聲,滿臉輕蔑,似乎在說,等檢驗結果揭曉,看你們還有何話可說。

趙羽知道該是自已表現的時候了。他邁步向前,裝作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樣:“老師,您千萬別動氣。像您這樣醫德高尚、技藝精湛的大夫,那些凡夫俗子自然難以領會您的苦心和醫術之妙。”汪明遠也連忙勸慰,“是啊,張神醫,真相終究會水落石出,屆時旁人的誤解自會煙消雲散。”然而,汪明遠心中實則忐忑不安,他偷偷把趙羽拉到一邊,壓低聲音問道:“真的沒問題吧?”趙羽則報以一個讓人安心的微笑,“放心吧,一切都盡在掌握。”

兩個時辰悄然逝去,宮門輕啟,一位侍衛引領著一位身著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踏入殿內。那中年男子約莫四十上下,神情肅穆,對著伊利亞斯陛下恭敬地單膝跪地,朗聲報道:“臣,太醫院院使玄華·愈明,參見陛下。”伊利亞斯溫和地擺了擺手:“院使請起,可是那兩位患者的檢查結果已然揭曉?”

玄華·愈明起身,神色堅定:“回稟陛下,結果已出。”伊利亞斯點頭:“直言無妨。”於是,院使翻開手中的資料夾,聲音平和:“由米國專家治療的那位患者,身體機能略有起色,然而不孕不育之症,療效微乎其微。”

一旁的碧哥醫師皺眉插話:“院使,我們同為醫者,醫學之道,嚴謹為本。你所說的療效微乎其微,是不是根本就沒有效果?”院使面不改色,回答得坦率而直接:“正是如此。”

沃克頓時就急了,他忙不迭地辯解:“我才治療了患者一個星期。光是各種檢查就耗去了三天,怎麼可能這麼快見效呢?”碧哥眉頭一皺,滿臉疑惑地反問:“這我就不太懂了,不孕不育的檢查怎麼會耗費整整三天?”沃克無奈地解釋:“這不是簡單的事,病症並非侷限於某一處,必須對全身進行細緻的檢查,才能準確判斷病因的根源。”碧哥不屑地撇撇嘴:“你這就是拉不出屎來,怪地球沒有引力。我就納悶了,難道不孕不育還和器官扯上關係了?沃克教授的這番操作可真是讓人長了見識啊!”沃克氣得火冒三丈,他捂著胸口,哆哆嗦嗦地指著碧哥,怒不可遏。

一旁的伊利亞斯煽風點火道:“哎,快給費利克斯·沃克教授拿把椅子吧!可別讓我們的貴賓累著了。”他又轉頭對米國的醫療團隊成員說:“要不,咱們先把教授送去醫院吧,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可擔待不起啊!”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拜託了,宗師

彡Maxy彡

死亡典當

經雲棧

緋聞NO.1:大叔,官宣了

楊子之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