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凜愣了愣,停下了腳步,睫毛低垂。程傍躲一旁悄咪咪地看著,心中不由得感慨:嘖嘖嘖。把人家逼急了誰理你啊。

\"那、能不能收下這杯奶茶……\"葉凜的聲音有些可憐。程雋心裡誇他演技不錯。 就聽到葉凜又說:\"我跑了好遠買的…. \"

聞梓言這次沒再拒絕,接過奶茶便來到了救護車前,葉凜看著他的背影無聲地笑。 笑,轉頭就看見程售一臉幽怨地盯著自已,\"咳,這個月給你發獎金。說完兩人也便離開了。 \"

在哭鬧的小孩不是別人,正是聞梓言的親弟弟陸澈。陸澈兩眼通紅,聲音也有些啞了。旁邊拉住他的護士有些無措,面前就站了一個俊美的男生,沒來得及犯花痴她就聽見男生說道:\"你去忙吧,交給我就好。\"

陸澈聽到聲音抬頭看去,認出是聞梓言一下子撲到他的懷裡大哭起來,

\"哥哥,嗚鳴、爸爸被壞人打了,流了好多好多血。\"

\"爸爸是不是要離開阿澈了…… \"

聞梓言心中有了大概猜測,拍了拍陸澈的後背,將人抱起,陸澈則是抱著他的脖子。小孩子體力不好,哭了一會兒便睡著了,手還緊緊地抓著聞梓言的衣領。一個隨生電話打過來,聞梓言有些不便地掏出手機。

\"喂。\"

\"請問是聞大沙爺嗎,老爺出事了。您來看看吧\"一個陌生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頭傳出。聞梓言問了一下具體地點,抱著熟睡的人來到ICU門前。新管家焦急地在門外踱步,看見大少爺把小少爺抱著走來,連忙上前。

\"你們不知道把阿澈抱著嗎,萬一他一個人出事了怎麼。\"

聞梓言率先開口將人批評了一通。新管家慚愧地低下頭,伸手想把陸澈抱過去,卻被聞梓言躲開了,\"再出現這種事你也不用做了。\"

新管家沒有說什麼,他在陸家才做了一週,對這位大少爺沒什麼印象,只是經常聽老爺提起,知道這位大少爺是比老爺還難伺候,今天才真正感覺到。

三人坐在ICU前,聞梓突然問起:\"怎麼回事。

新言家連忙將發生的事講了出來:\"今天上午老爺收到了一份檔案。看起來很重要。收到後老爺就開始把自已鎖在書房。下午小爺放學去找老爺,我和少爺開門就看見有人從暗處鑽出來然後

瞭解完聞梓言拿手機抱著陸澈走到了外面。確定沒人跟著才點開了一個軟體,這是他上回偷放在陸家的微型監控。正常情況下像這種人家的安保系統必須打起十二分的防禦,發現這種微型監控並不難。可是,他放置了足足+二個,沒有一個失聯,\"陸家內部有臥底。\"聞梓言幾乎一瞬間就得出了結論。這種時候,沒有一個人是可信的。

他迅,來地編輯了一條點選傳送,將手機中的監控備份,隱藏了起來。再回到ICU 門前時,正好撞見醫生出來。

\"你們誰是家屬。

聞梓言沒有動,只是淡定地玩著手機,新管家看了幾眼聞梓言,\"大少爺... ...\"

等他出聲,聞梓言才抬了頭,\"怎麼,下病危了?\"

醫生遞上病危通知書和簽字筆。

\"病人情況很不好,我們還在努力搶救,還有一件事醫院的血不夠了,需要抽血。 \"

\"多少。\"

聞梓言頭都沒抬,簽下名字,語氣冰冷地問道。

\"不多,300mL。\"

\"嗯,我會讓人送過來。\"

言簡意賅,醫生也是沒過這麼理智的家屬,這家屬好呀,有效溝通,動作迅速。

又等了半.個小時手術才結束。陸澈醒後安靜地縮在聞梓言懷裡,到底是個小孩子。對這個新管家聞梓言有些疑惑,\"林叔呢?\"

新管家一愣,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他在說以前的管家,\"林叔家中出了事,辭掉了工作, 我才來不久,前一陣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傭人。老爺賞識才升了管家。\"

\"呵,看來他眼光不太行啊,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姓什麼。\"

\"姓吳。\"

聞梓言點點頭暗自記下。吳管家還沒有適應管家的工作,林叔家出事,離開後正巧陸周被襲擊,這麼多巧合只怕事情並不簡單。等陸週轉到普通病房後,有人敲響了房門。

聞梓言拉開門。面前的人低著頭,手上似乎抓著什麼。他下意識後退,正好躲過那人抬起的手這下他看清了,是刀。聞梓言眼色一沉,一腳將人踹飛,反手拉上了房門,

那人手中的刀子也飛了出去,見人還想去拿,聞梓言一下衝到近前,將刀子踢開。

\"這點能耐還想著動人?沒用的東西。\"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你知道的,小師妹她命不好

冬月之

等到冬天來臨

作家tq2fPg

逆天神醫妃

柒月甜

平凡少年的江湖路

蝦米書生

如意情事

Lizi粒

司總,追妻火葬場

野鶴K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