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兩個也想去看一看。”

“當然可以,這個任務也不算什麼,緊急的任務,最近超獸潮雖然還在繼續,但因為這裡有你們鎮守的原因,非常安全。”

“資訊的傳遞也十分的及時,這大大減少了我方戰士的傷亡,也讓我方人員在戰爭中獲得了各種各樣的優勢。”

“總的來說,即使超獸潮還在繼續的,但它的勢頭明顯已經有所不足了,經過分析組的分析,最短15天,最長20天,這個超獸潮必然結束。”

“我說的那個臨時任務也不算難,就是有一頭異能量達到一個白洞的超獸大地巖龍和一種它的同族,佔領著我軍下一個目標的重要地位。”

“為了方便後續的戰略目的能夠更加順暢的實施,那些大地巖龍必須要被解決掉。”

“上頭差不多給了五天的時間解決掉它。”

楚楓看張政委的眼睛滿滿都是你莫非在拿我們尋開心。

異能量達到一個白洞的超獸還是什麼大地巖龍。

聽聽龍,但凡和這個字沾點關係的超獸,實力都比同級別的超獸強上很多,哪怕是越級戰鬥也不是什麼問題。

關鍵是對方的異能量還足有一個白洞,他們三個人,現在連一個黑洞的人都沒有。

怎麼去和這頭異能量達到一個白洞的大地巖龍戰鬥。

強行過去也只不過是送人頭行為,對方的超獸甲他們的攻擊估計都難以破防。

三人面面相覷。

張政委的臉上依然有著笑容補充著道。

“其實任務並不是讓你們去擊殺他,去殺它的任務是飛將軍的,你們只需要配合他去纏住那些大地巖龍的同族就那十幾頭異能量在個黑洞左右的大地巖龍。”

“而且本次行動,去那也不是隻有你們三個人。”

“軍隊的一些強者和民間的一些強者也將會跟著行動,安全係數絕對是有保障的。”

這聽著還算可以。

楚楓也沒拒絕,同時火麟飛和天羽兩個人都有點想去的意思。

“張政委,我去那個地方增幅可以輻射到這裡嗎?”

張政委很果斷的搖搖頭。

“不能,那個地方離這裡並不近。”

“不過也不用擔心,不出意外的話短時間之內這處陣地都不會出現難以抵擋的危機。”

沒辦法,也許是當時他們斬殺那1000多頭超獸的事蹟,震撼到了橫斷裂縫區內的那些超獸。

實力強大的超獸不屑於從這裡透過,中等的超獸也不敢來,來的都是一些實力較弱的超獸。

那次戰鬥結束之後,這裡就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強力的超獸了,最高的仍然比當時那頭劍翅玉虎少零點一個黑洞戰力差距更是不小。

哪怕是那些實力達到一點二個黑洞的超獸,一出現也都會被慕天領銜著500人作戰隊伍給迅速打敗。

有時候再配合民間的一部分強者。

火麟飛他們如果不去的及時趕到的話,可能連超獸潮的影子都看不到。

戰爭有時候就會這樣越打越順。

“既然我可以離開的話,那就去唄,異能量達到一個白洞的超獸也不是那麼常見的,正好讓我們去開開眼界。”

楚楓笑著說道:“張政委,既然是五天時間,那咱們定的集合時間是什麼時候?”

既然不需要擔心自己走後,這裡會遇到什麼難以抵擋的超獸潮,那還不出去四處浪。

小胖墩的玄武號飛船異能量探測系統的準確性十分可靠。

哪怕是出現什麼意外,到時候通知小胖墩讓他帶著自己幾人瞬間進行來回的異次空轉移,

他們也能第一時間趕回來。

“明天吧,那個地方離這裡不是很遠,一些其他部隊的強者和民間強者到來都需要時間。”

“明天早上我就派一個直升機過來,將你們帶到指定地點。”

又和三人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後,張政委就準備離開這裡了。

雖然超獸潮逐漸趨於穩定,但作為政委他也有不少活要幹呢。

“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走了。”

臨了,張政委給楚楓遞了一個眼色。

撓撓頭,楚楓略感詫異,不知道張政委這是還有其他什麼事,既然有事,楚楓也沒多想還是跟了上去。

兩人離開這個陣地往旅部的方向走著。

“楚楓兄弟,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張政委故意一副為難神色,楚楓翻了翻白眼。

“那就不要講了。”

“我覺得我還是應該講一講。”

現在是私下裡面開開玩笑,完全不是問題。

“有啥事嗎?”

