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時分。

荒郊野嶺。

“回來了?”

莫子軒站起身來。

莫邪開口,卻說的是女子之聲,“是的,主人。”

莫子軒淡淡道:“我不是讓你將他殺死嗎?”

小倩沒有半點情緒道:“主人為小倩種下鬼奴印,小倩便與主人心意相通,自然是知道主人最想要做什麼。”

莫子軒頷首,冷笑道:“很好,你出來吧。”

“是。”

小倩從莫邪身體中走出,莫邪身子一抖跌倒在地。

只見他臉色慘白、沒有血色,眉宇間縈繞著一股黑氣,整個身子就好似犯病了一般打著擺子。

——人有人氣,被鬼氣浸染久了,便會滋生死氣。

莫子軒緩緩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莫邪,“你與那老母狗欺辱我時,可曾想過會有今日?”

莫邪一臉的畏懼,嘴巴哆嗦著,“這、這是什麼妖術?”

這件事情很簡單,

莫邪是紈絝成性的正房嫡子,而莫子軒是不甘平凡的私生子。

兩人從小就彼此仇視,相互敵對有十幾年了。

直到前些時日,莫邪終於和母親聯手,將莫子軒給趕出了莫家。

沒想到竟被他修成了這等鬼術……

只能說不愧是主角,機緣無處不在。

“妖術?”

莫子軒冷笑一聲,踢了莫邪一腳,“簡直瞎了你的狗眼,我這乃是神聖的幽冥鬼術!”

敢踢我?很好……

莫邪顫聲道:“居然是能夠命令鬼的邪術……”

莫子軒道:“何止是命令鬼,屍骨幽魂都能為我號令,便是召喚地府鬼將也……哼,我何須給你說這麼多!”

他一臉玩味的看著莫邪,“你若是跪下給我磕頭,我倒是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莫邪一臉驚懼,似乎被嚇得丟了魂兒,“我、我錯了……”

莫子軒淡淡道:“跪下!”

“還請饒我一命……”

莫邪趕緊掙扎著爬起身來,抱住莫子軒的腳,向著莫子軒緩緩屈膝。

莫子軒的嘴角微微揚起,眼中閃爍著陰狠的光彩。

真以為我會饒你一命嗎?

我會將你也煉成陰鬼,生生世世作我的奴僕……至於煉就陰鬼的藥引,就以莫家莊園百十人的命來填補吧。

要怪就怪你們不順從我吧!

就在莫邪將要屈膝跪地之時,他的眼中精光乍閃,將死氣全然驅散,“我跪你媽跪!給爺死!”

魔刀瞬間出現在手中,一個橫掃向著莫子軒腰間劃去。

如此近的距離,莫子軒避無可避!

無相的位面太高,在這個世界失了九成的威能,但也是當世頂尖的削鐵寶劍。

一劍削去,莫子軒的腰部被斬斷大半。

“啊……”莫子軒痛哼一聲,捂著腰部連連暴退。

他的眼神又驚又怒。

再一看莫邪,提著一柄黑劍,殺氣騰騰的站著。

哪裡還有方才大限將至、畏懼顫抖的神態?

“你……”莫子軒動了動嘴巴。

莫邪提劍衝了上去,“有什麼話,死了再說吧!”

“哈哈哈……”莫子軒連連倒退,“你真以為拿下我了嗎?”

莫邪的臉色一變。

只見他斷了大半的腰部,被密密麻麻的黑線條所連線著,不到一會兒功夫便恢復了原狀。

莫子軒譏笑道:“如何?”

莫邪冷笑道:“不如何!我看你臉色不太好,似乎我這一劍也不是全然無傷啊!”

“公子,需搗碎他心臟才能將他徹底殺死!”小倩在一旁高呼道。

莫邪頷首,“明白了。”

莫子軒一臉狠色,“賤婢,你竟敢背叛我?”

小倩一臉慘然,恨意道:“你殺我全家,將我煉成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還想要我忠誠於你?”

“若非得公子所救,喚醒人性,只怕還要為你這等惡人驅使,去做那些邪惡之事。”

說完,她便閉目待死。

“好,好得很!”

莫子軒大怒,掐動手指,暗念鬼訣。

“啊……”小倩捂著頭,鬼身閃爍不穩起來。

“呵……”

莫邪冷笑一聲,將銅鈴彈出,“去!”

叮鈴鈴……

銅鈴懸浮在小倩頭頂,旋轉搖曳著清脆的鈴音。

然後莫子軒便發現自已的鬼咒失效了……

“你這是何物?”他一臉驚怒。

“你所仰視之物……”莫邪冷笑一聲。

這招魂鈴在天玄大世界內,或許只是很普通的玄寶。

但在這個世界……足以形成位面碾壓!

