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牙思考了一會兒,歪著頭說道:“找光,要找一道光。我只能跟著黑氣,去往光的方向。”

“我可以,替你去找嗎?它對我也很重要。”

上官夭將自已的手遞到符牙的面前,符牙盯著那隻傷痕累累的手,握了上去。

“我可以抱抱你嗎?我還沒有感受過人類的體溫。”

上官夭將她往自已的方向扯,符牙窩在她的脖頸處,嗅著她的髮香,聽著血液在她脈搏裡流動的聲音。

咚咚,咚咚,咚咚。

“謝謝你,人間或許和你說的,很是美好。可是我大概是看不到了。他們並不歡迎我的到來。可以的話,用我的眼睛替我看看吧。”

符牙雙臂環住上官夭的腰,將自已和她貼合。

兩個人的靈魂逐漸交融,符牙也一點一點消失在了懸崖之上。

上官夭摸著自已脖子上,符牙留下的溫度。

符牙其實沒有溫度,不冷不熱,就像一陣風,淺淺地停留了一會兒,什麼都沒留下。

原來,她在自已的身體裡,什麼都聽到了,聽到了她是如何被利用,又揹負著怎樣的陰謀使命。聽到了她們兩個只能活下一個的事。

最終她選擇自已消失,把力量留給自已。

只是因為她出現的時候,世界不歡迎她嗎?

沒關係,他們不歡迎你,我歡迎。

從今以後,上官夭就是符牙,符牙,就是上官夭。

會被許多人放在心裡疼愛的上官夭。

上官夭捂住自已的心口,對著消失的符牙說道。

等到白公子如臨大敵地看著上官夭睜開雙眼時,那道眸中泛起的金光讓他差點出手。

“別動手,我是上官夭,符牙她,走了。”

白公子貼著牆滑了下來。

還好,萬一真的是符牙,他真的不一定打得過。

“你怎麼做到的?一炷香都不到的時間你就出來了,我還以為你被她反噬了呢。”

“我什麼都沒做,是她自已想離開。她給我唱了一首她自已編的歌,又抱了抱我。讓我替她看看這個世界。然後她就消失了。”

“就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你知不知道這個法陣我準備了多久,居然,就這麼簡單?”

白公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早點說啊,搞得她那麼緊張。

“嗯。所以,你答應我的事,什麼時候去辦?早了早走,早解脫。”

“姑奶奶,我現在就去行不行,剛開啟這麼大的法陣,你一口氣都不讓歇,比我還會剝削。”

白公子嘟嘟囔囔地退出了密室,留下上官夭一個人坐在漸漸失去光芒的法陣中出神。

出了房間門,白公子首先奔向丁去疾所在的房間。

他也不客氣,推開門就進。看著還是昏迷著的丁去疾,他也不無感嘆。

這兩個人,當真是苦命鴛鴦一對。

誰都沒有拆散他們,又誰都在拆散他們。

“小道士,做個最後還有她的夢吧,以後就夢不到了。”

白公子在丁去疾的耳邊晃了一下本命鈴。

那鈴聲直入靈魂深處,一點點勾著丁去疾記憶中關於上官夭的畫面。

丁去疾在夢裡看到了初見時,頑劣的女俠。

看見了自已拔劍相向時她狼狽地躲藏。

看見了惜花樓前書生氣十足的‘小公子’。

看見了她醉酒後紅暈附上臉頰的嬌柔。

看見了她追在自已身後跳著腳要捶自已。

看見了她昏迷在自已懷中,危在旦夕。

看見了她叼著葉子給自已吹奏小調,那夜月光正好,山路很長。

看見了她赤足給自已跳舞,隨後向後仰去的樣子……

一幕幕光速地劃過,她的聲音,她的樣子,她的喜怒哀樂全都浮現在眼前。

卻在鈴聲響起後,逐漸消散不見。

他在夢中伸出手去抓,卻撲了個空。

“不要,不要走。”

丁去疾在夢中叫著,卻只能陷入無邊的黑暗中,得不到一點回應。

一滴淚從他的眼角劃過,惹來白公子的又一聲嘆息。

“睡吧,睡醒了,又是一個新的開始了。”

白公子關上房門,喚來妖僕將飛馬備好,只等他們一離開,就送丁去疾回他的衡陽宗。

之後又回到房間,看見了從密室中出來的上官夭。

兩人對視一眼,誰都沒有問,卻心裡都有了答案。

轉移注意力一般,白公子讓上官夭將結魂珠內的魂體都喚了出來,自已開啟了輪迴洞,等著亡魂進入。

方思明一出來就緊緊摟住上官夭的腿。

“小師傅,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他們在結魂珠內,只要不沉睡,對外界的一切都能感知到。

自然,他們也知道這一次上官夭是要去做一件很危險的事。

危險到,要和所有人都分開的事。

上官夭摸了摸他的腦袋,他的小發髻手感很好,讓上官夭忍不住多摸了兩下。

“我不是丟下你們,是你們可以擁有更好的人生。你們如今有了修為,積攢的福報下輩子一定會投胎到好人家,再也不用受苦了。這樣不好嗎?”

方思明還在哭,哭得嗷嗷叫喚。

唐智淵也上前對上官夭拱手道:“上官姑娘不棄,我願意略盡綿薄之力,助你一臂之力。”

上官夭忙擺手,“別別別,該走就走吧,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況且你與月娘還有三世之約,你不去投胎,又如何赴她的約?”

肖二孃將方思明和唐智淵都拉扯開,自已摟住了上官夭的手:“思明還小,這輩子還沒見過什麼就先去了,理應投胎輪迴。小唐也有未了的塵緣。他們都有要走的理由。可我老婆子活也活夠了,也沒什麼人值得我去赴約了。閨女,帶著大娘吧,你是個好孩子,大娘捨不得你。”

“肖大娘,我……”

上官夭還沒說完,肖大娘就轉過頭將還在哭唧唧的方思明和尚在抉擇的唐智淵推入了輪迴洞中。

“都是好孩子,下輩子好好地。大娘替你們看著上官丫頭。放心地走吧。”

上官夭衝上前,抱住了肖二孃,隨後心一橫,也將她推了進去。

“大娘,我會保重的。要是不幸……奈何橋下我們再一起喝茶。”

輪迴洞的洞口越縮越小,上官夭不停揮著手,直到輪迴洞消失不見。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