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沒了陣營的葉晨白和江暮兩組開始在綠區進行埋伏,在看見綠色的帶著數字的衣物出現時,便找了一塊僻靜處對此進行偷襲。

在稀碎的綠葉掩藏下,不僅能依靠這些進行防禦,而陰影處往往暗藏殺機。

在感覺其中一個選拔者因為某些事出去後,抓住機會的葉晨白和江暮便在他們預測的路上撒滿了麻痺粉。

很快那人的身體在麻痺粉的控制下逐漸僵硬起來。

在他們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求救,告訴他遭遇敵襲時便被江暮使用君主蛇採用藤鞭抬了下去。

隨後負責奪取數字牌的葉晨白便取下了他的數字牌伴隨他們進來的秘境球的功能,這組便被傳送出去。

也不知道為何明明是龍組預選賽第一階段,讓他們第一次偷襲如此容易。

如果傳送出去的人知道他會被如此評價一定會大罵一聲。

“不是我太弱,是你們太強,從接觸到你們精靈釋放的麻痺粉開始就被你們任人宰割。

跟同齡人比起來這種行動力簡簡直就是怪物。”

悄悄在掩蓋掉所有痕跡後,葉晨白和江暮又繼續跟蹤起了當時觀察到綠組的隊伍。

與他們預感的一樣,這次隊伍中並沒有當時在教室時收集的威脅最大人的其中那幾個人存在的資訊。

讓葉晨白和江暮本就陣營淪陷的心一下子鬆弛下來。

很快他們僅剩三組的隊伍便開始在內部交流起來。

得知江楠和莫寒已經消滅紫隊大部分積分後,和雷雨和慕寒目前還沒有失去分數甚至得了一分後,不由的對自已剩下的隊友的實力有幾分放心。

但清楚的明白雷雨和慕寒極限的葉晨白和江暮卻在此刻不敢放鬆畢竟雷雨和慕寒實力當時預測中並沒有在威脅他們最大的名單之中雖然靠譜但容易被強的抓到淘汰出去。

更何況,葉晨白和江暮並不認為為了分散最終被抓住的機率他們分散後,雷雨和莫寒隨著戰場淘汰升級,能夠苟著自保很久。

所以目前他們要做的便是和江南,莫寒聯手在前期打出漂亮的分數。

看著熒幕上紅隊淪陷後,周圍的觀看的強者對於這個陣營的不好運,表示有些可惜 不過他們學院向來是要最強的。

所以對此並不上心,畢竟只要留下最後便覺得可以。

一邊的海老此刻卻翻閱著資料,看著葉晨白和江暮組卻在此隊後眼裡露出一絲玩味,隨後又翻到江楠和莫寒的資料後,露出了一種輕鬆的想法。

讓他的拍檔谷老,看著他這副模樣,感覺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是時隔多久在裡面看上了誰了嗎?”

“目前,有些想法,不過要真走上來時,再說。”

“原來選擇人在裡面啊,那就多期待一下這組吧!”

隨後在單獨安排下,葉晨白和江暮組的資訊便展示到了他們面前。

隨後在葉晨白和江暮伏擊的良好表現下,讓谷老也覺得這組天賦不錯。

隨後便點照著對拍檔的理解看江暮資料,對他說。

“你看上的是這個嗎?”

“不愧是我海長青的一直可靠的拍檔,一眼就看上了我這個老頭子想要的。”

“不過阿海,我總覺得這次或許你是收不到他了。”言語中明顯感覺有些遺憾,但還是對他的眼光表示肯定。

“你不會說,這次不會他天賦也和我看上的上幾個一樣被當時的掌門人收了吧?”

“既然你明白,你應該知道雖然你一直收不到徒弟,但是你眼光向來是不差的。”

“這個孩子,我背調了一下資料,他是平民,一般而言平民背景能爬上來的一般天賦都異於常人,更何況如今那個孩子已經在天王級別實力了。

所以他並不一定會在學院所掩藏的茫茫的大師中選擇你,反而會讓那幾位掌門心動帶回去當弟子。

好在他已經在你邀請下拉了一條線,如果能幫助他起飛或許能獲得一筆不錯的利益。這邊是你與他的最好結果。”

雖然海長青依舊覺得自已陪檔不留情面有些鬱悶,但是作為他們組合的頭腦,作為隊友而言也從來不會坑他,所以海長青最終無奈也接受了事實。

在順手給曾經的自已看上,作為自已很好關係的夏季,做了順水人情。

在他在年輕人幫助下發了葉晨白資料後,像鹹魚一樣失去夢想的老頭,此刻丟去了往日在門前裝作高人的準備找傳承人的高人氣質。

嗑著瓜子的他,喝著一口熱茶,只為了等葉晨白江暮結束後,便送上自已的禮物。

在久違的海老的資訊傳遞過來時,剛實力上升坐在掌門位置的實力還算低微的夏季,聽到這個聲音時其實有些尷尬的。

在周圍坐著保養很好一臉膠原蛋白不知年紀的御姐從他瑟縮的手中抽出資訊後,看著海長青名字後突然間露出一股懷念的味道來。

“小夏,你在看什麼?哦原來是海老給你推薦人的資訊啊啊!我還以為孩子長大了呢!”女人烈焰的紅唇,配著她妖孽的不知為何保養的膠原蛋白臉,帶著一股勾人的味道,身上飄渺的香氣,讓她像是勾引人的妖精。

讓夏季幾乎坐立不安,眼看要逼急跳牆後,女人便收斂了自已挑逗的心思,便抽取了這份資料大聲為院內的人通報起來。

“看看我給大家帶了什麼好東西,海老選出來的好苗子。”

“哦,他老人家又看上誰了,哈哈下一次或許在這裡能看見了吧!”一個爽朗如熊一樣的健壯青年便大聲笑了起來。眼裡滿是對新夥伴的歡喜。

“海老雖然實力一直升不上來,但是在坐的各位起碼一半都受到了他的恩惠和谷老的照料,所以這次或許也是新的夥伴吧!”在一個元氣少女講出公認的答案後。

其中幾個有師承收徒想法的便把資訊儲存和發給師門叫人準備最後來搶人。

被迫無奈,看著局面變成這樣形勢的夏季無可奈何,只好向師門敲了資訊。

在得了他那位暴躁的掌門老師一頓簡單的事都幹不好事的咆哮後。

為了讓他老師不發火,燒到自已身上又脫層皮最終明明是掌門的他卻選擇像學院內的冠軍導師一樣,狼狽的蹲守在出口提前加入了決賽後門的的擁擠中。

此刻正在伏擊黃隊的葉晨白和江暮頓時有些發寒,在連打幾個噴嚏感覺自已被惦記後一時卻不知道誰在惦記他們。

而正當他們扣腦殼去想時,卻不知道因為海老他們這樣操作,後續已經發展到一種不可控制的樣子去了。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師妹用丹爐煮白粥,饞哭隔壁宗門

亂撞的小熊

另一個美好的咒回世界

今天要要做一個正常人

兇手的自述

帥貓會彈吉他

星辰變:修仙

魯日輝

澤深,路淺

梔夏不知夏

民國傳奇之特種兵王

太平會起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