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尊生靈立於穹廬上,他的眼神陰鷙,直勾勾的盯著柳如煙。

柳如煙只是抬眸,隨意的掃視了對方一眼。

“你是何等修為?!”

那輕飄飄的一句詢問,也展露出柳如煙心中的想法。

輕蔑的態度,讓對方極其不爽。

“本座天啟境九轉,你……”

那一尊生靈開口,毫不猶豫的,將自身的修為底蘊報出來。

只可惜。

他的話語還沒有說完。

就被徹底磨滅了。

柳如煙抬起手指,指尖有一道兇芒吞吐,化作極光洞穿了那一尊生靈的腦袋,連同他的神魂,都被徹底磨滅。

“連十三境的大修士,都被我當做螻蟻,如砍瓜切菜般,隨意的屠戮,你這種層次的螻蟻,就不要出來找存在感了。”

柳如煙的聲音響起,輕描淡寫的述說著,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似乎。

沒有什麼能入她的法眼。

“這……”

看見這一幕場景。

無數修士的喉嚨蠕動,一陣狂吞唾沫。

心中的恐懼甚濃,他們根本不敢靠近,心神震撼萬分。

尤其是大日焚仙宗的生靈。

此刻。

都不敢輕舉妄動。

天啟境九轉的生靈,都被彈指覆滅。

甚至,一方主宰,十三境大修士,這樣的存在。

都成為了柳如煙手中的亡魂。

他們根本不敢大意,稍不留神,就會被徹底的屠戮。

“這……”

“現在怎麼辦,難道,真的要任由柳如煙欺壓我等嗎?!”

大日焚仙宗的生靈,人心惶惶的。

他們都被嚇呆了。

不敢輕舉妄動,不敢招惹柳如煙。

此刻。

那一輛龍駒鳳輦中,軒轅氏的本體神色漠然。

看見大日焚仙宗的生靈,都這般畏首畏尾的,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不過去一個卑賤的臭蟲,竟然將你們嚇成這般模樣,真是可笑至極。”

軒轅氏的聲音響起,漠然道:“既然,你們不敢出手,那就將生命奉獻吧!!”

“待我將爾等的力量汲取之後,再去屠戮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蟲。”

話音剛落。

一股莫名的,無名之霧席捲而來,籠罩著這片星空古宇。

穹廬之上,有神霞湧動,一縷縷光輝灑落下來,景象森嚴肅穆。

那一片星空古宇,幾乎被無名之霧籠罩住,到處灰濛濛的一片,看不清楚其中的景象。

這樣的場景,讓人呼吸加速,神色凝重。

那些被無名之霧籠罩的生靈,都在頃刻間,被徹底吞噬。

他們的瞳孔大睜,體內的力量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身軀徹底的乾癟下來。

連靈魂都被吞噬了。

看見這一幕,有無數修士面面相覷,他們的心中,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似乎。

有危險的場景,即將發生。

“這……”

青衣老嫗的眉頭緊皺,眼底溢位恐懼的神色,沉聲道:“聖女,看來軒轅氏已經被感染,他成了霧神的軀殼。”

“這一次,顧長生等人,恐怕是在劫難逃了?!”

她很清楚霧神的來歷。

以霧神的手段,縱然,柳如煙等人,擁有通天手段,也將化作一抔黃土。

在這種古老生靈的面前,他們終究會被湮滅。

瑤光聖女並未言語。

不過。

她的想法,與青衣老嫗的一樣。

霧神來自於第一仙墳中。

那一方禁地之中,孕育著億萬神魔兇靈。

隨便一尊生靈復甦,都將會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

那些大教道統中的老怪物的想法,也是出奇的一致。

那一艘黑紙船上。

洛驕顏等人相視一眼,都不由露出膽戰心驚的神情。

雖然。

她們不知道軒轅氏的這種手段,究竟有多可怕。

但是。

從各大道統仙門,世家古族的生靈的反應上來看。

柳如煙的生命,已經受到了威脅。

“顧道友,現在怎麼辦?!”

神符老祖出言詢問,心中的擔憂甚濃。

他有種不祥的預感,那種感覺太揪心了。

似乎。

接下來,真的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他也不敢大意。

必須謹慎小心,保證柳如煙的安危。

“無所謂,我會出手?!”

顧長生淡然自若,他的話音落下。

並不能成為眾人的定心丸。

他們都很清楚,顧長生目前的底蘊,應該與柳如煙一樣。

都只是一尊偽主宰級的生靈。

他就算恢復到巔峰狀態,也只是一個鴻蒙至尊。

上面還有九境,十三境,十五境這等聞所未聞的修行等級。

他在囚天星域可以稱王稱霸。

但是。

到了上蒼之上,他就是一個卑微的蟲子。

隨便走出一尊生靈,都可以將他徹底磨滅。

僅僅一刻鐘。

踏足這片疆域的,大日焚仙宗的生靈,都被徹底吞噬。

他們的身軀,化作了乾癟的枯骨,從高空中墜落,砸在了乾涸的河床之上。

白骨如山,景象森羅肅穆。

此刻。

軒轅氏立於高天之上,他的周身朦朧著一層薄霧,混沌仙芒吞吐,霧靄沉沉的。

體內翻湧的血氣很強盛,猶如江河湖海般奔騰不息,那一縷縷氣息溢位來,都能將時空扭曲,逆轉。

“你曾屠戮了本座的一具分身,僅憑這一點,你犯下的罪孽,就不可饒恕。”

軒轅氏的神色漠然,沉聲道:“現在,你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成為本座的奴僕。”

“趕緊跪下來,將魂血交出吧!!”

他的聲音淡漠,猶如洪鐘般,穿透了星空古宇,震得修士的耳膜生疼。

“讓我交出魂血,成為你的奴僕?!”

柳如煙輕蔑的笑道:“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搞笑的笑話了。”

“縱然,你背後的那一尊兇靈,我也不曾放在眼裡。”

“至於你,竟敢衝撞我,那就將性命留下吧!!”

她同樣不懼軒轅氏。

即便。

軒轅氏被霧神感染?!

她也無所畏懼。

她有信心,將軒轅氏鎮壓。

霧神親臨,也只有死路一條?!

“身為螻蟻的悲哀,就是不能正確的認識到,自身的不足之處。”

軒轅氏神色漠然,說道:“作為一個強者,本座有必要,幫助你搞清楚自身的定位。”

“說吧!你想怎麼死,本座成全你?!”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召喚師很弱?傑頓:一兆度火球

吃竹子的浣熊

公主府裡養了個女魔頭

森林樹海

葉羅麗之月星公主

Serein璐

夜芽記

狗子愛飄移

陪一個人長大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白楊洋

庶民重生

俗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