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八點,快速清理酒店外面的遊蕩喪屍。

五個人清理一百隻喪屍輕輕鬆鬆。

八點半準時上車,再次上了高速。

林眷今天不再穿裙子,換上了一套休閒運動風。

粉色露臍短袖搭配一條白色寬鬆牛仔褲。

昨天弄髒的藍色裙子已經丟進了廢物簍,變成了一次性用品。

林眷坐在靠窗的位置,蔡司曲坐在林眷的旁邊,而周聞煜就坐在蔡司曲旁邊的座位。

關靜靈開車,龍餚在副駕駛看地圖。

這次的任務時間對於他們來說,時間是充裕的,他們完全可以在路上休息一天走一天。

林眷望著窗外的風景。

突然,蔡司曲的頭靠上了林眷的肩膀。

林眷∶“……”

下一秒,蔡司曲直接被林眷拍醒。

被強行喚醒的蔡司曲睜著惺忪的睡眼看林眷。

“幹嘛?昨晚通宵?”

林眷的問題完全沒有進入蔡司曲強制關機的大腦。

他直直的坐在中間,大腦袋左右晃動,轉圈圈。

林眷低頭開始玩手機。

蔡司曲的頭還在持續的晃盪著。

突然,他的頭在差點又栽在林眷的肩膀上時。

他的手臂被旁邊的周聞煜拉住了。

周聞煜的臉色不是特別好。

被拉住的蔡司曲直接靠著周聞煜睡。

接下來的全過程,有了靠枕後,蔡司曲成為了整個車最舒適的人。

偶然,林眷注意到了這一幕驚呆了。

這是什麼奇葩組合。

蔡司曲的頭枕在周聞煜的肩膀,他的雙手還抱著周聞煜的手臂。

林眷∶“……”有點辣眼睛。

林眷也發現了周聞煜風雨欲來又不能來的隱忍表情。

周聞煜忍了很久。

但是必須這麼做,他可不想蔡司曲靠著林眷睡!

他都沒有……

周聞煜想到這一點立刻否認了心中的想法。

思緒強行讓自已回到末世前的一切遭遇。

林眷從空間裡面拿出了一些零食,種類繁多。

辣條、糖果、果凍、肉乾……

其他人都不想吃。

林眷只好含淚吃下。

十二點的時候,龍餚跟關靜靈換了位置,換龍餚來開。

高速公路上的喪屍很少,基本上一段路遇到五隻都是多的。

四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龍餚把車開下了高速,開了很久都沒有遇到一家酒店。

而且都也沒遇到一隻喪屍。

“不對。”龍餚降低了車速。

林眷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但是預知能力沒有出現。

說明危險不大。

林眷又等了一會,預知能力還是沒有出現。

便讓龍餚找個地方停車休整一晚。

很快,龍餚把車停在了一排房子其中一棟房子前面,不同於以往的酒店。

這是一棟居民樓,樓層不高。

周聞煜注視著窗外變換的景色,心情十分愉悅。

他能感受到每一棟房子裡面都有密集的喪屍。

它們被困在裡面,在頂層。

周聞煜注視著最頂層,眼神逐漸深邃。

真有意思。

轉念一想,也想看看這車的人有幾個能活下來。

不過,他可以勉為其難保護林眷。

到時候,讓她……

“周聞煜,你在發什麼呆。”林眷的聲音突然響起,周聞煜的思緒瞬間被打斷。

車下的六個人都在等著他。

周聞煜回神後,快速下車。

緊跟著林眷一起走進了這棟房子。

大門是老式門,沒有反鎖,幾個人進去後,從裡面把門關上。

這一看就是沒有人在這棟房子,主人家已經跑了。

涼氣撲面而來,在炎熱的夏天都能讓人冷到起雞皮疙瘩。

林眷抖了抖手臂,沒找著鑰匙。

老樣子去清理每層樓的喪屍。

除了二樓的房間是開啟的,其餘樓層的房間都上了鎖。

敲門也沒有一絲動靜傳出來。

林眷覺得很不對勁,但是預知能力沒出現。

第六感告訴她,安啦安啦!

其餘人都放鬆了警惕。

夜晚,吃上了一口熱飯。

每個人在二樓選了個房間去睡覺。

林眷梳洗完換上了睡衣,躺在床上玩王者。

再次衝星耀失敗,反覆停留在鑽一。

終於,打了三把晉級賽後,果斷放棄。

剛退出遊戲,突然,眼前一黑。

熟悉感撲面而來。

預知能力顯現了一個畫面。

一隻粗糙的手在轉用鑰匙,開啟了頂樓的門。

門開啟的一瞬間,林眷就看到了讓人冷汗直流的一幕。

樓頂密密麻麻站滿了喪屍。

它們臉上突然顯現猙獰,紛紛朝樓下跑。

直衝二樓所在的房間。

短短的三分鐘預知,林眷見到了整個隊伍死亡的慘狀。

第一個死的是離樓梯最近的房間。

呼呼大睡的蔡司曲沒被大動靜吵醒,直接在睡夢中被喪屍撕咬。

等他感受到疼痛發出慘叫聲的時候已經晚了。

恰好此時,龍餚和關靜靈發現了異樣。

兩人奮力對抗喪屍。

過一會,是餘秋麟、何明韻、周聞煜和她出來。

但是整個走廊全都是喪屍。

密密麻麻,擠得密不透風。

何明韻死於疲憊觸發的心臟病,餘秋麟因此轉移了注意力,被右邊撲過來的喪屍直接咬住了脖子。

大動脈的血直接濺在了白色的牆壁。

龍餚和關靜靈也很慘烈,殺到手上的刀都握不住。

兩人的結局可想而知。

畫面中的她,一直在苦苦掙扎,但是喪屍根本殺不完。

周聞煜始終站在她旁邊一起殺喪屍。

但在所有人都倒下的那一刻,林眷也撐不住了。

手中的刀還沒掉,人已經脫力到往前摔。

但不僅沒有直接倒在地上,也沒有被喪屍撕咬。

一雙手,有力的握住了她的眼。

最後的一絲力氣就是看清了後面的人。

是周聞煜。

一臉平靜,摟緊她的腰。

是的,一臉平靜,和周圍緊張局勢完全相反。

林眷來不及想為什麼,視線已經模糊。

直到預知的畫面漆黑一片。

突然,林眷睜開了眼睛。

身體的疲憊感席捲而來,預知的畫面一幀一幀在大腦中回放。

直到最後只剩下了模糊的對視。

林眷試圖動手臂,想要從床上坐起來,但是酸脹感遍佈全身。

林眷緩了好一會,才勉強適應。

瞥見手機時間九點二十。

她還記得最後一場晉級賽是八點五十,預知用了半個小時。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