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氣氛異常緊張,彷彿時間都凝固了一般。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那維萊特如疾風般迅速趕到了禁區的最深處。

克洛琳德和萊歐斯利依然堅定地守在這裡,他們面前的隔離門已經被凍成了一堵高聳而險峻的冰牆。那維萊特慢慢地走上前去,用眼神示意兩人後退。

“…………”

克洛琳德沒說什麼,倒是萊歐斯利帶著半開玩笑的口吻調侃道,

“總算是來了呀。”

“……………”

見那維萊特並不搭理自已,萊歐斯利並沒有過多停留,很快便和克洛琳德一同離去。

在這個充滿危機的環境中,只剩下那維萊特孤獨地站在那裡。他一步步靠近冰牆,抬頭仰望著那厚厚的冰層。冰層表面不斷傳來清脆的龜裂聲,一道道裂痕逐漸顯現出來。

剎那間,如同兇猛巨獸般的胎海水掙脫了束縛,以排山倒海之勢洶湧而出,瞬間將那維萊特淹沒其中...... ……令人驚訝的是,那維萊特卻靜靜地站在水中,他的右手平穩地舉起,掌心處泛起一圈圈水波盪漾開來。四周漫湧的的胎海水為之一滯。

“就如預言所示,這一天或許遲早會到來…………可不該是現在。”

那維萊特穩步向前,如其昭告,胎海水像是被逼退一般,向後方緩緩退卻,再次縮回損壞的閘門之後。將胎海水逼回後,那維萊特再度揮手,在閘門前設下封印。水元素力如潮汐飛漲,最終趨於穩定。躁動的胎海水,也暫時恢復了平靜…………

“……………”

沒一會,兩人看到那維萊特走了出來,臉色凝重。

瞥了一眼閘門的方向,克洛琳德挑眉,說道:

“看來裡面的問題得到了平息。”

萊歐斯利扯了扯胸前的領帶,說道:

“我猜我們暫時安全了?”

看著滿臉正經的克洛琳德和滿臉無所謂的萊歐斯利,那維萊特點點頭,

“是的,暫時。”

“哦~~看來這次是我賭贏了,你得送我禮物。”萊歐斯利看了眼那維萊特,笑著對克洛琳德說。

“好吧,確實如你所說。“

感覺被忽視了的那維萊特忽然出聲問道,

“你們打賭了?”

”賭你是一個人來還是帶著人來,克洛琳德覺得你不該單槍匹馬。”

“只是從形式上應該如此。這次事件的保密級別比我想的還高。”

“…………原本應該是克洛琳德賭贏的…………”

看到那維萊特一臉沉思的樣子,萊歐斯利語氣戲謔,

“哦~~所以呢?人跑了?”

“…………”

眼看氣氛不太對,克洛琳德給萊歐斯利遞了個眼神。

“………很明顯剛才那是玩笑話。”

那維萊特若有所思………

看來那維萊特今天心情不太好…………萊歐斯利暗自斟酌,隨後開口道,

“水上還有沒處理完的麻煩是嗎?”

……so……克洛琳德內心無語住了,這轉移話題的能力也太差了吧!

“有急事不妨先回去,我們都知道你不能離開沫芒宮太久。”

“………好。”

那維萊特點頭,並沒有在意其他的。

“………………”

“………………”

等那維萊特離開後,克洛琳德看著門口,沉默片刻之後才不置可否地說道:

“你惹他生氣了?”

“誰知道呢……”

萊歐斯利聳了聳肩,表示自已也不清楚。然後他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問道:

“對了,禮物能自選嗎?”

然而,克洛琳德根本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轉身便邁步離去,動作流暢自然,彷彿這個人不存在一般。

“………………”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你知道的,小師妹她命不好

冬月之

等到冬天來臨

作家tq2fPg

逆天神醫妃

柒月甜

平凡少年的江湖路

蝦米書生

如意情事

Lizi粒

司總,追妻火葬場

野鶴K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