“就是你創造的那個銀陵鎮,上頭十分地重視。”

“不得不說,你真是個天才,隨手創造的一個銀鈴針,效果就是嘎嘎的好。”

“就是你看你這個陣法他能不能在咱們整個旅部普及啊。”

張政委搓著手,身為一個神通廣大的政委。

臉皮該厚的時候一定要厚,這樣才能給自己所在的軍隊撈到實打實的好處。

像是這種居然可以聚集眾人力量的陣法,引起了上面人的高度重視。

不過這個東西畢竟是楚楓的,他不同意,上面人也不能私下裡面給弄走。

聽完張政委的話後,楚楓皺了皺眉。

倒不是他不願意將這個陣法貢獻出去,實在是這個陣法有其致命的缺陷。

跟那個夜凌雲的雲蝠陣一樣,這套陣法的弱點就是在陣首身上。

但凡對方在陣首剛剛發動完攻擊後的一定時間內,用強大的異能量攻擊命中陣首。

這時候沒有一定實力和隱藏應變能力,聚集在他體內的異能量就會倒流。

當組成這套陣法的人超過一定數目後,屆時翻湧而回的異能量沖刷每一個人,直接就會使所有人體內的異能量出現混亂。

這樣一波下來,估計除了陣首,還能保住小命,其他的人怕是骨灰都要被揚了。

面對這個缺點時,剛開始的時候,楚楓特別想過將其給解決掉。

只不過隨著它對雲蝠陣的瞭解越發深入。

嘗試過幾次之後楚楓發現銀麟陣或者準確來說應該叫雲蝠陣,之所以這麼強,還是跟這個弱點有關。

因為這個東西的存在,使得構成各個部分的成員能將異能量輸送到陣首體內。

如果拿掉了這個弱點,那麼整個銀麟陣也將不存在。

不是效果大大縮減而是直接消失。

將楚楓臉上的為難收入眼底,張政委心中嘆了口氣,他就說這麼強大的陣法哪能輕易獲得。

“實在不行的話也就算了,楚楓兄弟,不要多想只是單純的問問哈哈。”

“也不是我不願意。”

楚楓將弱點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張政委。

因為這個弱點十分的關鍵,除了張政委楚楓甚至都沒有跟其他人提過。

到現在除了憑藉著自己天賦隱隱看出來這東西的慕天也就他們兩個人知道了。

聽完楚楓的說明後,張政委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一件事物必然有其缺陷,那些看似完美無瑕的東西,只是他們的缺陷隱藏的很好,沒有被發現罷了。

楚楓主動將這個弱點講出來之後,顯然表示他其實並不在意這個陣法如何傳播。

單純是擔心作為陣首的那個人穩不住讓組成陣法的戰士們丟掉小命。

生命無小事,此時張政委也有些不敢拿定主意了

哪怕他是神通廣大的政委,在關係到數目龐大的戰士的生命方面,他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張政委,嚴肅起來仔細思考著得失不再嘻嘻哈哈。

“不行,這件事情我回去會和上級商量商量,牽扯到戰士生命的事情,容不得半點馬虎。”

現在張政委也想明白了,難怪楚楓會願意讓慕天來擔任這個鎮守呢。

一來培養慕天對於軍隊的歸屬感。二來慕天本身的實力和臨時應變能力也屬實能抗。

這點問題在他本身強大的戰鬥素質下,幾乎可以被完全彌補。

“張政委,我回去臨時陣地就把銀麟陣的方法給寫出來。”

“至於到最後需不需要在軍隊裡普及?那就看你們的想法了。”

“我代表全體戰士們,謝謝你”

張政委立正給楚楓敬了個軍禮。

哪怕這個正好有著一個致命的缺陷,但以他的眼光來看,上頭肯定會選擇將這個陣法給普及出去。

瑕不掩瑜,因為這個陣法使用起來實在是太香了。

藉著這個陣法,和500個戰士的異能量提供。

慕天甚至能打出全勝600多個超獸組成的超獸潮的這種兇悍戰績

刨除慕天本身的實力,這個陣法絕對起到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送了這位張政委一陣後,楚楓便扭頭回去了。

