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嫂子你不知道”,王胖子開著車,立刻就要激情開獎,

“那什麼,我說吧,你別說了,吹牛太多真成牛了”,吳邪一看王胖子那吹牛的架勢,立刻插嘴,

他不想聽他威武霸氣的探墓行動,還是他說吧,“秦嶺隱藏著一株傳說的青銅神樹,當然我已經調查過了,是一種帶有神奇物質的金屬,

雖然沒有復活生命的能力,但也挺厲害的,嫂子,我想和國家說說”,

吳邪簡單說了說秦嶺裡發生的事情,他和他的老同學老癢相遇,一起探墓,好吧,老癢只是希望復活他媽,把吳邪忽悠過去當個記憶體卡,想他媽的模樣,

秦嶺神樹說是能復活人,但其實就是一荒繆的謊言,吳邪懷疑那金屬是一種詭異的致幻物質,可以讓人神志不清,什麼長生,什麼復活,純屬子書烏有,

“嗯,你打吧”,青凝丟給他一個手機,吳邪哦了一身接過來,裡面就一個號碼,是一串亂碼,顯然是國家對接青凝的話務員,

好歹,青凝一個大妖,還貢獻了n多產業,有個話務員的排面還是有的,專人專負責,從她接觸人的那天開始就誕生了,

這事直接和話務員說就行,他會稟告的,果不其然等他們出了林子,就遇到了一小波軍隊,把吳邪和王胖子帶去了解詳細情況去了,

畢竟是進過墓的人,沒有比他們更瞭解墓裡有什麼了,墓到底是危險,

雖然他們打算從上面開挖,但有好多蟲子蛇什麼的,也挺麻煩的,尋求經驗人士的幫助也是必要的。

“首長,這個秦嶺的長生之密”,秘書小心問著,和那位青凝同志談過話的,只有首長一個人,

誰也不知道青凝的具體底細,除了現任首長,首長擺了擺手,讓秘書下去了,

他盤著圓溜溜的玉佩,陷入沉思,長生啊,自古以來無數人推崇,無數人為之奮鬥,還有無數人為之做進惡事,

他又怎麼能不好奇呢,更何況是青凝這樣神奇的人物,以往他知道國家裡隱藏的妖族,哦,聽說改了名叫什麼苅族,不過也沒差了。

不過大多數殺傷力都不強,能備案的,就只有這位顧青凝女士,還有一個叫司藤的,

都是建國之前最強大的個體了,至於其他的,當時青凝說過一句話,“建國之後不許成精”,

這是一句玩笑話,卻也因為這個,建國之後,就再也沒有成為精怪,苅族的了,

如今剩下的就這麼些,大多數都備案了,世界到底是人族的場子,大多數苅族還是很友好的,例如青凝,

他也沒指望這些不安穩的苅族都能和青凝一樣通情達理,但只要遵紀守法,那就是華國的公民,

不過長生,首長冷笑一聲,青凝當時說過,“長生,活多久才算長生,而長生的代價又有幾人能付的起,百年都做不好,指望幾百年就能做成了”,

首長挺贊同的,真正需要時間發酵才能完成的目的,又有什麼用呢,能百年做完的事情,為什麼要花幾百年,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

沒有效率,時間有什麼用,只不過大多數人都想不通這個問題罷了。

首長望著辦公桌上的資料,上面是個歪果仁的資料,名叫裘德考,具上報的吳小友說,這個人,對國內的墓特別感興趣,尤其是有長生之密的,得重點關注一下。

吳邪沒消停多久就又折騰了起來,這次還把自已搞進了醫院,顯然這次墓探的不太順利,

至於為啥不順利,看著坐著輪椅,拄著柺杖,也要跑過來讓他們參觀的吳邪就知道了。

“你這是”,青凝本來想去逛噠一下的,但一想到節假日的人流巔峰就又消停了下來,只能在家裡調戲張起靈混混日子,

結果這吳邪腿都打石膏了,還堅持不懈的跑來找張起靈,也算是真愛了。

“我來找小哥”,吳邪也算是有張起靈固定地址了,反正找不著人,來這裡準沒錯,沒見此時,看都不看他一眼,卻專心致志的給青凝扒橘子上的白色絲絡麼。

“對對對,我們找小哥”,王胖子望著張起靈嚥了口口水,完球,他之前當故事聽的,原來還是個真事,

那竇誠老爺子沒騙他們,他寫的筆記本,這次被他們探的墓找著了,張起靈還真是一師座,別以為從張不遜改成張起靈,他們就不認識了,

那屍體躺在棺材裡,老安詳了,吳邪和王胖子望著活碰亂跳的張起靈鬆了口氣。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穿越粗使丫鬟,我靠賣辣條暴富了

夏日鹽汽水

佔個山頭當大王

柒悅夕陽

今曦何昔

笙玥兒

驚!我從暗衛變成太子妃!

餘明歡

穿成對照組,靠靈泉空間養活四個娃

一隻七柚

重生嫡女宅鬥手冊

蘇雲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