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氣湧出,丈高鬼物自地府出現。

莫子軒拱手說了幾句,大鬼那猩紅之目便朝著莫邪看來。

“呼!”

一口森白陰氣自他的嘴裡吐出,“便是此人了?”

詭異縹緲的鬼音迴盪在夜裡,聽得人毛骨悚然、起雞皮疙瘩。

莫子軒點點頭道:“還請助我一臂之力。”

大鬼頷首道:“汝以命相召,吾自當為汝殺了此人。”

莫子軒拱拱手,緩緩退到一旁。

王大語氣駭然道:“此乃陰間大鬼,不是我們這等凡人可敵……”

他拔刀斬向大鬼,決然道:“少爺快逃,我來拖住他!”

“呵……”大鬼一聲冷笑,吐出一道黑氣,一掌拍出去。

“啊!”王大捂住眼睛,慘叫一聲倒飛出去。

莫邪收起招魂鈴,一個飛身上前,手掌托住王大的後背,替他卸掉力道。

“沒事吧?”

王大嘔著血沫子,“……少爺你、你快逃。”

莫邪搖搖頭,“逃不了了……”

他嘆了一口氣,將王大輕輕放在地上,“而且我也沒想過要逃。”

他站起身來,喚出魔劍,“我會殺了它的,你再等等。”

王大血水盈口,目光渙散道:“……少爺……快逃……”

大鬼冷笑道:“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待吾吸食了汝之陽氣,再將汝之魂魄丟入油鍋裡炸了吃!”

莫邪魔劍一劃,變作桃木法劍,“那便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語畢,他提著劍便飛身而上,“滅殺九劍!”

不同於橫掃八荒這等玄技需要玄氣來運轉,滅殺九劍作為一種劍招,無需玄氣也能施展。

桃木劍在莫邪手中宛若黑電游龍,帶著一股桃木劍不該有的死殺劍氣,一往無前的朝那大鬼殺去。

“吼!”

大鬼嘶吼一聲,也是向莫邪撲來。

它的鬼軀高大,可是速度竟也一點不慢。

莫邪迅疾如電的劍勢,居然沒有觸到它半分。

反而還被它一掌拍在劍身,震得他虎口一麻,桃木劍險些脫手而出。

不過縱然如此,莫邪依舊使著劍招,將生死度外般一往無前。

——滅殺九劍所講究的,便是一個向死而生,有進無退!

“第九劍!”

前八式劍招在此刻已經凝聚到了極致,桃木劍如一道長虹般直貫而下,又準又狠的斬在大鬼的胸口。

呲啦!

一陣油炸般的響聲,它的胸口冒起一股白煙,一條幽綠色的血液飛濺而出,落在地上如硫酸一般發出滋滋聲。

“居然只是破皮?”

莫邪心中生起一陣無奈感,“在這個世界,憑藉著武功,果然是對付不了這等鬼怪嗎?”

他莫名的想起了一個影視人物——左千戶。

左千戶的武功已經是登峰造極,可憑藉著肉體凡胎,終究還是不敵惡鬼。

“該死的凡人,竟敢傷我鬼身,吾要活撕了汝!”

大鬼捂著胸口痛呼一聲,徹底陷入暴怒。

“呲啦!”

一口黑霧自它嘴中噴出。

莫邪的反應也是迅速,一個翻身,險之又險的避開黑霧。

“好恐怖的鬼氣!”

他的身形一個踉蹌,雖未被黑霧擊中,都覺得頭暈腦脹的。

就在這時,那大鬼的身形憑空消失。

“不好!”

一股陰寒的殺機自身後襲來,莫邪想也不想便揮劍反斬而去。

桃木劍堪堪抵住抓向背心的鬼爪。

大鬼一個擺手重重拍在劍身,桃木劍便從莫邪手中飛了出去。

大鬼再一掌拍來,莫邪兩臂橫在胸前抵擋。

“噗!”他一口血液噴出,倒飛出去。

“少爺!”王大驚呼一聲,分了神,被一隻屍鬼撕破了手臂。

莫邪在地上倒退數步,堪堪止住步伐,喝道:“皮外傷,無妨!專心對敵,不必管我!”

大鬼獰聲如悶雷一般,“好一個皮外傷!那吾便將汝撕碎,看汝還能如何嘴硬!”

“看來對付這等鬼怪,憑藉肉身武功是不行了,須得靠法器道行……”

莫邪心思電轉,淌血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還好,我尚且有一件此界頂尖的法器。”

招魂鈴!

——或許是級別太低,此物並未被此界天道法則壓制半點。

因此,招魂鈴可以說是此界頂尖、甚至是超越此界的至強法器!

此刻,

招魂鈴靜靜地停放在莫邪的腦海,被他的靈魂之力溫養灌注著。

“去!”

他二指一揮,銅鈴自眉間飛出,射向衝來的大鬼。

莫邪雙手合十,喝道:“鎮魂!”

招魂鈴已經積蓄了半炷香的勢,頓時魂芒大振,發出穿透幽夜的鈴聲。

“這、這是何物……啊!”

大鬼被魂光籠罩,只覺得鬼體好似下了油鍋一般的沸騰起來,疼得它發出淒厲的慘叫。

而那清脆迴盪的鈴聲,又讓它的鬼智渙散大半,就好似被道士貼了符咒一般,被鎮在原地無法動彈。

它惡狠狠道:“小子,即便你以此物鎮壓了我,但憑汝之道行想要誅吾簡直是做夢!”

