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暗衛!

他一張臉,埋沒在寬大的帽簷之下,面具後面只露出一雙眼睛來。

那雙眼睛佈滿血絲,襯得整個人的氣息冰冷、恐怖。

“你……這是為何?”

太子不可置信地死死盯著他,眼睛都未曾眨過一下。

那暗衛微微轉了轉頭,步伐僵硬地朝著太子的方向邁了半步。

這半步似乎花費了他全部的力氣。

他一手扼住自已的喉嚨,另一隻手朝著他的太子殿下伸出手去。

他的喉嚨中發出痛苦的“咳咳”聲。

似乎是自已的掐著喉嚨的手過於用力而擰斷關節的聲音。

他的手越來越向前,但始終離他的太子殿下有一定的距離。

“你到底怎麼了!”

楚寒星嘶吼著,推開擋在他面前的人群,朝著他的暗衛跑去。

沒有理由的……

他一直陪在自已身邊,底細清白,平日裡兩人幾乎形影不離,甚至會在沒有人的時候陪自已玩鬧……怎麼會突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刺殺自已的父皇?

他的手一直在顫抖。

只有楚寒星看清了他那張始終埋在帽簷下的頭,輕輕晃動。

“不是他!不是他!”

唯有楚寒星看得懂他。

於是他發了瘋般想要跑到他身邊,就在他的手指即將碰到他的那一刻,身後的人死死拉住他的衣袖。

“你放開我。”

雖然此時的太子猶如失去理智的猛獸般轉頭對他怒吼,可他抓著太子手臂的手卻越發收緊。

到底是上了年紀,他死命抓住太子,用了全身力氣,臉頰漲紅,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咬緊牙關,勉強從裡面擠出幾個字來。

“太子殿下,萬萬不可!”

“我再說一次!你放開我!”

楚寒星此刻早已失去理智,他只想看看他的暗衛到底發生了何事!

“太子殿下,你可想清楚了!你若是過去了,將自已置於何種境地,將聖上置於何種境地!”

可已經紅了眼的楚寒星哪裡聽得懂他的弦外之音。

“你放開!放開!”

越來越多的人拉住楚寒星,他的叫喊聲也越發淒厲起來。

這淒厲的叫喊聲,似乎是喚醒了暗衛身體中的某種機制,突然停下了動作。

片刻後,那暗衛伸出手指,指著尉遲燼,聲音沙啞難聽:“放……開……”

尉遲燼抓著太子手臂的手越發收緊。

“放開!”

又是一聲怒喝後,太子暗衛三兩下便奪下面前之人的刀,轉瞬間,那些擋在太子身前之人,全部失去戰力。

“放開!”

他一步一步走到太子面前,那目光似乎在盯著尉遲燼,又好像不是……

楚寒星終於看清了他的眼睛……

那雙原本明亮的眼睛,如今變成了渾濁的死灰色。

面罩之下的脖子上,那些錯亂的紅色絲線一直蔓延到耳後。

離得更近些,才能聽清他喉嚨中發出抑制的“咯咯”聲,似乎正在承受巨大痛苦,喉嚨處正在被什麼東西啃噬。

“你……”

不等楚寒星說半句話,他便提刀朝著尉遲燼抓著楚寒星的手砍去。

好在楚謹辰離得近些,用劍削去了楚寒星的半邊衣袖,尉遲燼的手才算是保了下來。

那尉遲燼摔在地上,手裡攥著太子的衣袖,喘著粗氣。

“快走,他衝你來的。”

楚瑾辰扯著他的手臂快速向後退。

而那暗衛身形如同脫弓的箭矢一般,朝著楚瑾辰身後的尉遲燼攻去。

那暗衛似乎將全部的內息都調動起來,他武藝本就高強,再加之用了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楚瑾辰招架得十分吃力。

照如今的情形看來,今日這暗衛是非死不可了。

“沈凌霄!等什麼呢!”

楚瑾辰朝著唯一有機會勝過此刻暗衛的沈凌霄喊道。

一道劍光閃過,沈凌霄的劍鋒抵在暗衛的脖頸處,雖劃出一道血痕,但並未重傷。

找個機會,沈凌霄向他的脈搏探去,發現他的脈搏盡斷,毫無生氣。

如此脈象,與被蠱蟲啃噬的情景別無二致。

沈凌霄對著楚瑾辰搖頭。

放下尉遲燼後,楚瑾辰走到楚寒星身邊,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讓他去吧……他很痛苦……”

“不會,他剛剛還想向我解釋,我能看懂!我知道的……”

楚寒星的聲音越來越小,頭也跟著越埋越低。

他很怕別人聽到他聲音中無法剋制的悲慟,怕別人看見他眼底閃爍的波光。

他更怕別人發現了他看懂了,那暗衛剛剛對著自已搖頭的意思。

“別救我!別救我!”

而他所想的“不是我!”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突然,兵刃相撞的聲音再次響起,他抬眼望去,若是不抱著殺了他的決心,就算是憑沈凌霄的能力,也只能是壓制他而已。

不知為何,楚寒星出於本能地回頭看了楚寒雪一眼,她被人群保護起來,圍在中間,看上去很安全。

可她緊緊抓著自已心口處的衣服,看向自已的眼神中,分明是含著淚的。

還好……

還好,自已的妹妹是能感應到自已的心痛的。

此刻的自已早已麻木了……

他仰天長嘯,兩行淚順著眼角落下。

“殺了他!”

待他再次抬眼,血霧從他的胸口處噴灑而出,那道他最熟悉的身形也隨之重重落下。

踉蹌著走到那具身體前,這便用光了他全部的力氣。

沈凌霄用匕首將他的脖頸處劃了道小口,手指順著他耳後滑動,一隻蠱蟲從傷口處爬出,進入到沈凌霄早已準備好的錦盒中時,那蟲蠱身上瞬間起了一層寒霜。

不知是不是他的血濺入了自已的眼睛裡,他的視野被鮮紅色鋪滿。

鮮紅的天空下,是他鮮紅的衣衫。

可在外人看來,此刻的太子不過是雙眼流出血淚的少年,讓人心痛到不忍心喊他。

“哥哥……”

楚寒雪緊緊揪著衣服,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這是她第一次見哥哥這樣,她有些害怕……

她怕哥哥再也變不回那個爽朗溫柔的少年。

她怕到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已身後的危險和那雙在身後盯著自已,飽含怨毒的狹長雙眼……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

聖宣王楚璟軒和祁愉雙雙騎馬賓士而來。

他們的嘴巴快速張合,可無奈馬蹄聲太大,聽不清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

只見沈凌霄快速轉身,朝著自已的方向奔來。

“阿雪!小心!快閃開!”

等不及回頭,她便聽到了利刃刺破皮肉的沉悶聲響……

她愣在原地,沒有回頭。

直到一聲隱忍的悶哼後,她才感受到溫熱的血液,噴灑在脖頸和臉頰……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你知道的,小師妹她命不好

冬月之

等到冬天來臨

作家tq2fPg

逆天神醫妃

柒月甜

平凡少年的江湖路

蝦米書生

如意情事

Lizi粒

司總,追妻火葬場

野鶴K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