他懶得廢話,提著劍便朝著莫子軒殺去。

招招對準莫子軒的胸膛,令其只能狼狽閃躲。

莫子軒驚怒道:“哼,沒想到你這紈絝子弟還有這等身手?”

莫邪道:“你沒想到的事,可還多著呢!”

他心裡也稍有些訝然。

自已的武功已經是當世頂尖,沒想到這傢伙還能在自已手中堅持這般久。

看來他此次獲得的機緣不淺啊!

只能說主角不愧是主角……當真的全方位發展呢。

念及於此,莫邪的殺心愈重了。

“你當真以為吃定我了嗎?”

“不好意思,我對臭男人沒興趣……總之殺定你了就是!”

莫子軒吐出一口心頭血,手指極速的掐訣作法,在地上狠狠一拍,“現!”

咔嚓嚓!

地表的土壤聳動起來,似乎有什麼將要破土而出。

下一秒,

沙沙沙!

數十道‘人形’破土而出!

這些‘人’渾身陰氣滾滾,有掛著腐肉的屍體、也有森然白骨。

一隻白森森的骨臂直接破土,緊緊拽住莫邪的腳。

力道極大,不可自拔。

“召喚屍骨?”莫邪臉色一沉,揮劍將之斬斷。

只能說不愧是主角啊,還真特麼是底牌豐富!

莫子軒冷笑道:“給我撕碎了他!”

“哼!在此之前,死的人一定是你!”

莫邪冷哼一聲,持劍飛身向著莫子軒衝去。

對於撲來的屍骨竟是避也不避。

咻!

一支利箭破空而來,洞穿了一隻撲向莫邪的屍鬼。

“竟是此等邪祟?果真是一個惡人啊!”

王大來不及驚歎於莫邪的武功,呼道:“少爺,這裡交給我!”

他將強弓背在身後,拔出一柄大刀,虎虎生風的劈砍著。

縱然屍骨力大無窮,但也不過是他兩刀就解決的下場!

“好身手!”

莫邪讚了一句,頷首道:“你先拖住,我去將那孽障斬殺!”

“居然有備而來?”莫子軒的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可是他根本沒有多想的時間。

因為,

莫邪的劍,已經到了!

唰!

幾綹頭髮悠悠飄落,莫子軒的腦袋險些就被齊齊削掉。

在莫邪狂風暴雨的攻勢下。

每一招莫子軒都是險象環生,幾近死亡。

“再這麼下去,我遲早會死在他的手上!”

當這個想法在心中出現,莫子軒大感惶恐,這是一種對死亡的畏懼。

心亂了便會出錯,

撲哧一聲,他的手臂便被莫邪斬落在地。

“啊!”

莫子軒慘叫一聲,在地上翻過一圈,撿起手臂接在肩膀上。

同樣黑線出現,手臂被成功接回肩膀,不過他的臉色越發蒼白起來。

莫邪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接多少次!”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莫子軒嘶吼一聲,一掌拍向胸口,逼出一口心頭精血。

他的臉色瞬間萎靡下來,頭髮枯白、面容褶皺,竟然一下子老了十幾歲。

莫邪趕緊止步,仗劍以待。

他知道,主角這是要拿出保命底牌了!

莫子軒口中默唸,以指尖精血為引,飛速的畫著符咒,然後往地上一拍,“我以命召喚……幽冥鬼界,速速派人相助!”

轟!

一道幽暗的圓自地面滋長,令人徹骨冰涼的陰氣噴薄而出。

莫子軒的頭髮飛舞,面容是瘋狂的扭曲,就好似惡鬼一般。

他的目光極致怨毒的看著莫邪,“莫邪……你可真該死啊!”

這‘通達地府’之術自已還沒修行完全,完全是以消耗巨大的生機為代價來施展的。

還好,

這一招雖然代價極大,但效果也是巨大的——直接從冥界召喚一方大鬼相助!

要知道,能在地府生存的大鬼,可萬萬不是小倩那種陰鬼能夠比擬的!

所以,莫邪必死!

莫子軒獰笑起來。

森白如霧的陰氣,從地府之門狂湧而出。

一個青面獠牙、紅瞳丈高的幽鬼現身。

從那冷到骨子裡的陰氣便能看出,這傢伙極度的不好惹!

可是莫邪卻是一愣,“逼格那麼高……就這?”

和那隻擒回莫邪的鬼手相比,這隻鬼簡直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啊!

好吧,其實他也沒資格這麼說!

因為憑他現在的實力,鐵定是打不過這鬼的。

但是……他有個專門對付鬼的‘好寶貝’啊!

莫邪伸手一招,招魂鈴落入掌心,

“那便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位面壓制、降維打擊吧!”

……

PS.晚安咯大家,週末愉快~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眾神亂鬥

愛吃咖哩炸雞飯的孛爾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河東不知名小卡

鬥羅娶妻成神,多子多福

小新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