“待我脫困了,定要將你生剮活剝了!”

它如何看不出來,

這人雖然武功高絕,但卻不過是肉體凡胎罷了!

根本沒有那些臭道士所具有的道行。

莫邪並不理會,在心裡盤算起來,

“這招魂鈴需要靈魂之力溫養,溫養得越久也就越厲害。”

“我溫養了半柱香,看來還是差了一把火啊。”

他想起了老魔頭的話——‘小主之陽血,縱是真正的鬼族大修見了,也要畏懼三分!’

他咬咬牙,眼中一狠,“就這麼辦了!”

語畢,

莫邪竟揮掌對著自已的胸口狠狠一擂。

“嗯……”

悶哼一聲,他的臉色一白,一線心頭血溢位嘴角。

若是細看,會發現此血帶著若有似無的金芒——魔神金血也保留下來了,不過由於位面太過於高,被稀釋了無數倍。

莫邪左手二指在嘴角一擦,右手一招,桃木劍落入手中。

將心頭血在桃木劍上一劃。

“御劍……”

他將桃木劍朝空中一拋,二指一揮,將剩下的靈魂之力完全傾注其中。

“斬!”

他語氣森然的吐出一個字。

咻!

沾染了一絲莫邪心血的桃木劍,化作一道劍芒刺向大鬼。

“不……”大鬼語氣終於驚恐起來,身體瘋狂的扭動著——它從此劍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險!

可是它被招魂鈴所鎮壓,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之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桃木劍向自已射來。

呲啦!

染血的桃木劍深深的貫穿了大鬼的胸膛,只留下劍柄遺留在外。

“咯咯咯……”

幽綠色的血液從大鬼的胸口、嘴巴中瘋狂的淌出,嘴中發出老朽將死的晦澀之音。

大鬼在地上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鬼爪無力的朝著莫邪的抓來。

轟隆!

可是距離莫邪還有一步之遙,終究是不甘地倒在地上,一對猩紅瞳孔黯然熄滅。

莫邪接住從空中掉落的招魂鈴,眼看著一道幽冥魂氣自鬼屍身上飄出,落在魂鈴之中。

他明顯感覺到招魂鈴的氣勢強大了幾分。

“莫非這魂鈴是要吸收鬼魂才能變強?”

有此意外之喜,讓虛弱的莫邪勉強擠出來一個笑容。

唰!

不過幾息時間,地上大鬼的屍體便化作一灘濃稠的泡沫狀液體,發出令人作嘔的臭味。

莫邪眉頭一蹙,手在鼻間扇著,離遠了幾步。

再看那莫子軒,只見他已經顫顫巍巍的逃到數百米開外了。

可惜……

現在的莫邪虛弱到了極點,已經追不上那傢伙了。

但是莫邪卻半點不慌,“熊二……啊不對王二,但願不要讓我失望啊……”

他盤坐在地調息起來,“小倩替我護法!”

小倩盈盈一禮道:“好的,公子。”

沒過一會兒,

一道得意的笑聲傳來,“少爺少爺,屬下幸不辱命!”

莫邪嘴角一揚,睜開了眼睛。

便見著王二一身傷勢,手上提著一個人頭,志得意滿的跑了回來。

他將人頭往地上一丟,拱手道:“俺完全聽從少爺的指令,斬其頭顱、開膛破肚,他死的不能再死了!”

“話說那傢伙還真是難殺,都傷成那樣了居然還……咳咳,也怪俺不小心,不然必定不會受傷的。”

“扶我起來。”莫邪看著王二那憨笑,咧嘴笑。

“是!”小倩將莫邪扶起。

莫邪走向王二,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得很好,我不會虧待你的。”

王大受了大鬼一擊,已經是無力迴天了……所以莫邪便只能以此回報了。

王二摸著後腦勺憨憨一笑,“哦對了,俺哥呢?”

莫邪臉色一沉,正想要說什麼,“你哥他……”

就在這時,

王二突然雙手捂著脖子,眼珠子暴起,嘴巴張大到極致,“額啊啊……”

莫邪臉色一變,“王二你怎麼了?”

王二捂著脖子,艱難道:“少爺,俺、俺不中了……照顧好俺哥。”

唰!

一口黑氣從他的嘴巴噴出。

撲通!

王二倒在地上,眼睛無神的看著天空,七竅流出黑血。

在場,

便只剩下了一人一鬼。

慘白的月色悽悽落下,悠悠的夜風緩緩拂來。

莫邪默然的咧了咧嘴,“都死了啊……”

他不由得緊了緊衣裳,第一次感受到夜風寒冷。

就在這時,

一聲驚詫的女聲傳來,“一隻幽冥惡鬼竟被斬殺了?!不知是哪位高人出了手?”

莫邪抬頭看去。

只見月華之下,

一個身穿道袍的貌美女子落在樹梢……

……

PS.六一兒童節快樂!

別說不過六一了,只要還心懷純真,那麼都是一個孩子~

又是一個月初,求一波禮物沖沖榜,老雲拜謝~

晚安咯大家~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永恒大陸之我穿越到了魔法世界

天地散人

我真的是冰碧蠍啊

涼帝

光染

封建守財奴

退役女將再戰殭屍

暮色獨雨

在遊戲中逆襲

愛吃飯的胖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