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正平皺眉望著她,“其他官員都想送自己女兒或孫女入入王府。

可我們府邸適婚年齡的就三妹,但三妹是庶女,就憑著她那性子,做妾室王爺都不會要。”

她嘆息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她那傲慢無腦的性子,若是真進了王府,不僅不會幫襯到覃家,反而會給覃家添亂。

所以說這件事就不要去考慮了,只要覃家安安分分,王爺不會為難的。”

覃婉瑩聞言,無奈一笑。

“我說的可不是婉瑩……”

附在他耳邊,悄聲說了一會兒。

當他聽完後,眸色一亮,“這簡直是兩全其美呀。”

隨後兩人也到了院子。

在姜靈雪與良氏聊天時,兄妹倆將覃懷忠拉到了一邊說著什麼。

一刻鐘後,姜靈雪便向他們道別,準備離開。

這時覃懷忠開口道:“不知靈神醫後續會往何處去?還是一直住在客棧?”

姜靈雪搖頭,“去何處還不知,出了城後走哪兒看心情吧,客棧只是歇腳之地,不可能一直住的。”

話音剛落下,覃婉茹就挽住她胳膊道:

“你看你一個女子,看著也不小了,總是四處遊歷不是辦法,外面還危險重重。”

覃正平也點頭附和,“是啊,不如就在覃府住下,我們覃府空著的院落不少。”

姜靈雪皺眉:“這……不太合適……”

話未說完,覃婉茹就打斷道: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名不正言不順住進來的確會被人說閒話,不過你可以做我爹的義女呀。

我爹兒女不多,就我與大哥,還有一個庶妹,還有一個未出生,若是多一個你這麼能幹的女兒,那就再好不過了。”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勸說她留下。

你一句我一句,讓姜靈雪都搭不上話來。

她知道覃家不光是為了感謝她,也是為了覃家孟與夜北寒扯上關係。

知秋搖了搖她,“主子,別發愣啊,奴婢覺得這樣挺好的,至少不會是無家可歸之人。”

姜靈雪淡笑,看向覃懷忠與良氏,隨後跪了下去。

“義父,義母,請受女兒一拜。”

覃正平立馬讓人端來茶水,“快敬茶。”

她端過茶水,“義父請喝茶。”

哈哈哈……

“好,這杯茶好喝。”覃懷忠將茶水喝下,“得了這麼個能幹的女兒,是我得了大便宜了。”

姜靈雪又舉杯,“義母請喝茶。”

良氏接過茶水,“好好好,哈哈哈……以後你就是覃家女兒了。”

她並沒有立刻住下,還是先回了客棧,畢竟還有些東西在這裡。

過了這麼多日,也想知道風玉嬌那邊怎麼樣了。

回到客棧時,發現屋內擺設似乎跟她離開時沒有變,於是問了問客棧小二。

小二說風玉嬌這幾日並沒有出現在客棧。

知秋皺眉,“難道她還是會王府住了?最近王爺沒在城裡,那鐵手應該也沒在吧?”

姜靈雪也猜不準,於是吩咐道:“你去一趟王府,確認郡主沒什麼事就好。”

……

“郡主,知秋過來了。”

風玉嬌此刻趴在桌上,雙眼紅腫無神,桌上還放著幾個小酒罈子

聽見巧兒的稟報後,懶懶抬起頭,帶著鼻音道:

“讓她進來吧,只有她一人嗎?”

巧兒點頭,“對,她一人。”

知秋跟著進來後,便聞到了一股酒味兒。

抬眸看去,看見桌上橫七豎八的擺著小酒罈子。

而風玉嬌則是有氣無力的杵著腦袋,“你來了?陪我喝一杯如何?”

知秋皺眉,立馬讓巧兒將酒罈子給撤走。

隨後來到風玉嬌面前,問道:“郡主,您這是怎麼了?”

話音剛落,她就扁著嘴,眼淚啪嗒啪嗒的流下來,十分委屈難過。

知秋將房門給關上,拿著手絹給她擦拭眼淚。

“郡主別難過,有什麼不開心的說出來,憋在心裡會憋壞身子的。”

風玉嬌抽泣了一下,“你們去覃府那日,我……我見到鐵手了,他肩膀受了一點傷。

我去找他時,他正好脫掉上衣自己處理傷口,我想幫他,可他大聲的吼我出去。

還說我不自重,他說不會喜歡我,一輩子都不會喜歡我,讓我離他遠一點兒,他是我第一次喜歡的男人……”

嗚嗚……

她說不下去了,只管大聲哭起來。

知秋伸手抱了抱她,輕輕拍著她的背脊安撫。

“別難過,可能他這麼說是迫不得已,你要知道,在他眼裡,你們之間的距離太遠了。”

風玉嬌停止了哭泣,抽泣著抬起頭看向她。

“你說的對,他……他重來沒有對我這麼兇過,肯定是故意這麼說,想讓我放棄他。”

想通以後,心裡不那麼難受了。

知秋見她沒那麼難過後,放心不少。

起身用帕子打溼涼水,為她敷在眼睛上。

“知秋,良氏現在情況如何?”

“已經好了,只是現在身體差了些,後續多進補就能恢復如常。”

風玉嬌聞言,嘴角揚起笑意,“靈雪真厲害,那麼多人都無法解決的問題,她竟然解決了。”

知秋拿掉溼帕,笑著道:“現在覃大老爺認主子為義女了,你若想尋她,就去覃府即可。”

風玉嬌驚訝道:“竟然成了覃家義女,這覃大老爺還真是聰明,以後府中人看病都方便了。”

呵呵……

“人最不喜的就是生病。”知秋笑出了聲,“覃家得知主子居無定所,於是才想到收義女的。”

半個時辰後,知秋便離開了王府。

回到客棧後就將風玉嬌的情況說了一遍。

當聽到鐵手受了傷時,姜靈雪明顯有些擔憂。

“既然受了傷,也該養幾日才出去,若是沒處理好感染就麻煩了。”

知秋聞言,神色嚴謹了幾分,“主子,你在島上時,真的差點兒跟鐵手成親了嗎?”

姜靈雪愣了兩息,點了點頭。

知秋一臉驚訝,“那……您是不是已經喜歡上他了?若是不喜歡又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嫁?”

想到此處,她突然有些同情夜北寒了。

心愛的女人,心裡住了另外的男人。

姜靈雪抬手敲了一下她的額頭,“你怎麼這麼八卦了?成婚的一對人不一定是相愛的,而是覺得合適。

他將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在島上無微不至的照顧了六年,他人很好,若成婚,會是一個無可挑剔的好夫君。”

對於鐵手,她有感激,愧疚……心情比較複雜。

知秋望著她半晌,收回視線後說道:

“以後在王爺面前就不要提鐵手了,他會多想,還會小心眼兒,這男人一小心眼兒起來就會很危險。”

姜靈雪聞言,就想起夜北寒有一次問她送命題。

那時候她清楚夜北寒是想試探,試探在她心裡誰更重要。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重生我一定會好好愛那個男人

小妤的馨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