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真姐,你怎麼來了?”蘇念卿回頭,正好撞入了她的眼中。

沈近真穿著一身月白色長裙,修飾著她纖細的腰身。

淡妝的她,如雪蓮一般清雅出塵。

“我來看看你,你是心情不好嗎?”

蘇念卿撅了撅唇,:“再過一個月我就畢業了,還不知道幹什麼工作呢...”

“原來你是在擔心工作的事?”沈近真嫣紅的唇上下一碰,眼眸含笑。

“不....我不擔心工作的事,我只能要一個富婆包養我。”

蘇念卿在沈近真的面前毫不保留的說出來內心的想法。

沈近真錯愕一瞬,淺笑了一聲,:“富婆包養你?”

“嗯!嗯!”

說到富婆包養兩個字,蘇念卿的眼眸裡都閃爍著亮光。

“.....”

沈近真沉默了。

她有理由懷疑念卿是跟著魏若來過得太慘了,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蘇念卿抓住了沈近真的手,捲翹的睫毛輕顫,:“你....你是大小姐,所以你能包養我嗎?”

沈近真挑眉,唇角噙著若有似無的笑,尾音上揚,:“那你說說,我包養你之後,你都會做些什麼??”

蘇念卿垂著眼睫,認真的思索著,:“我會給你暖床,捏肩,算命....嗯....”

她實在是想不出來了。

沈近真故意逗她,:“可是這些我家的保姆都會做....”

蘇念卿垮下了一張臉,委屈的撅了撅唇。

好像,她確實沒有什麼優點。

那些技能點不能在這個位面使用,要不還是擺攤算命吧,說不定還能跟上次一樣走狗屎運遇見個富婆呢。

“好吧。”

沈近真見她的心情低落,主動的介紹著工作,:“你若是找不到工作的話,不如來我工作的地方給我當助手,工資比別人都高,你覺得怎麼樣?”

她此話一出,都想反悔了。

沈近真想起徐老爹跟她說的話,不能牽連著魏若來兄妹。

可她真的很好奇那個珠子。

“好啊!”蘇念卿同意了。

有這樣一個溫柔又漂亮的老闆,何樂而不為呢。

兩個人達成合作,沈近真在蘇念卿的這個學校溜達了一圈。

....

“哥...你怎麼了?”蘇念卿眼尖的發現了魏若來懷中的那把黑色的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救命!!

魏若來從哪裡弄來到槍啊!

“哥....你這把槍哪裡來的?”蘇念卿抿著的唇角繃成了一條直線。

甚至還不安的往門外瞧了瞧,檢查一番後才砰的關上了門。

“我..........”魏若來顫抖著手把槍塞在了抽屜裡,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眼神慌亂的看向了窗外。

因為做了虧心事,所以魏若來怕出現任何的意外。

“我把張鳴泉給打暈,搶走了他手裡的槍。”

魏若來的這一番話令蘇念卿愣住了。

沒想到二哥為了沈圖南,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哥,你認真的?”

魏若來立刻給蘇念卿收拾著衣服,:“快....你去學校住一段時間,等事情解決之後我再接你回來。”

蘇念卿拽住了衣服,腦袋晃的跟撥浪鼓似的。

幫助魏若來回憶著他砸暈張鳴泉的過程,:“你砸暈的時候,有被人看見嗎?”

“沒有。”

魏若來的臉頰上滲出細汗,搖搖頭。

“你只拿走了槍?”

“不是....我把其他的東西都在垃圾桶裡。”魏若來實誠的開口。

蘇念卿無了個大語,魏若來做事也太不謹慎了吧。

還不如把東西帶回來,燒掉毀屍滅跡呢。

“哥,我不走,你放心好了,沒有人敢欺負我,我有斧頭!”

蘇念卿一副斧頭在手,天下我有的氣勢。

魏若來嘆氣,努力的平緩著情緒。

..................................................

幾日後,沈圖南在去參加發言時遭受到了刺殺。

魏若來眼見著局勢不妙,立刻上臺替沈圖南發言,只為了拖延著時間。

在魏若來無話可說時,沈圖南支撐著身子來到了現場,獲得了大多數人的投票。

結束後,沈圖南再也支撐不住,直接暈在了魏若來的懷裡。

黃從昀立刻安排著車,送沈圖南去往了醫院。

蘇辭書跟沈近真蘇念卿一通電話來到了醫院,得知中彈情況。

蘇辭書氣的牙癢癢,她猜到了一切都是虞世清搞的鬼!!

