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逃啊。”男人也管不了那麼多,伸出手抓住了陳寓的胳膊,就把陳寓拉了出去。

男人力氣很大,幾乎是把陳寓拖出去的。

根本沒有留給陳寓反應的時間。

等他回過神來時,自已已經跑出了公交車。

“往這邊走。”

夫妻倆拉著陳寓,管不了那麼多,直接往馬路旁邊跑了出去。

而在公交車裡,只剩下了還在不斷“變異”的老奶奶。

慢慢的,腳步聲在公交車裡迴響。

一個揹著書包的少女登上了公交車。

少女看了眼還在變異的老奶奶。

臉上沒有任何的恐懼表情。

她緩緩的伸了個懶腰,然後關上了公交車的門。

將書包放在一旁的座位上後,她轉身看向了老奶奶。

扭了扭脖子,在一陣噼裡啪啦的骨頭聲響中,少女的眼神突然變得犀利。

“沒人,能欺負陳寓。”她緩緩開口。

……

陳寓隨著那對夫妻逃了很久。

等恐懼的情緒逐漸平淡下來後,他隱隱意識到了什麼。

回頭一看,身後早已沒有了公交車的身影。

也沒有那個老奶奶追過來的跡象。

那為什麼還要逃跑呢?

“等等,這是要去哪裡?”陳寓問。

男人沒有正面回答,而是一副很慌的模樣說道:“快跑。”

男人緊緊拉著陳寓的手,他的手掌溼冷,汗水混合著恐懼的味道。

他的妻子在一旁跟著,臉上也寫滿了恐懼。

但是陳寓隱隱覺得不對勁。

身體裡的細胞彷彿在抗拒陳寓此刻的舉動,讓陳寓本能的想要停下腳步。

三人的腳步在空曠的街道上回蕩。

跑了一陣後,陳寓心中那種不對勁的感覺越發強烈了。

不由得,陳寓的心跳加速起來,他忍不住問:“我們要去哪裡?”

男人的回答卻還是簡單的兩個字:“快跑。”

不對勁!

這對夫妻也有問題!!!

陳寓感到了恐慌,他試圖甩開男人的手,但對方的握力卻異常強大。

而且在感受到陳寓正在掙扎後,對方握住手的力氣更大了,彷彿要將陳寓的手骨捏碎。

“你們究竟是誰?”

“快,放開我。”

陳寓用盡全身力氣,終於掙脫了男人的束縛。

這時,男人也停住了腳步,他身旁的妻子也是如此。

兩人停下了動作,彷彿被定住了一般,都安靜的背對著陳寓。

男人的呼吸不再急促,女人眼中的恐懼也已經消失了。

寂靜,

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呼……”

寂靜中,男人的身體突然抽搐了兩下,然後緩緩轉過身看向了陳寓。

逐漸的,他的呼吸變得粗重而不規則,每一次喘息都像是在吞噬著最後一絲生命。

陳寓眼眸微微眯起。

直覺告訴他們,自已又一次陷入了危險當中。

不由得,陳寓腦海中回想起今天在學校知道的資訊。

想起了最近有學生接連失蹤的情況。

“什麼意思?人販子嗎?”

陳寓時刻注意著男人和背對著自已的女人的舉動。

輕輕控制著自已的身體,往後退了一步。

嗤嗤……

可就在這時,男人的身體突然扭動了一下,發出一聲異響。

“嗯?”陳寓一驚。

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一瞬之間,男人的身體突然開始劇烈地抽搐,就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扯著。

他緩緩抬起頭,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是陳寓在公交車上看到的模樣了。

他的眼角開始滲出血跡,臉上的青筋如蛇蠍般扭曲凸起,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他的面板下蠕動。

“開什麼玩笑!”

恐懼的情緒,順著腳底湧向全身。

陳寓不由得嚥了一口唾沫:“也是鬼嗎?”

在這一瞬之間,男人的頭顱異常腫脹,充血的眼睛凸出,充滿了血絲,看起來像是要從眼眶中爆裂出來。

這一幕,簡直和公交車上突然變異的老奶奶一模一樣。

然而還沒完,男人的嘴巴扭曲成一個不屬於人類的笑,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齒,有些牙齒上還掛著令人作嘔的血肉殘渣。

望著眼前的一幕,陳寓更加確信了心中的猜測,男人就是一隻鬼。

男人的聲音低沉而充滿威脅:“終於還是被發現了。”

隨著這句話落下,他身上的衣服突然撕裂,露出面板下佈滿了詭異的黑色紋路,彷彿是一種禁忌的咒語在他的身體上蔓延。

陳寓知道現在不逃自已就可能要死在這裡了。

拋棄心中所有的好奇情緒,陳寓轉頭就跑了過去。

可這時,一直背對著陳寓的女人,身體突然也抽搐了一下。

隨後,她快速朝著陳寓跑來。

更加恐怖的是,她在跑過來的那一刻,並沒有轉過身,也就是說,她是倒退著跑的。

僅僅是半秒鐘的功夫,女人就已經超過了陳寓。

然後再次站在了陳寓面前。

詭異的是,按照正常情況講,以她原本奔跑過來的角度而言,此時的她應該和陳寓正對。

可當她站在陳寓面前的那一刻,卻依舊保持著背對的狀態。

女人站在面前,陳寓猛的停住了腳步。

一股冰冷的恐懼毫無掩飾的從腳底直衝頭頂。

陳寓的心臟彷彿被凍結,無法跳動。

吼……

一種詭異的,類似怪物嘶吼的聲音從陳寓身後緩緩傳出。

陳寓轉身看去,發現男人已經跟了上來。

怎麼辦?

該怎麼辦?

陳寓慌了,他想保持冷靜,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根本找不到逃離的方法。

女鬼剛剛已經用事實證明了。

陳寓不論跑的多快,她……都能追上。

該死該死該死!

現在該怎麼辦?

“嗯?”不等陳寓思考,身後的男人突然加速了。

恐怖的是,男人此時奔跑的速度絲毫不弱於剛剛的女人。

來不及想太多,儘管知道自已現在的舉動屬於無用之舉。

但出於求生的本能,陳寓還是朝著另一個方向跑了過去。

可詭異的是,這次,女鬼並沒有追過來。

她還是站在原地,背對著。

嗤嗤……

突然,女人的身體抽動了一下,隨後她也像剛剛的男人一般,在“變異”。

陳寓並沒有發現這一點。

因為此時的他,正在被男人追趕。

陳寓使出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勁,拼命跑。

可男人還是追了上來。

他的離陳寓只剩下一步不到。

猛的,男人張開了血嘴。

陳寓咆哮了一聲,想要激發潛能,可並沒有什麼作用。

自已就要死了?

就這麼死了?

連媽媽的墓碑都沒看到呢……

等等……那是。

此時,陳寓隱隱看見,一道身影正站在前方,安靜的注視著這裡發生的一切。

……

ps:來遲了,對不起,有錯別字請指出,馬上更改。

靈異小說相關閱讀More+

東食西宿

談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