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凝看出了神。

看著男人的汗水沿著頸線流下,劃過鎖骨,隱入T恤下,他健碩的肌肉,在運動後呈現出一種放鬆而僨張的狀態,不禁讓人有了幾分遐想。

“蘇老師,早上好。”賀昱珩進屋後,看到她站在樓梯上,出於禮貌,主動問候了一聲。

蘇清凝猛地回過神來,訥訥地應了聲:“早、早上好。”

“在這兒住得還習慣嗎?”賀昱珩禮貌性地問。

蘇清凝微微點頭:“嗯,習慣。”

“有什麼需求,你可以跟龍姨提。”賀昱珩接著說。

蘇清凝微笑著點了下頭:“謝謝。”

此時,賀逸舟打著哈欠,慢悠悠地從樓上下來,看到賀昱珩,問候了一聲:“爸,早上好。”

“我上去洗個澡,你們先吃早飯,不用等我。”賀昱珩接著說道,而後隻身上了樓。

蘇清凝和賀逸舟坐到了餐桌前,龍姨給他倆端上了早餐。

早餐是粢飯糰和排骨年糕,搭配著鹹豆漿,營養豐富,都是賀逸舟愛吃的。

蘇清凝看著賀逸舟,想到自己住在這裡也有好些天了,卻並未看到賀昱珩帶其他女人回來過夜,不禁好奇地問道:“你爸爸,一直都單身嗎?”

“對我爸的私事,這麼感興趣啊?你喜歡我爸?”賀逸舟淡漠地瞥了蘇清凝一眼。

蘇清凝淡定地笑了笑:“只是好奇而已,畢竟你爸爸,帥氣多金。”

“你別想了,我爸不喜歡你這種心機深的女人。”賀逸舟嘲諷道。

蘇清凝挑了挑眉:“我心機深?”

“你心機不深的話,能把易予微從我身邊趕走?”賀逸舟一直記著這個仇。

蘇清凝紅唇微微揚起:“我都說了,易予微的離開,跟我沒關係。”

“只有你,為了錢,才會不擇手段,我眼睛又不瞎。”賀逸舟白了蘇清凝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蘇清凝不再替自己辯解,畢竟他說得沒錯。

如果不是她去賀昱珩面前告發他早戀這件事,賀昱珩確實不會將易予微開除。

“你跟我說說看,你喜歡易予微什麼?”蘇清凝索性破罐子破摔,正好也能借機進一步地瞭解賀逸舟。

“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喜歡易予微呢?”賀逸舟口是心非地反問。

蘇清凝會心一笑:“從你反問我這句話,我就看出來了。”

“你……”賀逸舟發現自己說不過這個女人,索性自顧自地吃飯,什麼話也不再說。

“是因為易予微長得漂亮對嗎?”蘇清凝反問,“你們這種小男生,確實容易對長得漂亮的女生情竇初開。”

“你不要這麼膚淺好不好?她除了長得漂亮,而且還很優秀。”賀逸舟誇讚道,“至少,她沒你那麼多心眼。”

“言外之意就是,她單純、漂亮、優秀,戳中了你的心窩子。”蘇清凝莞爾一笑,“那你可要好好努力了,這麼一個單純、漂亮、優秀的女孩子,你不好好努力,將來怎麼配得上她?”

“你覺得我追她有戲嗎?”賀逸舟突然來了興致,看著蘇清凝,很起勁地問。

蘇清凝見他上鉤了,紅唇微微上揚,語氣溫和地回答道:“當然有戲,不過前提條件是,你也必須足夠優秀。”

“你放心,我一定會考上申交大!”賀逸舟信誓旦旦地說。

蘇清凝也好心提醒道:“她在準備考研了。”

“你怎麼知道?”賀逸舟好奇地問。

蘇清凝微微一笑:“她有諮詢過我考研的事情。”

“她下半年才大三吧?這麼早,就開始備考了嗎?”賀逸舟難以置信地問。

蘇清凝慢條斯理地分析道:“你可能不知道,現在大學生的競爭壓力其實不輸給你們高中生。現在外邊應屆畢業生,找工作,本科都已經不入流了。想必她心裡也清楚,所以,她肯定會比別人更加努力。”

“我知道,她只是個養女,她如果不靠自己,就沒有人給她在背後撐腰了。”

“所以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話,並無道理。”

“我也會‘早點當家’!”賀逸舟鐵口直斷。

蘇清凝見自己目的達成,紅唇情不自禁地微微上揚。

她和他一起吃過早餐,準備上樓去補習功課時,賀昱珩才從樓上下來,跟他倆打了個照面。

“賀先生,我帶少爺去補習功課了。”蘇清凝主動打了聲招呼。

“辛苦了。”賀昱珩點了點頭,隻身朝餐廳走去。

龍姨給他重新端了份早餐過來。

他吃過早餐,便去了公司,路過秘書室門口,看到易予微,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腳步。

易予微並未看到他,一直埋頭在書寫著什麼,手邊還有一本專業術語的英語詞典。

“賀先生,早上好。”郭繼美宏亮的嗓音響起。

易予微下意識地抬起頭來。

只看到賀昱珩路過門口的背影。

郭繼美端著咖啡杯,走進來,看著易予微問道:“你作為新來的,是不是該去賀先生的辦公室,跟賀先生打聲招呼?賀先生剛剛看到你,肯定是在想,你是誰?新來的,他沒見過。”

易予微抿了抿唇,很謙虛地反問:“那我該怎麼去跟老闆打招呼?”

“楊秘書長拿檔案去了,你可以代替楊秘書長去給賀先生倒杯茶進去。雖然你不願意給我們端茶倒水,但是給老闆端茶倒水,是我們這群當秘書的職責所在,這點你沒意見吧?”郭繼美出了個主意。

易予微很識趣地從工位上起了身,走出秘書室,去了茶水間。

鄭思瑤見易予微離開,連忙跟郭繼美說道:“喂,美姐,你這不是害小微嗎?”

李霏也插了句嘴:“就是,楊秘書長早就有交代,賀先生只喝楊秘書泡的茶。”

她們仨雖然也是賀昱珩的秘書,但是職位沒有楊彤高,幾乎完全近不了賀昱珩的身。

她們仨入職至今,不僅近不了賀昱珩的身,就連賀昱珩的辦公室,她們仨都沒進去過。

“這有什麼關係,誰叫她不會當新人,不願給我們端茶倒水。”郭繼美勾起紅唇,就等著看易予微出洋相。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冤家二人組!

李夢花生

紫花地丁

含露

異界重生:靠搬運成為全能創作者

十之一二

快穿之大佬她只想擺爛

秋香姐姐