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奔回去的穆雲珺,倒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一閉上眼,眼前就浮現出漫天繁星下,屋頂的少年那張明明清純卻似狐狸精般勾人心魄的臉,“我賣身與你如何?”

穆雲珺被生生折磨了一個晚上沒睡好,到了第二天早上,他頂著兩個黑眼圈進了教室。一進門,二話不說便趴在自已桌子上睡著了。

上課睡覺對於穆雲珺來說算不上什麼多稀奇的事情,先生們也都見怪不怪了,誰都沒有去喊他起來聽課。於是穆雲珺就這麼睡著,甚至中途下課鈴響了,他都還在睡覺。本以為他會一直睡到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卻沒想到他突然在課上“詐屍”了。

穆雲珺睡著睡著又到了屋頂,抬頭是繁星璀璨,身旁馮夏依舊是那麼肆意地坐在屋頂上。忽然他轉頭看著他問道:“我賣身與你如何?”

穆雲珺氣惱,斥道:“馮夏,你就這麼缺銀子嗎?”

馮夏絲毫不覺羞恥,朝他笑道:“缺啊!”

說著馮夏湊近過來,雙手環著他的脖子,鼻尖幾乎要靠上他的鼻子。穆雲珺只覺得熱血翻湧,渾身都燥熱起來,他覺得渾身都在出汗,他甚至能看到他自已的鼻尖都有汗珠。

“可是馮夏,你是男子啊!”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真的快繃不住了,他就不該招惹他。

“可是你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呢!”馮夏伸手就去解他的腰帶,他還貼在他耳邊說:“既然如此,那穆大公子躺著便是。”

穆雲珺伸手推開馮夏,大喝道:“馮夏,你離我遠點!”

……

學堂裡,王學正此時正在臺上講課,教室裡寂靜無聲。忽的睡得死沉地穆雲珺突然站起,爆喝道:“馮夏,你離我遠點!”

學堂裡所有人都朝穆雲珺望去,只見他睡得口角都有些溼,兩眼迷濛,坐在凳子上發愣。

穆雲珺看了一眼四周,瞪了一眼同樣回頭看他的賀雪。

賀雪被穆雲珺飛來的一記眼刀,刀得莫名其妙。

穆雲珺剛想倒頭繼續睡覺,就聽見張司業的聲音從後門傳來,“穆雲珺!上課時間你發什麼瘋?我在門外老遠的地方就聽見你喊了!”

穆雲珺身子一僵,趕緊直起身來。

張司業大步走了進來,拿出隨身帶的冊子,借過一人的筆,低頭記了起來,沒一會他抬頭指著穆雲珺道:“你給我站著上課!”

穆雲珺雖不樂意,但還是站起身來。

張司業又嘟囔了幾句,走了。

中午在飯堂吃飯的時候,賀雪剛好看見徐傑。她對徐傑上次幫她的事情,記憶猶新,覺得他是個好人。於是她端著飯菜走了過去,坐到徐傑身邊。

“徐兄!”

“馮兄,有事?”徐傑笑眯眯看著她,他個子不算高一米七出點頭,賀雪只略微比他矮了一點點。

“徐兄,你看你身子這麼單薄,不如買根參補補?我這正好有根大人參,我便宜些賣你如何?”

還沒等徐傑說話,一旁的邢鴻伸頭過來,問道;“你要賣啥?”

“賣參!你要嗎?”賀雪笑眯著眸子問道。

邢鴻連連擺手道:“不要不要!”而後他嘀咕道:“難怪穆大公子昨晚上回來後,就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必你昨晚也問他了吧?”

“嗯,對啊!可是他昨晚不要啊。”賀雪說道。

邢鴻道:“這還用問嗎?穆大公子肯定不會要的!”

賀雪想了想,穆雲珺那身子那麼強壯,確實是不需要人參。“也對!”

她低頭很快吃完碗裡的飯菜,然後瞧著徐傑也吃得差不多了,問道:“你吃好了嗎?”

徐傑微笑地看著她道:“吃好了。”

“那跟我去我屋裡。”

“好!”

邢鴻望著兩人一塊離去的背影,不由咂舌,“這大白天的就要賣身?!”

“你說啥?”穆雲珺頂著兩隻黑眼圈,神色頹然的端著飯菜走了過來,坐下。

“那馮夏大白天就賣身!”邢鴻對於穆雲珺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穆雲珺“哦”了一聲,扒了兩口飯菜後,鼓著腮幫抬頭看向邢鴻道:“馮夏找誰了?”

“徐傑啊!”邢鴻話音落下,只聽“砰”的一聲,穆雲珺摔下碗筷,像離弦的箭一樣射了出去。

桌上的碗還在轉,穆雲珺的身影已經瞬間消失不見了。

一路上穆雲珺像頭暴怒的獅子一樣,發足狂奔,他一想到馮夏要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他就感覺自已要發瘋了。

他跑到馮夏的宿舍門前,砰的一腳踹開門,只見屋子裡的兩人還穿戴整齊。

賀雪剛剛正在彎腰在櫃子裡翻那個裝參的盒子,東西堆得有點多,參被壓在了最下面。

穆雲珺突如其來的一腳,發出的巨大“砰”聲,嚇了她一跳,手一抖,原本胡亂堆在櫃子裡的那些有顏色的話本就呼呼啦啦掉了一地。

穆雲珺扶著門框喘氣,道:“馮夏,你要賣身,我買便是!”

賀雪被嚇了一大跳,沒好氣的從最底下抽出裝參的那個錦盒,怒道:“昨日問你,你不是不要嗎?今日我已經賣人了,你又要來搶?”

穆雲珺走了過去,順便一腳將擋在路上礙事的話本踢飛,他強勢站在賀雪面前道:“我不買,這應天書院裡其他人也休想買!”

賀雪氣得磨牙道:“穆大公子管得是不是太大了?”

兩人吵得不可開交,一旁的徐傑見狀,弱弱開口道:“那個……冒昧打攪一下!”

賀雪和穆雲珺齊刷刷瞪向他,同時喝道:“閉嘴!”

穆雲珺捏著賀雪的下巴,咬牙道:“書院禁止賣身!”

“書院哪一條寫著不許賣參?穆雲珺,你是欺負我新來的,沒見過院規是吧?我告訴你,書院一百零八條院規,我每一條都仔細讀過,根本沒有禁止賣參這一條!”

穆雲珺咬牙切齒道:“書院確實沒寫這一條,可是這還用寫嗎?”而後他看向一旁噤聲的徐傑道:“徐傑,你說是不是!”

徐傑訕訕一笑道:“是也不是!我覺得兩位怕是在說兩樣不同的東西。”

他對穆雲珺指了指賀雪手裡地錦盒。

穆雲珺見狀,鬆了捏賀雪下巴地手,一把奪過賀雪手裡的錦盒,開啟一看,竟然是一條粗壯的大人參!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花亦落

佛說四十二章經

妙音0

火影之我不是廢物啊

千手泉扉

智者不入愛河,快穿要當富婆

始冬

萬人迷只需躺平就好

啾啾神貓

張三成長記

不周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