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吼吼,看看這是誰呀?”

聽著自已身旁突然傳來的聲音,紀月反手就是一記魔力光束。

不過可惜都是這季魔力光束並沒有命中,而下一刻一隻熊爪握住了紀月的下巴。

“這是你的女兒跟你還真是像呢,不過就是太暴躁了一些。”

原來無序在被紀月命中之前,便瞬移來到了紀月的背上此番舉動,也是徹底激怒了紀月。

“血爆!”

話音剛落,無序便感受到了一股無比腥臭的魔力氣息出現在她的體內,還不待他有所反應,他的血液便不斷膨脹隨著砰的一聲,無序直接爆炸了。

而這些血液在紀月的控制下,並沒有濺到身後的幾匹雌駒身上,但此番情景也是令後方的幾匹雌駒感到一陣噁心。

而就在大家以為無序被解決掉的時候,那團血水不斷凝聚,隨後無序的身影便再次出現。

此時的無序面色陰沉的盯著紀月。

“呵呵,還真是一股腥臭令人感到反胃的魔力啊!”

此時被“殺”是一次的無序,也是徹底沒了玩弄這群小馬的心思,體內的魔力氣息全部爆發在其的身後,凝聚出一個暗黑色的身影,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死死盯著紀月。

見狀,塞拉斯蒂婭已經使用瞬移魔法帶著幾匹雌駒遠離了四弟來到了走廊盡頭,遠遠的盯著這個方向。

見狀紀月的身體有些發抖微低著頭,他承認的這次他的確低估了無序的實力,無序很強,強到已經觸控到了法則的地步,這股氣息他只在和諧之源上感知過。

但是無序身上的氣息跟和諧之源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就好似是幼兒和成年人的區別一樣。

但縱使是這樣,也不是連法則都沒有觸碰到的紀月能夠對付得了的。

看著自已身前那樣顫抖著的紀月無序好笑的問道。

“怎麼了?小馬,你怕了嗎?”

此時此刻,在眾人都看不到的陰影中紀月面上泛上奇異的紅暈,其實他此刻顫抖的身體,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興奮。

多長時間了?多長時間了?自從繼承血魔法之後,直至現在,紀月從來沒有過全力出手的機會,不得不說此時面對一個遠比自已還要強大許多的傢伙,不得不承認紀月——他興奮了!

“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啊,眾馬擔心的看著紀月之時,一道壓抑著的笑聲自紀月的口中響起,令馬感到不寒而慄。

下一瞬,紀月抬起了他的頭,此時他的嘴角咧開露出一個瘋狂的笑容,而此時此刻,他的這副瘋狂的樣子徹底展現而出。

而紀月似乎並不在乎這一切,那雙血紅色瞳孔死死盯著面前的無序。

“為什麼?為什麼你認為我會怕?”

話落,血紅色的魔力氣息自紀月的體內爆發而出,紀月的地板困為承受不住從而出現了類似蜘蛛網的裂紋。

兩股強大的魔力氣息對撞在一起,使得四周的彩窗和牆壁都開始出現裂紋,就連大地都震顫起來。

無序感受著對方那絲毫不遜於自已的強大魔力,也是露出了同樣的笑容。

強大到沒有敵人的那種孤獨,無序他也感受過,就連很久之前塞拉斯蒂婭與露娜兩者聯手也打不贏無序。

就能加上和諧之源也是如此,因為只要無序想他甚至可以直接躲到混沌空間中而選擇被和諧之源封印,原因無他,只因為太無聊了。

而如今,好不容易碰上個至少在魔力方面能與自已持平的傢伙怎能令無序不興奮?

強大的魔力雖然並不等於強大的實力,但要知道,強大的魔力等同於你成為強者的敲門磚。

然而正在這兩股魔力勢均力敵之時,紀月再次爆發,比之前更加強盛的魔力值壓向無序。

而無視身後的魔力虛擬,也在頃刻間破碎,隨之破碎的還有四周的彩窗,以及這消失的大半城堡。

好在!塞拉斯蒂婭及時護住了眾馬以不受這股強大魔力的侵擾。

看著這消失大半的城堡,塞拉斯蒂婭心在滴血不過幸好她提前便遣散了城堡中的普通小馬。

眼看那血紅色魔力還在不斷向四周擴散就快要突破城堡向四周居民區而去。

塞拉斯蒂婭心下已經連忙喊道。

“塞拉斯.紀月,住手!”

聞言,紀月也是猛的一下反應了過來,那股強大的魔力頃刻間也是四散而去。

迷茫的環視一眼四周空蕩蕩一片,隨著記憶的慢慢回籠,紀月也知道自已似乎犯了錯。

“恢復如初!”

伴隨著四周的沙塵與玻璃碎片重新匯聚,在眾小馬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們便重新站在了那熟悉的走廊中。

但是似乎多了個身影,原來不知何時起露娜也來到了這裡。

此時的她,正盯著紀月不遠處的無序反觀無序則是重新恢復了那副嘻嘻哈哈的樣子。

正笑眯眯的盯著紀月,這樣詭異的氛圍維持了片刻無序便收回目光,打了個響指後他便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他的聲音也自眾小馬的耳畔響起。

“想要找到和諧之源,只要弄清楚事情的變化,千迴百轉是我的如意算盤,最後還得回到出發的地方!”

紫悅她們對視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眼神中的意思。

無序消失了,他帶著和諧之源消失了,而她們的紀月哥似乎也出現了什麼問題。

現在能阻止無序的似乎真的只有她們六馬了。

“抱歉了,親愛的,看來我似乎並不能給你們帶來任何幫助,因為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說著,塞拉斯蒂婭看向不遠處如同犯了錯誤的小孩子一般的紀月。

“沒關係的,公主殿下相信我們肯定能阻止無序的。”

“嗯,我相信你們。”

隨後,塞拉斯蒂婭抱了抱六馬,便和露娜一起帶著紀月離開了。

在將紀月送到房間之後,塞拉斯蒂婭親自為紀月泡了杯茶,囑咐他喝完後好好休息。

而紀月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還不等他說出塞拉斯蒂婭便已經離開了他的房間。

看著那被關閉的房門,紀月面色複雜的盯著床頭櫃上放著的那杯冒著熱氣的紅茶。

“媽媽……”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穿書攻略物件他有雙重人格

故融

快穿:男主你糊塗啊!我只是保鏢

榭燕

貪吃西瓜精:卑微打工人的平凡日

九久打工人

成為黑暗宇宙大皇帝的日子

緣來分生

與藤

雲澤K

穿越提瓦特變成白毛狐娘

愛吃糖的蘇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