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胡桃瞪大眼睛,滿臉驚訝地看著眼前的戰鬥,小嘴微微張開,興奮地喊道:“哇,打起來了,慕雲辭先生加油!”

她的小臉上滿是緊張與期待的神情,雙手緊緊握成拳頭,舉在胸前,似乎在為慕雲辭暗暗鼓勁。

那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場中的兩人,隨著他們的動作而轉動著,彷彿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精彩的瞬間。

“當”,劍身嗡鳴,兩人拼刀後拉開距離。

兩人對立而站,目光交匯間,彷彿有電流在空氣中激盪。

慕清平冷冷地開口,聲音中透著一絲讚許與疑惑:“慕雲辭,你果然深藏不露。能與我交手至此,若你真是外界所說的紈絝廢物,那我豈不是成了笑話?”

慕雲辭微微一笑,雙節棍在手中靈活轉動,發出“嗖嗖”的聲響。

他嘿嘿笑道:“表哥過譽了,小弟也只是僥倖才能與表哥抗衡。”

然而,他眼中閃爍的光芒卻透露出他的自信與堅定。

慕清平顯然對慕雲辭的話嗤之以鼻,他冷哼一聲,劍尖輕挑,劍身顫動,發出清脆的鳴響。

他沉聲道:“最後一招,不論你能否接的住,我都要回去修煉了。”

慕雲辭點頭,神情認真起來。

慕清平深吸一口氣,舉起長劍,口中輕道:“這是我結合藏書閣靈技領悟出的招式,你要小心了!”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只見慕清平手指輕輕拂過劍身,長劍瞬間發出嗡鳴之聲,彷彿有了靈性。

他提劍運氣,周身靈氣瞬間湧動起來,形成一個淡淡的光圈圍繞在他身邊。

緊接著,他持劍迅速轉了一圈,身形如同柳絮般飄忽不定,劍尖所指之處,空氣彷彿都被撕裂開來。

“春風拂檻!”慕清平大喝一聲,長劍劃出一道凌厲的劍氣,向著慕雲辭襲去。

那道劍氣既不如慕雲辭的凝實,速度也沒有慕雲辭的快,不過聲勢倒挺大的。

慕雲辭見狀一愣,心中暗自驚訝:“看著這麼像橫劍氣呢。”

遇到橫劍氣,慕雲辭一般採取的措施就是蹲下,這種方式兼備規避和嘲諷兩種屬性,不過當著這麼多的人面蹲下躲劍氣屬實有點拉不下來臉。

“這劍氣這麼慢,妥妥能目押的啊。”慕雲辭道。

慕雲辭下意識的將靈氣凝聚在雙節棍上,抬手一舉,用雙節棍去接那道劍氣。

劍氣一撞在雙節棍上,只聽“叮”的一聲,雙節棍上的靈氣爆炸開來,竟將那道劍氣給震了回去。

“振到了?”慕雲辭心裡大喊。

這一變故讓所有人都驚呆了,慕清平也未曾料到會有如此轉折。

只見慕清平的身形猛地一顫,隨後整個人便如斷線之風箏般向後飛出。

他臉上的驚愕還未消散,身體便已重重地的摔在地上。

觸地的瞬間,發出沉悶的聲響,彷彿連空氣都為之顫抖。

慕清平掙扎著想要站起,但胸口傳來的劇痛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他低頭看去,只見胸口處已被劍氣劃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鮮血汩汩流出,染紅了他的衣襟。

那原本潔白的衣物,此刻已被劍氣劃得破碎不堪。

慕雲辭此刻也不好受,都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反震的勁氣還凝聚在他的體內,必須透過一種方式把勁給卸出去。

“不好,有股想打處決的衝動。”慕雲辭已經在心裡將這股勁氣給定義為處決。

但看著已然受傷的慕清平,他怕這一腳把他給送走了,只得後閃了一下把勁給卸了。

慕雲辭跑到堂哥身邊:“沒事吧表哥,胡桃快過來,給他治療一下。”

胡桃聽話的小跑過來,用法術凝聚出了一條光繩連線到慕清平的身上,隨後將身前凝聚出的光傘收起,慕清平胸口處的傷口瞬間癒合。

“這是什麼靈技,如此神奇。”恢復過來的慕清平說道。

胡桃昂起頭,一臉驕傲的說道:“這是陰陽術,我的陰陽術可是很厲害的喲。”

慕清平皺皺眉頭,起身告辭。

“哎, 表哥,不坐坐再走啦。”慕雲辭喊道。

“不用喊了,跟他爹性子一樣。”一直站在旁邊的趙達開口說道。

“哦。”

“今天表現不錯,最後那一下子我都沒想到,怎麼做到的。”趙達問道。

慕雲辭裝傻:“嘿嘿,我也不知道。”

“算了,你喜歡藏就藏著吧,我就不問了。”

“嘿嘿。”

“我去找你爹,你去不去。”

“不去,我閒著沒事找那老東西幹嘛。”慕雲辭擺擺手說道。

慕雲辭目送趙達走出院子,興奮的一揮拳:“耐思,原來是這樣振刀,之前還在納悶呢,哈哈哈。”

慕雲辭又將靈氣凝聚在雙節棍上,只聽“咔嚓”一聲,雙節棍上瞬間佈滿了裂痕。

“嗯?是沒耐久了麼?”慕雲辭撓撓頭。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你知道的,小師妹她命不好

冬月之

等到冬天來臨

作家tq2fPg

逆天神醫妃

柒月甜

平凡少年的江湖路

蝦米書生

如意情事

Lizi粒

司總,追妻火葬場

野鶴K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