病人失血的橋段上演,魏若來的血型正好與沈圖南的對上。

“嫂子,別擔心,我哥會沒事的。”沈近真安撫著蘇辭書的情緒,她何嘗不傷心呢。

她只是剋制著內心翻湧的情緒,紅著眼眶不斷的祈禱著。

蘇辭書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雖焦急,卻又不失體面。

蘇念卿捂住肚子,蹲在了角落。

蘇辭書,是沈圖南的愛人。

也是個世家小姐,有傲氣,是個美人,與沈圖南的愛情也十分的美好。

蘇辭書與沈圖南兩家定下過婚約,沈圖南出國前取消了婚約,只是不想耽誤蘇辭書。

蘇辭書也賭氣離開了家裡,去幹了許多的工作,後面家裡破產,在一個酒會上重新遇見了沈圖南。

兩個人是命中註定的愛人。

蘇念卿暗戳戳的磕著cp,可那張小臉卻蒼白的緊。

當沈近真安撫完蘇辭書的情緒後,看了一圈,總算是找到了縮在角落的蘇念卿。

她靠近彎腰,伸出手貼在了蘇念卿的腦門上,:“怎麼了?是生病了?”

“不是...”蘇念卿瞟了一眼在場的人,壓低了聲音。

“那是怎麼了?”

沈近真用紙巾擦了擦蘇念卿的臉頰,黑曜石般的眸子裡帶著關切的目光。

蘇念卿嗅著她身上的香味,拽住了沈近真的衣角。

“其實..............”

她紅著臉解釋著。

沈近真主動的伸出了手,:“就這麼蹲著也不是什麼辦法,不如跟我回家,我給你弄點熱水喝。”

面對沈近真的邀請,蘇念卿把手搭了上去,:“好啊。”

沈近真跟蘇辭書說明情況後,便帶著蘇念卿踏入了醫院的大門。

“近真小姐。”一道沙啞低沉的男聲響起。

果然是林樵松,他站定在了沈近真的面前,深邃的眼眸噙著笑,:“近真小姐這是要去哪,不如讓我送你吧。”

沈近真糾結的抿唇,:“好。”

她拉開了車門,:“進去吧。”

沈近真與蘇念卿坐在後座,林樵鬆開車。

林樵松本想著與沈近真套近乎,增加著好感。

誰能知曉還是這樣一個電燈泡。

由於林樵松的目光頻頻落在兩人都身上,自然引起了沈近真的注意。

她勾唇一笑,連聲音都溫溫柔柔的,:“林隊長,是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嗎?”

林樵鬆緊張的舔唇,握緊了方向盤,:“哦,我是想問沈先生怎麼樣了?”

“多謝林隊長費心了,我哥已經脫離了危險。”沈近真規矩的坐在了後座,視線落在了紅著臉的蘇念卿身上。

“很疼嗎?要我幫你揉揉?”

“好啊,謝謝近真姐。”蘇念卿挪了挪屁股,把頭靠在了沈近真的腿上。

沈近真手落在了她的腹部,輕輕的揉著,時不時觀察著蘇念卿臉上的表情。

“這個力度合適嗎?”

“嗯嗯...合適。”

蘇念卿衝著沈近真撒嬌道,享受的閉了閉眼。

林樵松在心底給蘇念卿記上了一筆,開口繼續尋找著話題,“魏小姐這是怎麼了?”

“她肚子不舒服,怎麼了林隊長是打算幫忙嗎?”沈近真瞟了一眼林樵松,眼裡笑意不達底。

林樵松心裡一噎,心咯噔了一聲。

難不成自已的小心思被沈近真發現了....

林樵松不敢在多話,車內一片沉默。

...

