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阮卿卿穿過隱蔽的石門,踏入堡主的屋內時,被眼前的奢華場景深深震撼。

屋內的裝潢極盡宮廷復古之風,每一處細節都透露出一種古老而精緻的氣息。

高高的天花板上,華麗的吊燈灑下柔和的光線,照亮了整個房間,也映照出四周的金碧輝煌。

窗簾是厚重的天鵝絨材質,上面繡著複雜的圖案,藍金顏色,很是高貴,隨著微風輕輕擺動。

桌布上繪有精細的藤蔓和花朵,用金色的線條勾勒出來,與窗簾相得益彰,增添了一份古典的韻味。

腳下的地毯柔軟而豪華,每一步踩上去都像是踏在雲端,圖案同樣繁複,與桌布和窗簾形成了完美的統一。

房間正中心是一張巨大的床,床架上雕刻著精美的花紋,每一處雕刻都顯得栩栩如生。

床上方掛著簾罩,從天花板垂下,輕輕地圍攏著床榻,增添了一份私密的氛圍感。

阮卿卿的目光微凝,定格在了那張華貴的大床上。

床上此刻並排躺著三個人,定睛一看——那正是宋伊雪、唐巧曼和思思三人。

她們彷彿都陷入了沉睡中,阮卿卿剛想要上前喚醒她們。

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侍者的聲音,話語中滿是諂媚:“恭迎堡主回來,已經為您準備好了美味的糕點,願堡主玩得盡興。”

一陣沙啞而狂妄的男聲回應:“哈哈,好,你們做的我很滿意,等我玩完了,會賞給你們玩!”

堡主是個男人?

也不知道他異能如何!

阮卿卿心中一緊,得先躲起來。

環顧四周,她的目光最終落在了一個巨大的衣櫃上。

這個衣櫃足以容納她的身體,而且位置正對著床,可以讓她觀察到房間內的情況。

阮卿卿迅速而無聲地挪動身體,像一隻敏捷的貓一樣,鑽進了衣櫃中。

並且小心翼翼地留了一條小縫,確保自已既能觀察到外面,又不會被輕易發現。

如果湊巧這個堡主背對著她,她甚至還可以給他致命一擊,或許能夠救下思思。

她緊緊盯著衣櫃的門縫,等待著最佳的時機。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神經緊繃到了極點。

堡主揮退左右,獨自一人踏入了臥室,推門而入,腳步聲忽遠忽近,阮卿卿的心跳隨著他的腳步聲起伏。

阮卿卿模糊的看到了一個啤酒肚,臉上全是痘痘的猥瑣大漢,趿拉著鞋拖靠近,鼻孔朝天!

好醜啊!長的好像鞋拔子!

他的目光貪婪地在宋伊雪、唐巧曼和思思三人身上掃過,嘴角不由自主地流出了哈喇子。

眼中閃爍著一種近乎病態的興奮,彷彿在審視著即將入口的美味。

然而,另一個磁性的聲音,卻突然響起:“這三個美女是好看,可是美則美,卻沒太突出的。”他的聲音低沉又有磁性,和肥頭大耳的堡主形象很不搭。

“對啊,對啊!阿輝說不有個絕世美女,叫什麼來著?”又是一個尖細的女聲響起。

“叫阮卿卿!蠢貨!”那之前的磁性聲音斥道。

“阿良,你個小兔崽子!我遲早撕碎你!”那尖銳女聲憤怒的咆哮。

“給我閉嘴!”堡主沙啞地說道。

“狗蛋,阿輝說阮卿卿很漂亮,你答應過我的,替我剝下她的皮!”他臉上露出了一種扭曲的興奮,繼續說道,“魅姬你不讓我剝皮,阮卿卿一定要讓我剝。不然我吵死你,我天天唸叨...”

“小小,你也就這點出息!不如還是做成人體標本吧!掏空她的血肉!”那低沉磁性的男聲舔了舔嘴角,嘴角掛上殘忍的微笑。

“滾!”堡主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腦內的幾種聲音的搶話,右手指尖猛然閃爍起一簇電火花,電流在他面板下游走,帶來一陣陣抽搐。

也是雷電異能嗎?

但看起來有點微弱啊!

感受了一番那強度,竟然才3級,那還好,應該可以對付,阮卿卿緊握手槍,藏在衣櫃裡,目光緊緊盯著堡主,尋找著最佳的攻擊時機。

堡主還在房間內來回踱步,自言自語變得越來越激烈,彷彿在進行一場內心的辯論。

突然,阮卿卿眼神瞪大,就見那堡主的左臂一圈圈樹枝纏繞上他的身體,這些枝條如同活物,不斷蠕動生長,彷彿要將他吞噬。

??還有木系異能?

臥槽,這個豬頭腦竟然這麼能開掛。

然而,溫和的木系與狂暴的電系交織在一起,他的意識正在被這兩種力量撕裂,精神幾近崩潰。

在這種痛苦的驅使下,他雙手猛地一揮,將身邊的豪華裝飾和精美配飾掃落在地,貴重的花瓶、精緻的畫像、華麗的壁燈,在堡主的怒火下變成了碎片。

“滾開!都給我滾!”堡主怒吼著。

外面的侍者聽到了堡內的動靜,面面相覷,眼中流露出恐懼和猶豫。

其中一名侍者小心翼翼地問道:“堡主,發生了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嗎?”

“滾!我讓你們滾!不要讓我說第二次!”堡主再次說道。

侍者們不敢再上前,反正堡主的情緒經常不穩定,喜歡亂砸東西發洩,對此大家已經習以為常。

在一陣混亂之中,一把鋒利的刀具被甩飛,不偏不倚地插在了巨大的衣櫃上,刀身沒入了一半,刀尖距離阮卿卿的眼睛僅有一掌之遙。

阮卿卿心跳驟然加速,下意識地往後倒去,不可避免地觸碰到了衣櫃,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響動。

在這死寂的房間中,這一點聲音卻如同驚雷一般,引起了堡主的注意。

“是誰?”堡主怒氣衝衝,竟然還有人敢在自已的地盤躲藏,可能還發現了自已身體的秘密!

該死的!

堡主來了脾氣,異能不受控制地釋放,一道電弧從他的指尖射出,直接打碎了衣櫃的櫃門。

木屑四濺,衣櫃的殘骸散落一地,露出了藏身其中的阮卿卿。

在看到阮卿卿的瞬間,堡主眼中的憤怒被貪婪所取代,目光在阮卿卿身上粘膩的流連,彷彿要將她的美貌刻進自已的眼中。

他口中女聲和男聲交織,發出了讚歎:“太美了,太美了,我要,我要她!”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先在崩鐵神戰爆發

江蘇慕

關於我玩末日遊戲把自己玩進去

作家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