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雲珺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指著人參問道:“所以你一直要賣的是這個?”

“不然呢?還能是哪個?”賀雪將人參從穆雲珺手裡拿了回來後,遞給一旁的徐傑,然後她忽然明白穆雲珺一直誤以為她要“賣身”!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通道:“穆雲珺,所以你昨晚上以為我要怎麼你是吧!”而後她忽的捧腹大笑道:“所以你在課上突然大叫,讓我離你遠點,難不成我當時在你夢裡對你如何了嗎?”

徐傑聞言,感覺接下來的話不適合再聽了,他怕穆雲珺惱羞成怒殺人滅口。他拿著錦盒,丟下銀票,趕緊開溜。

少年漂亮的眼眸裡映著他的窘迫,少年戲謔的神情活脫脫一隻狡猾地狐狸,再想到夢裡少年將他推倒在屋頂,準備將他醬醬鏘鏘時,他臉忽的一下就紅了。

穆雲珺皮厚肉糙,從小挨鞭子,防禦值幾乎滿值,長這麼大還從未因為誰紅過臉。

他一邊踢著腳頭的書,一邊彆扭著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開口道歉。

賀雪發現他在踢腳下的話本子,這才發現昨日買的那些有顏色的書不小心掉地上了,還沒撿。她顧不上奚落穆雲珺,連忙蹲下身子去撿。

可惜十多本話本子一時半會撿不完。

穆雲珺蹲下身子幫她撿話本子。

賀雪忽的像只炸毛的貓似的,制止他幫忙,“我自已來撿!自已來!”並一把將他手裡撿起的話本子搶了過去。

穆雲珺本不喜歡讀書,對於掉在地上的話本子是半分興趣也沒有,可是眼前的少年如此慌張,少年臉上寫著那些話本子有問題。

他心裡好奇,趁賀雪不注意,撿起一本話本子,站起身來,翻了翻,插畫很多,他翻得快,甚至都變成動圖了。他臉更紅了。

賀雪見狀,趕緊起身撲上去搶。

穆雲珺一把將話本子塞進懷裡,任由賀雪雙手來拉他的手臂,也不願意將話本子還給她。

賀雪搶不過他,只得鬆了手,抿唇無奈道:“昨日在書坊買書的時候,書坊掌櫃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當時沒看,不知道書裡都是些什麼。”

“哦,借我看看。”穆雲珺道。

賀雪想了想道:“我書裡應該夾了張很重要的紙,你給我瞧瞧是不是夾那書裡了。”

善良的穆雲珺掏出話本子翻了翻,“沒有。”

賀雪趁他不備,猛地將話本子從他手裡抽走。

穆雲珺見狀,視線落到已經被撿起放在桌上的其他話本子。

他朝桌上的話本子伸手,賀雪連忙撲了過去,用自已的身子壓住那些話本子,護住那些話本子。於是穆雲珺的前胸便貼上了賀雪的後背,他的鼻尖縈繞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幽香,特別好聞。

穆雲珺的心臟不受控制的噗通狂跳起來,他想這馮夏可真是隻狐狸精,腰又細,身上還特別香。

他貼在她耳邊說道:“你若是不肯借給我瞧瞧,那我現在就告去秦祭酒那。”

賀雪猶豫了,這些話本子雖說顏色多了一些,可感情戲還是不錯的,她還沒怎麼看,哪裡捨得直接毀了。

她嘆了口氣,讓開身子道:“行吧,那便借你吧。不過你不許借給別人看!也不可以告訴別人這些話本子是我這借的。”

“行!”

穆雲珺從賀雪這借走了一本話本子,他看完一本便來換第二本,原本上課睡覺的,現在有話本子看,上課也不睡覺了,只低著頭看話本子,話本子外面豎著放著上課的課本。

當天晚上,賀雪帶上一瓶萬古酒,趁著門口沒人的時候,偷偷塞給看門的大爺。

大爺借了酒,喝了一口,就開心得眯起了眼睛。他揮了揮手,示意賀雪趕緊離開,“回來的時候,別忘了帶這酒。”

“好的。”賀雪應了下來,抬腳走出應天書院大門。

大門外停著一輛馬車,馬車的車窗簾被一隻玉筍般好看的手撩起。

公孫曜坐在車廂裡,笑著對她道:“我就猜你今日會不會出書院,所以等在這。”

賀雪上了馬車,挨著公孫曜坐下道:“你來得可真是太好了,不然我得走好長的路,才能回去。”

公孫曜道:“你以後要回去可以提前與我說好,我都過來等你。”

“那多不好意思。”

賀雪回了西街米鋪,先是看見雲汐和馮小五在樓下忙著賣米。

雲汐見到賀雪回來,將手裡的鬥一丟,迎了上來驚道:“小……(姐),你怎麼今日回來了?”

她壓低了聲音,問道:“可是書院那邊出了什麼事?”

賀雪輕輕拍了拍雲汐的手背,安撫道:“書院那邊沒事,我就是回來看一下馮大哥和馮小五。真沒事,你去把小五換下來,我有幾句話要問他。”

“哦。”雲汐便跑去馮小五那邊,跟他說了幾句,又指了指賀雪。

馮小五便走了過來,他喜道:“姐……(姐),我們上去說吧。”

店裡雖然是晚上,依舊有人來買米。

兩人上樓,敲了夏風的屋門。

“進來!”

賀雪推門而入,夏風抬眸,看到賀雪,不由吃了一驚,問道:“你怎麼今日回來了?”

夏風此時倚在床上,他畢竟身體還沒完全好,昨日酒喝得有點多,又摔了一下,折騰的有點累,他需要緩一緩。

賀雪坐到床邊地凳上,笑眯眯地看著他道:“有個朋友告訴我怎麼偷偷溜出書院的辦法,我便溜出來看你們來了。”

說到這,她轉身看著站在身後的馮小五道:“昨日太可怕了,那金吾衛的刀就在你面前那麼一揮,就差了那麼一點點就要砍到你了。小五你身手明明那麼好,居然直接就暈倒了?”

馮小五撓了撓頭,“姐姐,我那是裝的。就是公子的醉酒也是裝的。”

“裝的?”賀雪不由蹙眉道:“若是那金吾衛再砍你,你就真讓他砍了?”

“可是公子都那都已經糊弄過去了,說明那些金吾衛真的只是試探啊!若是真的再砍第二刀,那小五就只能受了。小五願用性命保公子無憂,用性命讓那燕常安卸任吧。”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