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我們的未來。”靳亦瑜拉著顧妤柔說道:“到那一日,我們就能堂堂正正的在一起,還有誰可以阻撓我們的感情?”

靳亦瑜的話讓顧妤柔神態動容,默默朝著靳亦瑜靠過去了一些說道:“靳元泓把虎符藏的很好,如今更不讓我進書房,想要拿到虎符沒那麼容易。”

靳亦瑜眉頭微微皺起,看著顧妤柔道:“沒關係,本王相信你。”

“亦瑜……”顧妤柔邁步向前,伸手抱住了靳亦瑜的腰身柔聲說道:“我會想辦法的,一定能幫你拿到虎符。”

“好。”靳亦瑜並未推開顧妤柔,反而是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我這幾日都在宮中小住,你既然常來看莊太妃,也來見見我好不好?”顧妤柔見靳亦瑜這般神態,頓時有些得寸進尺了,仰頭看著靳亦瑜說道:“我想你了。”

“難道你要急著回去陪方清音嗎?”顧妤柔見靳亦瑜略有猶豫,頓時有些惱怒。

“不是。”靳亦瑜聽到顧妤柔提到方清音這副得意的神色,莫名覺得有些心裡不喜,伸手拉開了顧妤柔的手說道:“本王答應你就是了,這幾日會陪你。”

顧妤柔頓時亮起了眼眸,欣喜的看著靳亦瑜說道:“等你大業成功的那一天,是不是要叫方清音給我讓位置了?”

靳亦瑜神色微顫,眸色沉沉的盯著眼前滿面期待又分外嬌羞的顧妤柔,嘴角勾起了些許笑,那面上的笑透著幾分古怪之意。

顧妤柔見靳亦瑜笑了,以為他是贊同自己的意思,頓時更為開心了。

二人在這倚梅園內耳鬢廝磨,許久之後才先後離開了。

靳亦瑜坐上了出宮的馬車,坐在馬車內隱隱約約還能聞到衣領處留下的幾分甜香,靳亦瑜伸手緩慢的解開了釦子,換下了身上的衣服丟在了一邊。

他垂眸盯著那地上丟著的衣服神色有些恍惚。

以前他換一身衣服,是為了在方清音面前遮掩隱瞞,可現在他完全可以不必這樣做。

可靳亦瑜還是這樣做了,他心底之中似乎有個想法,不願意穿著抱過顧妤柔的衣服去見方清音,連他自己都說不清為什麼要這樣做。

“王爺。”懷王府前,王琦正走出來就碰上了入府的靳亦瑜,頓時俯身拜道。

“怎麼?”靳亦瑜見王琦神色匆匆,眉頭輕皺詢問道。

“東山礦場出了點問題……”王琦上前一步低聲說道:“端王的人似乎差到了一些蛛絲馬跡,屬下正要找王爺商議該如何是好。”

“轉移。”靳亦瑜眸色沉了沉,又是靳元泓。

壞他好事。

靳亦瑜看了眼四周,抬了抬下巴讓王琦進內說話,片刻之後王琦匆匆出來神色凝重要出府的時候,迎面碰上了拎著油紙包的左十維,那油紙包之中的東西看著像是什麼小點心。

左十維看到王琦腳步一頓,默默的把手裡的東西往身後藏了一下。

王琦看著左十維這動作頓時笑了,面色嘲弄道:“左十維你可真有意思,一天到晚哄女人開心。”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倦鳥失了歸期

偷小黃苦茶籽

寡婦再嫁,夫君他必有所長

魚木泡泡

重生後我繼續當太子妃

是芯芯子呀

穿越獸世:疼!狐夫饒了我

禿尾巴的狐呆呆

雙重生!上戀綜!強撩影帝失控中

今晚說晚安

女主播又美又癲,榜一大哥殺瘋了

神奇火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