沈家別墅。

沈近真率先下了車,口頭上與林樵松表達著感謝。

“多謝你了林隊長。”

“這是我的應該做的,能送沈小姐回家,是我的榮幸。”林樵松笑的十分的盪漾。

內心os:哇哇哇,沈小姐又跟自已多說了幾句話呢。

沈近真看著蘇念卿疼的直不起腰,嘆了口氣,直接把她給抱在了懷裡。

“啊...”蘇念卿被她抱的有些猝不及防,唇意外的擦過了她的下巴。

沈近真的身子一僵,剛才下巴被親到了。

“抱歉。”

“沒事的,都怪我太脆弱了。”

蘇念卿回眸,衝著林樵松挑釁一笑。

林樵松唇角抽了抽,眼神裡的笑意消失的煙消雲散。

他就知道,魏家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還以為魏若來的妹妹是個單純的,感情就是在裝啊。

沈近真把蘇念卿抱在了沙發上,吩咐著保姆倒了一杯熱水。

蘇念卿捧著杯子,小口小口的喝著。

抬起眼小心翼翼的看著沈近真,:“謝謝近真姐姐........”

沈近真輕咳了一聲,:“沒關係,反正你之前也幫過我。”

蘇念卿唇角輕勾,卻笑得格外的甜。

這笑卻讓沈近真徹底凌亂了。

她平緩著雜亂的心跳聲,去了廚房用冷水洗了一把臉。

沈近真冷靜後, 她的捲翹的睫毛上甚至還沾染了晶瑩的水珠。

沈近真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吩咐著保姆準備著晚飯。

“念卿....你這幾天就待在這兒吧,你哥哥為了我哥輸血肯定會在醫院待著的。”

沈近真抽出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水。

“好...還是跟近真姐一起睡嗎?”蘇念卿難受的彎著腰,聲音裡帶著一絲軟糯。

“嗯.....不行...”

沈近真拒絕了。

把紙巾捏著球丟入了垃圾桶裡,起身上樓,匆忙的留下來一句,:“我去給你收拾房間。”

蘇念卿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垂下的眼睫遮蓋住了眼底的情緒。

她獨自坐在沙發上,而保姆在廚房裡忙活著,她有些侷促不安。

蘇念卿捏著杯子,又多喝了幾口水,視線瞟了一眼手腕處戴著的老式手錶。

她數著時間,等待難熬。

....

失血過多的魏若來躺在了病床上,面色蒼白。

蘇辭書嘆了口氣,:“從昀,麻煩你多照看著若來了。”

“夫人你放心,我會的。”

黃從昀認真的點頭。

自從魏若來為了先生主動站出來獻血之後,看他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或許之前的只是自已的偏見。

沒有魏若來獻血的話,先生就會多一分危險的。

夜幕降臨。

病房裡的燈光是冷色調的,黃從昀把晚飯給帶了回來。

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後,抬起了眼,正好與虛弱的魏若來對視上了。

“你這是要起身?”

魏若來蒼白著臉點頭,:“嗯....我要去廁所...”

黃從昀把晚飯擱置在了一邊,彆扭的伸出了手,:“來吧,我扶著你。”

魏若來想拒絕,可腳下一軟,直接撲到了黃從昀的懷裡。

黃從昀無奈的撇了撇嘴,疼的嘶出了一聲,連黑眸都染上了一層怒意,:“你在做什麼??這麼虛弱就別逞強了!”

魏若來自知理虧,只能乖巧的被黃從昀攙扶著。

或許太久沒喝水的緣故,他的唇瓣乾裂,聲音沙啞,:“先生沒事了吧?”

“嗯...你輸了不少的血...夫人特意讓我來照顧你。”

黃從昀輕輕的嗯了一聲。

“那念卿呢....她一個人回家的嗎?”

魏若來有些擔憂著妹妹。

他本以為沒有什麼變故,晚上會送妹妹回家的。

“別擔心,近真小姐帶著念卿回了沈家,離開的時候念卿的臉色不太好。”

魏若來說什麼,黃從昀便回答著什麼。

“謝謝。”

“客氣什麼,我們不都是先生的左膀右臂嗎?”黃從昀糾結了許久,才說出來這番話。

魏若來抬起眼眸詫異的看著黃從昀,:“黃秘書....”

“快去吧,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怪肉麻的。”

黃從昀催促著,站定在了門口。

魏若來唇角勾起了淺淺的弧度,果然黃秘書只是嘴硬心軟罷了。

黃從昀等了一會兒,又攙扶著魏若來回到了病房。

“我給你準備了點晚飯,要吃嗎?”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傾朝

霜璃月月

穿越民國,湘鄂贛開啟星辰大海

故國旗鼓

守護最好的艾澤拉斯

放白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