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息!”

丞擇捧起夏露的臉就吻了下來。

過年這幾天,丞擇出去前都會給夏露準備好吃食,夏露白天畫圖,晚上陪金主。

“嗡嗡嗡!”

手機影片響起,夏露瞟了一眼,“媽媽”在螢幕上跳動著。

她就這樣靜靜看著跳動,接聽?還能寒暄什麼。

“嗡嗡嗡!”

這次是電話,丞擇從廚房走出來看她看著沙發上的手機發呆。

“誰啊,不接?”

“我媽。”

丞擇拿起她電話,要摁下接通,這對狼心狗肺的父母,他要聽聽說什麼。

夏露不想接,不代表旁人就能接。

“別動我手機。”

夏露的自然反應帶著些憤怒音。

丞擇剛還溫情的冷眸射了過來,摁下接通。

看過他的聊天風格,每次都是把她推向火坑,凱西她是徹底得罪了。

苗翠花雖然可恨,但還是她媽媽,她不想別人再傷害。

她爬起來去搶奪手機,“不要碰我的手機,關了。”

一副你這人煩死了的表情,丞擇就這樣居高臨下一隻手控制住了她。

掙脫不過,夏露手攀上他的腰掃動,撓他癢癢,臉上生氣。

她已經賣了自已,但是不代表要賣了自已所有。

丞擇被她拉拽下來在沙發上,那邊“喂?喂?喂?露露?”

她不敢出聲,只想拿到手機抓緊掛了。

夏露騎在他的身上去夠他的手,丞擇又轉手到了背後,夏露鼓足全力去翻搶,終於搶到,摁下了關閉。

她累的氣喘吁吁頭枕在他的肩頭,被騎著的男人一動不動,舌頭頂著腮,若有所思。

幾乎沒有碰她,手撐沙發而起,把她直接撂在了沙發上。

夏露死死的拽著手機,坐起來。

目光隨著對方的身影落在了客房的過道處,夏露的心“突突突”的狂跳,除了那通電話,還有目前金主的態度。

她又錯了,說過要好好聽金主的話,但親人電話這事,她莫名。

丞擇換了套西裝,拿著外套出來,都沒有看夏露一眼,但她那道目光一直在自已的身上。

看著他在門口穿外套,穿鞋,開門,走出去,門“砰”的關了起來。

夏露就這樣看他消失。

她恢復目光,心裡感嘆,或許這樣也好?

自顧自的繼續畫圖,電話也再沒有打過來。

一直畫圖到凌晨3點,對方還沒有回來,夏露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

這幾天的相處,他如果不回來他會給她說一下。

夏露無權去追問金主的行蹤,但對他這種有禮貌的交代,心裡還是會安心一些。

開啟和丞擇的對話,敲敲打打,刪刪減減,“你還回來嗎?我要鎖門,睡了。”

經過老家那件事,她特別沒有安全感,晚上睡覺,都必須確定門鎖死了。

突然,“滴!”門開了,夏露防禦姿勢看著門口,心快跳到嗓子眼。

丞擇進來,她的心率才逐漸降低,對方似乎是沒走遠一樣。

“你回來了啊?”

夏露如往常一樣打招呼。

往常對面會說“嗯嗯!”

今天什麼都沒有了,僵硬得像個機器人換鞋脫衣服,走去最裡面的那間房。

“門”砰!砸合上,淋浴聲響起。

夏露就站在門口,這間房間她從沒有進去過,總感覺這可能是對方不想讓自已進的地方。

對方一言不發,動不動弄點聲響出來。

她深呼吸,推門進去,裡面的陳設和其他幾間客房都不一樣。

客房像酒店,而這間像家。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司少,夫人她又發癲了!

姜染儀

凡人修仙:從道心種魔開始

隱月無憂

快穿:斂財宿主每天都在紙醉金迷

貓七丶

重生之拯救王先生

寫暗區的俄重太空人

雪沐暖陽

茶茶荼荼傻傻分不清

清釉新芽

新芽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