除了需要將細緻的銀麟陣訓練方法給寫下來,剛剛進行完又一次的絕招嘗試,再加上明天上午就要去臨時行動了。

楚楓也需要時間回去給渡河未濟,擊其中流給稍微改一改。

看怎樣才能讓自己在使用這一招時,減少一部分對體力的消耗。

完全不消耗體力,這顯然不現實。

楚楓需要的就是讓他在一定範圍內進行縮減,最起碼自己使用完這一招之後,不至於直接從武裝的狀態裡面退出來。

那種全身乏力的感覺,絕對沒人會喜歡。

咦,這麼看起來自己今天還是挺忙的嘛。

………………

“哥,好久不見了。”

“是啊,好久不見。”

橫斷裂縫深處,大夏的兩個超獸級別強者在這裡見了面。

“這些年你的實力沒啥提升嗎,什麼時候回家,爸媽都想你了。”

祝明凡笑著望向自己這個弟弟。

“算了吧?我可不想回去。”

“還在因為當年的事鬧脾氣呢。”

祝凡冷哼一聲,這裡就他們兄弟兩個人也完全不用保持什麼強者的風範。

想聊什麼就可以聊點什麼,當著自己親哥的面,祝凡自然也放的很開。

“當年他們說什麼也不願意讓我參軍,還說什麼有你一個人就夠了,我完全可以在家裡面躺著享清福。”

“哥,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歡這樣的日子,可無論如何他們還是非要把我給按在家裡面。”

“如果不是當年你幫我,我恐怕這輩子都將成為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或許是個體內稍微有一些異能量的普通人。”

“現在我好不容易成為了超獸級別的強者,他們來硬的已經管不到我了,我還回去幹嘛?”

“你這話裡面的怨氣還不少啊。”

祝明凡臉上依然有著笑容,哪怕是親兄弟,但身為超獸級別的強者,他們都有各自的任務,平時鮮少見面。

這次見面祝凡自然要向自己的兄長一吐心中的不快。

外人眼中最年輕的大夏守護神,成為超獸級別強者的祝凡光鮮亮麗,可是誰能想到他會有這樣的經歷?

祝明凡和祝凡兩人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

祝凡隨手撿起身邊的石頭,丟了出去。

兩人沉默了一陣後,還是身為兄長的祝明凡先開了口。

“參軍哪是那麼簡單的。”

“面對戰鬥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自己可以活下來。”

“咱們家讓我一個人來就行了。”

“你知道的,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祝明凡並沒有借他的話而是繼續說著。

“所幸你比較爭氣,成為了超獸級別的強者,再也沒有人能夠看輕你了。”

祝明凡拍了拍,祝凡的肩膀

“行了,你都多大了,還跟父母鬧什麼脾氣了,沒事的時候回去,看看咱們父母吧,他們的年齡也已經不小了。”

“哥,你難道也認為我應該在你的庇護下混吃等死嗎?”

“你有抱負是對的,哥支援你,父母他們也只是希望你能夠更加安全活的更輕鬆,這些年的軍旅生涯,你應該也看到戰士們與超獸戰鬥是有多麼的慘烈了吧。”

“你難道希望父母他們白飯人送黑髮人嗎?”

有一個大夏最強超獸強者的哥哥庇護,他如果願意的話祝凡絕對能非常滋潤。

但從小就有人覺得他不如他哥,這也是祝凡為什麼不願意混吃等死的原因。

“不說這個了,咱們聊些別的吧。”

腦中立即出現了那一道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身影。

“對了,哥,你知道楚楓嗎?”

“楚楓,你說的是玄易子前輩,口中那個以後能成為超過超獸級別強者的人。”

“對,沒錯就是他!”

“他怎麼了???”

“你不知道嗎?楚楓有個非常強大的絕招,聽他跟我說那招的名字叫渡河未濟擊其中流。”

“哦,渡河未濟,擊其中流,這招難道有什麼特別的嗎。”

“你可能不信,當時我親眼看見楚楓使用那一招,讓1000多頭超獸身上的超獸甲全部卸掉,那超獸群裡面可有不少是異能量在一個黑洞左右人,而當時他的異能量也僅僅只有零點八個黑洞。”

“我在私下裡推演過一番,發現如果被他這一招困住,哪怕是我們的超獸武裝,那我們的超獸武裝也將在很短的時間內消失。”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星明之巔

思瑛的小思

不聽系統言,開心一整年

豆安安

穿到70享躺平人生

阿飄一個人

怪談到人間

鬼三爺

齊真劍古

聖域丨先知

可我只想好好修煉

我不愛吃可可慕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