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蓮輕的情緒今日得到了釋放,趴在宋芙的懷裡哭得肝腸寸斷。

她的身子原就十分虛弱,如今更是快要哭暈過去。

若非宋芙是個大夫,怕是當真沒法。

饒是有宋芙在旁安慰,並且讓人及時送上甜湯參湯等補氣補水的東西。

宋蓮輕哭夠時,眼睛仍舊腫得不成樣子。

宋芙又命棋雨送上冰來,用厚帕子裹著,為她敷眼。

宋芙動作溫柔,雖然仍躺在床上下不得床,但事事親力親為。

宋蓮輕微垂眼瞼,整個人還因為哭的時間太長而一抽一抽的,倒是終於顯出了幾分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有的嬌憨可愛。

“世子妃。”

宋蓮輕的聲音有些啞,“不怪你,不怪你們的。”

“是你們救了我,我都知道,世子和世子妃是好人。”

比起她的悲慘,她更在意的……

“世子妃。”

宋蓮輕雙膝一軟,跪在宋芙床前,“我想求您一件事。”

“我,我,我可以聯絡在趙家的姐妹,一起控告他。”宋蓮輕沒指名道姓,可宋芙知道“他”是誰。

趙天賜!

宋蓮輕還在亂七八糟地說:“世子妃,我,我這不是威脅,就算您不答應,我也願意的……我……”

宋芙當即蹙眉,連忙示意棋雨棋雲將人拉起來,溫和出聲,“蓮輕,你想讓我做什麼?直言便是。”

她與宋蓮輕相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她已經知道這個姑娘是怎樣的人。

宋蓮輕低著頭,道:“世子妃能不能,在您傷好之後……為陳關哥哥看看腿?”

宋蓮輕眸光盈盈,眼裡全是懇求。

宋芙沒有猶豫,“好。”

宋蓮輕還在稀裡糊塗地說著什麼,猛地停住,不可置信地看著宋芙。

世子妃剛剛……說什麼?

宋芙重申,“好。”

“等我休養些時日,便為陳夫子瞧瞧,到時候我還可以請我的小舅舅一起。”

宋蓮輕當即便要跪下向宋芙磕頭。

還好有棋雨棋雲一直在旁邊盯著,沒叫她當真跪下磕頭。

“謝謝,謝謝世子妃,謝謝世子妃……”宋蓮輕重複著這句話,眼睛又紅了。

只是今日哭得實在太慘,所以此刻便是想哭也再沒眼淚可流。

宋芙笑了笑,轉移話題道:“做衣裳,咱們還在做衣裳呢!”

宋蓮輕噗嗤一下笑出聲。

再次坐下,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又認真看向宋芙。

“世子妃,我剛剛說的是真的。”

“我願意作證。”

只要能讓那個人付出代價。

宋芙仔細瞧了宋蓮輕面上的表情並無其他異樣,這才微鬆了一口氣。

她伸手摸了摸宋蓮輕的頭,“蓮輕,相信我。”

“他會得到應有的代價!”

夤夜司。

趙天賜正在哀嚎。

“太醫!我要太醫!”

“太醫呢!”

“姑母!救命啊!”

“爹……爹……你兒子要死了啊爹……”

“……”

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話都被趙天賜喊了一遍。

要知道。

趙天賜被關進來已經一段時日,原本刁蠻囂張的脾氣早已被嚇得乖巧許多。

這幾日都安安分分的。

如此刻這般鬧騰反而少見。

以至整個夤夜司都被驚動。

程鈺和劍影剛回到夤夜司,便瞧見向來寡言肅穆的夤夜司此刻罕見的……亂!

夤夜司成員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說著什麼。

程鈺當即皺眉。

劍影正要去詢問是出了什麼事,便見張作已經一臉笑意的迎了上來。

“大人,不得了了。”

“剛剛趙天賜鬧起來了,嚷嚷著要請太醫。”張作臉上的笑越來越大,“他不行了,啊哈哈哈!”

張作的聲音沒有絲毫壓低。

周圍的人臉上都露出了笑。

夤夜司訊息雖靈通,但終究是剛成立不超過三年,調查到的訊息都是有輕重緩急的。

此次趙天賜被抓,他們才知道趙天賜背地裡都做了些什麼事。

個個都義憤填膺!

如今得知趙天賜那廝的作案工具廢了,他們自然覺得暢快。

程鈺還算能理解。

因為不只他們,便是他也想讓趙天賜付出代價。

但他還是板著一張臉道:“事都忙完了?”

瞬間。

所有的笑聲都停住。

所有人迅速作鳥獸散,不過眨眼時間,原本站滿了人的院子變得十分空曠。

只剩站在程鈺身邊的張作。

此刻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斷地在心裡怒罵那些傢伙不仗義。

張作最後勉強扯了扯唇角,道:“大,大人,屬下也要忙……”

說完,迅速離開。

等著人都走完。

程鈺才沒掩飾他眼裡的笑意,眉眼都彎了起來。

不用想他也知道。

肯定是阿芙乾的。

上次她就想這麼做來著。

他夫人真棒。

程鈺正想著,卻見眼前多了一個人。

正是去而復返的張作。

張作僵在原地,此刻抬手揉了揉眼,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麼。

司正大人……笑了?

這這這!

他一定是看錯了!

張作猛的眨眼,確定眼前的人面上再次覆滿寒霜,懸著的心這才終於落下。

長出一口氣。

對嘛。

這才是他們夤夜司的大人。

“有事?”

程鈺涼涼出聲,看著張作的眼神略有些危險。

張作立刻收回所有思緒,連忙道:“大人,屬下是想問,要不要給趙天賜請太醫?”

趙天賜雖是罪犯,但身份特殊。

他們雖然很不想請,但又怕大人在陛下面前為難。

“他是罪犯。”

“不死就行。”

程鈺言簡意賅,什麼時候罪犯還需要請太醫了?

張作臉上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聲音都振奮許多,“是!”

程鈺這邊剛到書房。

劍影便又跟了上來,道:“主子,趙老頭要見您。”

程鈺不用想都知道,必定是為了趙天賜的事。

果不其然。

剛見面。

趙國公便理直氣壯道:“影司使,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你答應我的事也要做到才是!”

“你說過要保我兒平安!”

趙國公的意思很明顯:無論如何,夤夜司都要治好趙天賜。

程鈺看向趙國公,表情鎮定,眼神平靜,“趙天賜還活著。”

趙國公:“……”

他的表情有瞬間的扭曲,他要的是不死嗎?

他要的分明是平安富貴!

“你想耍賴?”趙國公怒視程鈺,“影司使,我勸你最好乖乖聽話!”

“你問我要賬本的事,陛下不知道吧!”

夤夜司可是陛下手裡的刀!

刀若有朝一日能傷主,那便再無存在的必要。

趙國公老神在在,似勝券在握的模樣,“影司使。”

“你們夤夜司,還沒一手遮天呢!”

就在這時。

匆匆的腳步聲傳來。

劍影快步走到程鈺身邊,湊到他耳邊低聲說:“主子,江南那邊出事了!”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八零重生嫁前男友

陽陽暖暖

從賽博朋克開始

ARKSilver

全民領主,但我有超級爆兵系統

老陸子

風暴止息,世界走向它的路

一隻i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