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露眉頭微皺,心中暗自嘀咕著事情的怪異之處。正當他苦思不得其解時,丫鬟匆忙跑來,氣喘吁吁地說道:“張風雪傳來訊息,于家堡有……”

丫鬟的話戛然而止,張雨露的心中頓時升起一絲不安。他凝視著丫鬟,急切地問道:“于家堡有什麼訊息?快說!”

丫鬟深吸一口氣,稍稍平復了一下呼吸,接著說道:“于家堡似乎發生了一些異常,據說那裡的守衛加強了,而且還出現了一些神秘的人物。”

張雨露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他意識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更加複雜。他暗自思索著,于家堡一向平靜,為何會突然出現這樣的情況?是有什麼秘密在其中嗎?

他決定親自前往于家堡一探究竟,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張雨露轉身吩咐道:“準備一下,我要立刻去于家堡。”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整個房間陷入了緊張的氛圍之中。張雨露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深,但他知道只有親自去調查,才能找到答案。他決心揭開這蹊蹺之事的真相。

張雨露腳步匆匆,彷彿有什麼急事在身,她的步伐顯得有些慌亂。柳雲青被她的舉動驚動,不禁心生疑惑,連忙開口問道:“你到底在做什麼?”

張雨露停下腳步,她的神情透露出一絲焦慮。她緊握著雙手,似乎在努力剋制著內心的不安。她的目光閃爍,不敢與柳雲青對視,嘴唇微微顫動著,卻沒有說出一個字。

柳雲青走上前去,關切地看著張雨露,試圖從她的表情中解讀出她的心思。她輕聲問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可以告訴我,也許我能幫到你。”

張雨露深吸一口氣,終於開口說道:“我……我接到了一個緊急電話,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處理。”她的聲音帶著一絲緊張,眼神中流露出對事情的重視。

柳雲青點了點頭,理解地說道:“那你趕緊去吧,不過要小心。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給我打電話。”

張雨露感激地看了柳雲青一眼,然後轉身匆匆離去。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口,留下柳雲青在原地,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擔憂之情。

張雨露來到于家堡,還沒來得及站穩,就看到張風雪神色慌張地跑過來。張風雪跑到張雨露身邊,氣喘吁吁地說道:“我剛剛看到餘滄海和林雪峰在談判,原來他們兩個……”張風雪的話語戛然而止,似乎被什麼事情震驚到了。

張雨露心中一緊,他知道餘滄海和林雪峰都是商場上的競爭對手,他們的談判可能會對公司產生重大影響。他急忙問道:“他們在談什麼?你聽到了什麼?”

張風雪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已平靜下來,說道:“我沒聽清楚他們具體在談什麼,但看他們的表情和手勢,似乎在討論一項重要的合作。而且,他們談判的地點很隱蔽,周圍沒有其他人。”

張雨露眉頭緊鎖,思考著下一步的行動。他知道,這個訊息對公司來說可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也可能是一個難得的機遇。他決定深入調查此事,弄清楚餘滄海和林雪峰的意圖。

張雨露眼神堅定地對張風雪說:“你做得很好,這個訊息很重要。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儘快瞭解他們談判的內容。你能幫我暗中監視他們的行動嗎?有什麼新情況及時告訴我。”

張風雪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堅定的神情,“放心吧,我會盡力的。”

於是,張雨露和張風雪開始了一場緊張的情報蒐集行動,他們小心翼翼地跟蹤餘滄海和林雪峰,試圖揭開他們背後的秘密。

張風雪想夜探于家堡,剛剛走到屋子,就聽到身後有人說:“沒想到你有一天會背叛我於滄海。”

夜黑風高,屋內燭火搖曳。張風雪一臉驚恐地看著眼前的餘滄海,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餘滄海眼神冰冷,緊緊地盯著張風雪,彷彿要將她看穿。他的聲音低沉而帶著威脅:“竟然敢跟我耍心眼,看來是不想活了。”

張風雪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她的嘴唇顫抖著,想要解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無助,身體也不由自主地向後退縮。

餘滄海一步步地逼近張風雪,他的氣勢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張風雪的心跳急速加快,她拼命地思索著應對的方法,但腦海中卻一片空白。

屋內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彷彿一根緊繃的弦,隨時都可能斷裂。在這緊張的對峙中,張風雪的命運似乎已經懸在了一線之間。

張雨露從外邊跑起來,威脅著眼前的餘滄海:“今天我們要是有了事情,一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在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張雨露心急如焚,但他努力讓自已保持鎮定。他緊緊地盯著綁架者,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同時,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威嚴:“你最好立刻放了我們,不然你絕對不會有好下場。”他挺直了身子,彷彿在向綁架者展示自已的決心和勇氣。儘管內心充滿了恐懼,但為了營救張風雪,他必須奮起反抗。

柳忠清手裡握著刀,急衝衝的跑進來說:“趕緊放了他們,要不然今天我就學習於家堡。”

於滄海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眼神中卻透露出一絲難以捉摸的狡黠。他雙手抱在胸前,似乎對剛才的事情毫不在意,輕聲說道:“那就沒事了,我也只是給你們開一個玩笑,你們要小心一點。”他的聲音平靜而低沉,讓人不禁心生疑惑。房間裡的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尷尬,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回應。於滄海的表情看似輕鬆,卻又似乎隱藏著深意,彷彿在暗示著什麼。他的話語像是一種警告,又像是一種挑釁,讓人摸不透他真正的意圖。在這短暫的沉默中,每個人都在思考著於滄海這句話背後的含義,心中暗自警惕起來。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師妹用丹爐煮白粥,饞哭隔壁宗門

亂撞的小熊

另一個美好的咒回世界

今天要要做一個正常人

兇手的自述

帥貓會彈吉他

星辰變:修仙

魯日輝

澤深,路淺

梔夏不知夏

民國傳奇之特種兵王

太平會起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