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符珠挎著包裹,拎著青竹劍到了浮月臺。

蘇昔大喇喇地朝她揮手,笑容滿面,眉宇間浮著激動欣喜的神色。

符珠走到蘇昔身邊,少年言語歡雀,“我們以後就是同門了!”

一旁的圓臉少女眸子驚奇,“蘇昔,你和她認識?”

蘇昔想也沒想的點點頭,介紹道:“她叫符珠,是葉叔和月薔嬸嬸的女兒。”

圓臉少女“哦”了一聲,對於這個略顯陌生的少女,還是有些好奇,忍不住偷偷打量她,卻正對上少女似笑非笑的神情。

符珠眯起眸子,語調和緩,“我認識你。”

圓臉少女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滿臉茫然,“我?”可她都不認識她啊!她怎麼會認識自己呢?

符珠小臉認真,吐出三個字,“梅小丫。”

少女面上的笑意僵住了,到底是誰告訴她,自己以前這個名字的!

梅小丫神情幽怨,一本正經說道:“你記錯了,我叫梅若泠,不認識什麼梅小丫。”

符珠歪著頭,利落應道:“好的。”

梅若泠面上才隱隱露出笑意,又聽見少女的聲音響起:“梅小丫。”

好的,梅小丫。

梅若泠深吸了一口氣,她說話不大喘氣,會死人啊!

不對,重點明明是她說了她不叫梅小丫了,她還叫。梅若泠氣得嘴皮子都在顫抖,欲再次糾正少女,浮塵劍宗的人到了。

這次來的人只有那個胖仙師和幾個弟子,比起招收弟子那天,少了許多,略顯清冷。

西茴子慈眉善目,在眾人身上掃了一圈,例行公事般問道:“人都來齊了吧?”

其實透過考核的總共也沒幾個人,蘇昔記憶力好,環顧了一圈,看見都是熟悉的身影,回覆說,“來齊了。”

符珠、梅若泠、齊芹、玥心加上他,一共五人。

西茴子讚許地點了點頭,“既然都來齊了,便出發吧!”

他手腕一翻,掌心驀然浮現一朵金銅蓮花,通體金光,越變越大,最後佔滿整個浮月臺。

梅若泠看得目瞪口呆,只是金光刺眼,不得不以手掩面,從夾縫中去觀察金銅蓮花。

蓮花重瓣,每一片蓮瓣足有她兩個人那麼高,寬寬胖胖的,張開雙臂,才能勉強丈量。

齊芹、玥心、蘇昔三人也齊齊仰頭,看向銅蓮法器,眼裡掩不住的新奇之色。

“我等會兒可不可以不御劍,也坐西茴子長老的銅蓮啊?”相貌清雅的粉衣女弟子,拉長了尾音,撒嬌似說道。

符珠抬眸看了她一眼,是那個給自己端過水的漂亮姑娘。

西茴子沒好氣道:“南春,你又想著偷懶!御個劍而已,又累著你了?”

幾個弟子默默垂下了腦袋,唯恐殃及池魚,唯有南春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她辯解道:“我這是想和剛入門的師弟師妹,多交流交流,給他們講講我們浮塵劍宗,到了宗門,不會那麼陌生,也好早點習慣。”

她眉梢微垂,語氣嬌怨,“西茴子長老,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

還倒倒一耙來了。

西茴子不欲和她瞎掰扯,敷衍說道:“行了行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南春喜上眉頭,輕車熟路掐訣,開啟了銅蓮,朝師弟師妹招手,“都上來吧!”

幾人相繼踏上銅蓮。

身形不穩的搖來搖去,南春笑意吟吟說道:“等銅蓮開始飛行了就好了,剛啟動是有點不穩的。”

梅若泠驚由未定的扒著一片蓮瓣,過了一會兒,果然不再晃動了,才緩慢鬆了手,趴在蓮花法器上看外邊的風景。

其實除了雲層,什麼也看不見。

但梅若泠還是捨不得移開視線,伸出手,感受到雲霧從指尖流逝而過,輕飄飄的,好似無物。

朝陽漸生。

清冷的雲霧被染上金光霞色,梅若泠驚喜的想和人分享,轉過身,蘇昔正和南春交談著什麼。

齊芹站在蓮花法器另一端,玥心高冷的看著雲霞,她都不好意思開口打擾她。

思來想去,竟然只有那個叫她梅小丫的討厭少女,能稍微說得上話。

梅若泠挪動步子,靠近符珠,故作無意說道,“我還從未見過這麼好看的雲霞。”

少女扭頭,笑盈盈說:“我見過。”

須臾崖的星星最好看,而枕山織雲峰的雲霞,百看不厭。

無論是朝霞還是晚霞,都美得驚心動魄。織雲峰的弟子,便總愛在練完劍後,坐在地上,看著雲霞聊天。

在王舍城,殊玄曇的記憶裡,她也見過一次漫天紅霞,比扶桑花更豔。

西蓮峰和晉明雲問劍時,破碎金光,長河落日,如佛光照世。

梅若泠一噎,這人會不會聊天啊!

上穹天的風大,南春心細如髮,溫聲提醒:“別吹生病了,要是覺得冷了,來這邊坐著。”

南春和蘇昔緊靠著蓮瓣坐著,那裡背風,頭髮明顯比站在邊上的幾人好太多。

符珠蹲下身去,也靠著蓮瓣坐下。

梅若泠則倔強的繼續看朝霞,等到太陽完全冒出,雲霧散去,才不舍的收回視線,吸了吸鼻子,指尖、鼻尖一片冰涼。

南春笑眯眯道:“你們叫我南春師姐就行。”

幾人從善如流,乖巧喊了句,“南春師姐。”唯有符珠,只小聲喊了句,南春。

然後一一介紹自己。

最先開口的是蘇昔,他摸著腦袋,笑容靦腆,“南春師姐,我叫蘇昔,往昔的昔。”

齊芹、玥心、梅若泠和符珠,他都認識了,不用特意向他們介紹自己。

緊接著的是大大咧咧的梅小丫,她笑嘻嘻說道:“我叫梅若泠,三點水一個令字。”

在梅若泠三個字上,加重了音,餘光還瞥向符珠,再喊她梅小丫,就不禮貌了。

符珠朝她微微一笑。

“齊芹,芹菜的芹。”

“玥心,王字旁,加月亮的月。”

就剩下符珠還未介紹自己了,幾人齊齊朝她看去,少女明媚自然,笑道:“叫我符珠就好。”

梅若泠有輕微的恍惚,她漂亮得好像金霞縈繞的太陽。

哪怕會很討厭的叫自己梅小丫,也很難讓人真正心生厭惡。

只不過這種想法只消片刻,就被打敗了,少女眉眼盈盈,眨了眨眼,“你看我做什麼?”

唇瓣輕啟,無聲吐出三個字,梅小丫。

如果此刻有一面鏡子,她肯定會看見自己龜裂的表情。梅若泠氣得小臉顫抖,咬牙切齒的瞪著少女。

如果她敢在眾人面前叫她梅小丫,哪怕臉再漂亮,她都會下手的!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開頭合集

俞仡

神豪系統,我有鈔能力

今天摸魚了嗎

吹不散的愛

咖啡不會醉

四合院釣魚佬傻柱的擺爛生活

使用者42753815

婆娑夢

白雀1982

極惡老大,作一隻兩腳金烏

百無聊賴的袁天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